李利安盛讚玄奘大師:他是中國特色的佛教文化的主要塑造者

\
西北大學佛學研究所所長、西北大學玄奘研究院院長李利安出席圖片展開幕式並致辭(攝影:姚勇)
\
5月14日佛誕日,“盛世玄奘”大型紀實圖片巡展法門寺啟動儀式在陝西扶風法門寺莊嚴開幕(攝影:姚勇)
\
十一屆全國政協副主席、黨組成員李金華參觀盛世玄奘大型紀實圖片展(攝影:姚勇)

  編者按:5月14日,浴佛節,旨在弘揚玄奘精神、助力民族復興的“盛世玄奘”圖片巡展日前在陝西法門寺進行了首站展出。西北大學佛學研究所所長、西北大學玄奘研究院院長李利安出席圖片展開幕式並致辭。他在致辭中表示,玄奘是絲綢之路人類文明交往的傑出代表,是今天“一路一帶”建設當中民心相通的精神標識;是中華文化基本體系的主要建構者之一,是中華精神的重要象徵;是中國特色的佛教文化的主要塑造者,是中國佛教的第一旗幟。他總是和盛世相伴而生,與盛世相互呼應,他是應盛世之運而生的大師,是盛世文化的代表,在今天我們依然可以説盛世和玄奘是相互輝映的。現將李利安教授講話全文刊發如下,以饗讀者。

  尊敬的李金華副主席,尊敬的各位法師,各位領導,各位嘉賓!大家上午好!

  首先,我代表西北大學佛教研究所,西北大學玄奘研究院,向《盛世玄奘》大型紀實圖片巡展法門寺首站啟動儀式的舉行表示熱烈的祝賀!

  值此盛事啟動之際,我想就玄奘的文化地位與文化品格表達四點想法。

  第一,玄奘是絲綢之路人類文明交往的傑出代表,是今天“一路一帶”建設當中民心相通的精神標識。

  黃心川老先生曾經説過,玄奘是中印文化,乃至整個國際文化和平交往的使者。作為一個文化使者,他體現的是那個歷史階段人類和平的、互補的、多元的、共進的這樣一種文明交往形態。我有一個觀點,人類文明交往過有四個歷史階段。其中第一個階段是前絲綢之路時期。那個時候人類各文明區域相對封閉,各自獨立發展,相互之間很少往來。第二個階段是絲綢之路時期,這個時期人類各大文明區域之間相互貫通在一起,並在並立當中相互補充,圓融發展。第三個時期是新航路開闢之後的西洋之路時期,以西歐為中心,一極特色強烈,主要體現為一種不對等的擠壓式文明交往態勢。第四個時期就是資訊化所支撐的互聯之路時期,全球任何一個地方、任何一個主體,都可以緊密地鏈接在一起,地球像一個村子,人類不同文化真正圓融會通的時代即將到來。當然我們今天依然處在第三和第四個文明交往階段的轉換時期,第四個階段也僅僅是露出一線曙光而已。絲綢之路的文明交往作為人類文明交往的第二階段,在交往框架上是多極支撐的,在交往關係上是平等互鑑的,在交往方式上是和平友好的,在交往的影響上是人類不同文明體系並存共榮的。這既是絲路之神韻,也是玄奘之品格。而歷史上的絲綢之路,既是外交之路與軍旅之路,從而與政治交往與制度文明有關;又是貿易之路,從而與經濟發展與物質文明有關;更是一個文化交流之路,從而與精神文明的塑造與傳播有關。行走在絲綢之路上的將軍們消失了,穿梭于絲路的富商們更是難知其名了,那些懷揣皇帝敕令遠走他國的使節們也隱蔽于歷史的煙塵之下,唯有像玄奘大師這樣的文化使者,即使在當時的絲路上是最清貧的一族,但是因為他們信仰的虔誠,信念的堅定,心靈的清淨,精神的崇高以及對人類文明的重塑和對民眾智慧的啟迪,而永遠載入史冊,其生命也因此而獲得永恆。玄奘正是這批人的傑出代表。作為文化使者,其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這種精神底藴,在今天依然能夠為“一路一帶”建設提供智慧的借鑑,特別是可以成為民心相通的精神標識。

  第二,玄奘是中華文化基本體系的主要建構者之一,是中華精神的主要代表。

  中華文化是由儒釋道三家支撐起來的文化體系,這種文化體系並不是自古以來就有的。從春秋戰國時期智慧大爆發所形成的百家爭鳴的燦爛文化狀態,到春秋戰國結束之後相繼出現的秦朝法家獨尊,漢初道家獨尊,董仲舒之後兩百年的儒家獨尊,一家獨尊的文化格局在中國難以繼續存在下去了,在這個時候佛教進入了中國,在大浪淘沙般的文化篩選當中,佛教和春秋戰國諸子百家中的儒道兩家並駕齊驅,在相互競爭中互補互鑑,分工協作,共同應對中華大地上的不同人性需求,形成三家並立呼應、圓融一體的文化格局。而這種文化格局的形成有賴於諸多高僧大德代代相續的、堅持不懈的努力,而在這些努力的人群當中,玄奘是最傑出的代表。正是因為有很多類似於玄奘這樣的大師,佛教才能夠在中國扎根並實現本土化,從而有資格和儒道兩家相互匯通,形成具有中國文化特色的三家並立並存與互補互鑑這樣一種中華文化的體系。所以,可以這樣説,中華文化體系,以及這種體系所藴涵的精神在玄奘身上有深厚的體現與彰顯。今天我們還需要這種多元並立、博大包容、平等互補、圓融一體的佛門胸懷,也需要慈悲祥和、中道不二、緣起共生、清淨自在的佛法智慧,這種胸懷與智慧已經成為中華精神的核心內涵。玄奘捨身求法,傳遞並踐行這種精神,被魯迅贊之為民族的脊樑,他就是這種民族精神的主要代表。

  第三,玄奘是中國特色的佛教文化的主要塑造者,是中國佛教的第一旗幟。

  習總書記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部的講演中提出“中國特色的佛教文化”這個概念,我覺得這個詞特別有意義。那麼,中國特色的佛教文化又是怎麼形成的呢?它是一種什麼樣的特色呢?以我的理解,中國特色的佛教文化就是在中印關係方面要實現本土化,在政教關係方面實現和諧化,在宗派關係方面實現包容化,在三教關係方面實現圓融化,而玄奘取經代表着印度佛教進入中國的最鼎盛時代已經可以劃上一個句號了,從此之後中國佛教在總體的走向上已經脱離了印度佛教的母體,實現了自身獨立發展的這樣一種趨向。

  中國特色佛教文化的另一個重要特色就是各家各派圓融會通的這種格局得以成立,這也使得中國的佛教文化和世界其他的宗教文化有了很大的特別,就是在各派之間,各宗之間,不同的學説體系之間,能夠實現一種相互承認、友好相處的關係,這是中國佛教的一個很大的特色。而這種圓融會通的格局是玄奘大師,以及類似玄奘大師的很多宗派的實際創立者不懈努力才得以完成的。

  中國特色的佛教文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特點,就是在政教關係方面也能夠實現一種互補與呼應,也就是宗教的愛國利民與政權的護教尊教,宗教有獨立發展的足夠的空間,同時和政治的關係處於一種平穩的、和諧的這樣一種狀態,實現制度文明和精神文明相互輝映的格局。玄奘是這種關係得以成型的有力推動者,正是經過他這樣一些大師的不懈努力,使得兩大文明體系能夠相互配合,和諧共處,相得益彰。

  唐太宗盛讚玄奘為法門之領袖,作為中國佛教全面塑成時期的領袖人物,玄奘堪稱中國特色的佛教文化的主要塑造者,是中國佛教從古到今的一面旗幟。也正是在這個旗幟下,中國佛教走過了千年歷史,一直髮展到今天,而在今天依然要在這種旗幟下走向整個世界。

  第四,玄奘大師總是和盛世相伴而生,相互呼應,他是應盛世之運而生的大師,是盛世文化的代表。

  玄奘誕生的時候,正是中國剛剛結束幾百年分裂戰亂局面走向統一的盛世時代。玄奘離開長安的時候,正是天下大亂之時。而玄奘到了印度,正是印度封建社會的鼎盛時代,那時的戒日帝國是印度非常難得的一個盛世。玄奘離開印度之後,印度佛教與印度的政治都開始走下坡路。玄奘回到中國的時候,則是隋末唐初戰亂結束、天下一統的貞觀之治時期。玄奘總是與盛世相伴而生,玄奘在哪裏,哪裏就有盛世,玄奘離開哪裏,哪裏就可能告別一個盛世的狀態。那麼在今天,大家都知道盛世又來了,玄奘又復活了。我們今天可以看到玄奘紀念館,玄奘的書畫展,玄奘寺院,玄奘大學、玄奘研究中心、玄奘研究院、與玄奘有關的各種類型的電視、電影、小説、法事第文化項目與文化成就層出不窮,標明玄奘從古老的歷史當中走出來了,他又重新活在我們當中。所以,在今天我們依然可以説盛世和玄奘是相互輝映的。今天這個大型紀實圖片巡展,以盛世玄奘為主題,我覺得抓住了玄奘和歷史,和時代,和社會發展的內在關係。我相信通過這次圖片巡展,五方五佛加上玄奘與絲綢之路,也就是1+5的這樣一種文化傳播態勢,會把玄奘的精神底藴以及玄奘所代表的人類文明交往的原則,傳播到中華大地上,並藉助於1+5的格局,未來將會進一步推向整個世界,為亞洲命運共同體乃至整個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建設貢獻中華的智慧。

  我還想強調的是,我們這次圖片巡展是一個文化的活動。文化與盛世一定是密切相關的。所謂的盛世,不僅僅是民主法制不斷進步的制度文明或者政治文明的盛世,更不僅僅是生活富足、經濟不斷提升這樣一種物質文明的盛世,最重要的應該是文化內涵豐富、人文情懷飽滿、心靈不斷淨化、精神家園温馨的一種文化的盛世,是人民有信仰、民族有希望、國家有力量的盛世。今天的《盛世玄奘》圖片展,我相信,也是多重文化內涵的全方位彰顯,以文化為助推之力,把盛世的精神底藴全方位地向世界展現出來。所以,盛世玄奘圖片巡展,我相信一定會在帶動佛教文化復興的同時,支撐整個中華傳統文化的復興,並在中華傳統文化的復興當中帶動整個人類的文明交流與文明進步。

  最後,我衷心預祝盛世玄奘圖片巡展取得圓滿的成功。謝謝各位。

責任編輯:DN010

熱聞

  • 圖片
<<>>
22

農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