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僧有話要説》新書發佈 星雲大師真情告白打動中國人

\
星雲大師:貧僧有話要説(攝影:王冠)
\
星雲大師的真情告白(攝影:王冠)
\
葉小文書記致辭(攝影:王冠)
\
捐贈書籍(攝影:王冠)
\
妙士法師吟唱梵唄(攝影:王冠)

  大公佛教訊(記者 王冠)“貧僧有話要説,”星雲大師向大家説,“當佛教風雨飄搖時,沒有人來維護佛教,貧僧有話要説。”這一説就是四十篇,成就了一部精彩的佛教口述歷史《貧僧有話要説》。10月30日,由中國國家博物館、星雲文化教育公益基金會、中信出版社共同主辦的《貧僧有話要説》新書發佈會在中國國家博物館盛大舉行,佛光山開山宗長星雲大師在現場向大眾發出自己內心的真誠告白,“讓所有的讀者都能瞭解,人間佛教和佛光山做了什麼。”

  新書發佈會由國家博物館陳履生副館長主持,中央委員、中國社會主義學院黨組書記葉小文先生致辭回顧了星雲大師與自己的多年交誼,並吟詩讚歎大師“基因有傳承,中華有傳人,貧僧有話説,民族精氣神”;“佛教在人間,佛理入心間,貧僧有話説,妙理藴其間”。他説,星雲大師奔走於兩岸,“做好事、説好話、存好心、寫好字”,讓自己想起了習總書記屢次提到的“命運共同體”,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基因,只要經過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就可以成為支撐當代“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普遍原則。

  中信出版集團總編輯洪勇剛也在致辭中表示,星雲大師平和自謙、勇於承擔,推廣人間佛教,特別是“不要想靠佛教,要讓佛教靠我”的精神造就的偉大的事業,令人欽佩。

  爾後,星雲大師在現場的贈書儀式上,將自己沉甸甸的著作《貧僧有話要説》捐贈給中國國家博物館、國家圖書館、首都圖書館、清華大學、北京師範大學等單位,並向大家進行了主題講座,講述這部書的緣起——“當佛教風雨飄搖時,沒有人來維護佛教,貧僧有話要説”。他説自己出家近80年,不曾擁有金錢,也沒有購買及儲蓄的習慣,享受着清貧的快樂,自認為有資格承擔“貧僧”之稱,而自己口述了一説、二説以後,備受歡迎,於是口述了這四十篇。

  大師告訴大家,自己一生創辦大學、報紙、電視台,就是希望把錢用掉,這樣自己和徒眾也沒有了錢,就不會為名利計較紛爭,容易和諧團結,同甘共苦。他希望藉由自己的話語,能向社會青年傳遞一些清貧的思想、人我和諧的理念,完善道德人格,在生活中領悟《金剛經》所説的“無相佈施、無我度生”的智慧。

  在提問環節,大公佛教記者就大師常説的“做好事、説好話、存好心”請教大師,社會因緣複雜,為人處世什麼樣能稱作“好”?大師説,所謂好,就是讓人歡喜、讓人快樂、讓人接受,譬如我們親人朋友之間,能多説讚美的話、鼓勵的話,就是好話。最後,大師還邀請宜興大覺寺都監妙士法師為大家吟唱梵唄《十修歌》、《無相頌》,讓大眾在輕鬆愉悦的氛圍中法喜充滿。

  精彩書摘:

  人間因緣的重要

  貧僧業障深重、貪恚無明、瞋恨嫉妒,實在內心不能一看,甚至比喜歡看財、看色還要更醜陋。我有嫉妒心,我有貪慾心,我有瞋恨心,我有無明愚痴心……那時候,我的身高已經快近一八○公分,忽然感覺自己比別人矮了一截,別人都比我好、都比我高,我實在是見不得人。塬來,我不但是貧窮,而且是醜陋。

  後來又得到老師慈悲的開示:“你可以用尊重包容對治你的嫉妒,你可以用慈悲喜捨對治你的貪慾,你可以用温和體貼去除你的瞋心,你可以用因緣明理去除無明愚痴。”從此,在佛門裏,我覺得自己翻了身,有了目標增長我的高度、我的廣度。

  我的恩怨情事

  做一個出家人,尤其要在社會從事人間佛教的宣揚,每天跟很多人來往,那時候在台灣,最怕有兩頂帽子,給你戴上了就非常的嚴重。一頂是紅色的,也就是有共產黨的嫌疑;一頂是黃色的,也就是現代人所謂的小二、小叄。這對一個出家人而言是嚴重的打擊,尤其對一個青年的出家人,是非常不利的行為。當然,貧僧也是人,我也有恩怨,我也有愛瞋,只是有些誤會,都教人非常的難堪。

  早年在佛光山,有一個做電話接線生的十五、六歲小女孩,我要到客堂會客,經常會經過總機旁邊,一、兩年來沒有跟她説過一句話,但在經過的時候,她都起立向我問好,我因為會客時間匆促,也沒有跟她有語言的接觸。有一天忽然在路上碰到了,我想,應該説一句給她歡喜的話,不覺就脱口而出:“妳很漂亮啊。”

  在我想,一個女孩子總歡喜人家讚美她美麗、漂亮。沒有過幾分鐘,徒眾慈嘉法師就來告訴我,那個時候我是佛學院的院長,他説這個女孩去問他:“院長説我漂亮是什麼意思?”慈嘉法師是一個非常正直的人,也不為她解釋,就罵她:“不要叄八,不要亂説。”像這許多叄八、亂説,我又有什麼辦法呢?

  就這樣,貧僧至今老矣!人生許多的過往,都離開不了過去的往事情仇,但仇人我沒有,或者別人對我有仇,我對別人也沒有仇,因此不敢説“恩怨情仇”,就改為“恩怨情事”。這一切一切,就如佛陀説的,都當做是我們修道上的逆增上緣吧!

  我要養成“佛教靠我”的性格

  貧僧一生“為了佛教”,別無他念,生沒帶來,死不帶去,也不歡喜講述自己做了些什麼,為了信仰佛教,只想瀟灑的過着往事今生的歲月。現在,要像招供一樣坦白述説,實在感到慚愧不已,只是希望在人間佛教的歷史發展中,留下正確的口述文獻,供後人如實的參考。今後的歲月,貧僧也只有隨因緣變化了。

  而慶幸的是,當初貧僧這“佛教靠我”的信念,現在有全世界各地的僧青年和佛光青年們共同接棒、傳唱。像曾經有一次,貧僧出席弟子覺誠法師在馬來西亞莎亞南體育場舉辦的八萬人弘法大會,現場有二千多名青年對八萬名聽眾大聲唱着〈佛教靠我〉,其歌聲嘹亮,真是讓人熱淚盈眶。有了他們的“菩薩心‧青年力”,貧僧還有什麼可歎的呢?

  當然,貧僧也有失望的時候,例如,在四川有一次承蒙地方上集會,邀約了多少的僧信二眾來聽我講話,我因為汶川大地震的因緣,就向大眾説明我們要“為了佛教”,讓“佛教靠我”的觀念。講完後,在家的信徒都頻頻點頭,但有少數出家眾就茫然的問:“為什麼要為了佛教呢?”已經出家了,都不知道要為了佛教,你説,叫貧僧怎麼能不傷心呢?

  真誠的告白:我最後的囑咐

  現在,我雖然快要帶走了你們對我的尊重,帶走了你們給我的緣分,帶走了你們對我的關懷,帶走了你們與我的情誼,未來我會加倍補償你們。我一生所發表過的言論,如:“集體創作、制度領導、非佛不作、唯法所依”,又如傳法説偈:“佛光菩提種,遍灑五大洲,開花結果時,光照寰宇周。”希望大家都能謹記、實踐。所謂“有佛法就有辦法”,凡我信者,要實踐慈悲、喜舍、結緣、報恩、和諧、正派、服務、正常、誠信、忍耐、公平、正義、發心、行佛……這些都是佛法,能夠實踐,你就會有辦法。

  我一生雖然遭逢大時代的種種考驗,但我感到人生非常幸福,我享受苦難、貧窮、奮鬥、空無;我體會“四大皆有”,我感覺人生“花開四季”,佛陀、信徒給我的太多了。雖然出家,註定要犧牲享受,但其實吾人也享受了犧牲的妙樂,我覺得在佛法裏的禪悦法喜,就已享受不盡了。

  對於人生的最後,我沒有舍利子,各種繁文縟節一概全免,只要寫上簡單幾個字,或是有心對我懷念者,可以唱誦“人間音緣”的佛曲。如果大家心中有人間佛教,時時奉行人間佛教,我想,這就是對我最好的懷念,也是我所衷心期盼。

責任編輯:王冠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