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艱難的決定"8.31:歷史必將銘記我們的抉擇

香港西方寺住持寬運法師  

  文/香港西方寺住持 寬運法師

  綜合多方消息報導,5月31日上午,3名中央官員: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先生、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先生、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先生在深圳與54名立法會議員會面討論政改。閉門會面中,雙方態度坦誠平和,無人示威抗議,也無人嚴詞訓話,但答問中仍有不少火花。其中有泛民議員重提“袋住先”即等於“袋一世”的理論。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先生則反問泛民是想“反住先”還是“反到底”?

  張曉明主任指出,部分議員在行政長官普選法案的投票選擇,要下“艱難的決定”,關鍵就是看怎麼權衡利害得失──要觀政改大勢,要順應香港主流民意。周融先生牽頭的“保普選、反暴力”大聯盟在短短9天時間內收集到121萬個簽名,具有可信度和震撼性。這是實實在在的民意。

  最後他引用了春秋時期著名政治家、思想家晏嬰的一句名言:“謀度於義者必得,事因於民者必成。”這句話講到了謀事的兩個基本立足點:一是“義”、“義理”;二是“民”,也包括民意。因此,立法會議員作為“民意代表”,又豈可“明知民意取向卻視而不見,甚至忤逆而行呢?”

  李飛主任會後強調,“人大8.31決定”,並非只適用於2017年特首選舉,2017年以至之後的選舉,都要按8.31決定,“8.31決定是長期有效的”。

  王光亞主任會後見記者重申,和中央對抗的人不可能當選特首,否則對國家、“一國兩制”及香港是一場災難,又稱倘政改方案最終被否決,責任誰屬,市民自有正確判斷。是故,特別提醒泛民人士須深入思考,明智抉擇,“歷史也必將記住你們的抉擇”。

  當然,這裏的“你們”,不但是指“泛民人士”,而應該包括全港市民。

  王主任又特別強調,落實2017年特首普選是中央政治承諾,亦是香港市民期望,當前已萬事俱備,走到最關鍵一步,立法會各成員需承擔歷史性責任,不應以政黨或一己利益出發作決定,應以香港長遠利益作考慮。他又透露,大家雖然政見不完全相同,但相信大多數泛民愛國愛港。

  因此,面對8.31歷史時刻的即將來臨,港人應如何“抉擇”?如果我們不“愛國愛港”,那麼,沒有“國”何來有“港”;沒有“港”何來有“家”?我們將以何為依怙?以何為立足地?

  所以我們必須從“愛國思想”説起。

  中華民族光榮傳統與佛教的“愛國思想”

  愛國主義,是中華民族和世界各國民族的光榮傳統;“愛國”,歷來被認為是做人應守的本份。世人一般誤以為佛教只求出世,其實,佛教教義中藴含着豐富的愛國主義思想,佛陀在各種經典中經常教導弟子們要守護自己的祖國,擁護國家的領導,報答國恩,做一個遵紀守法的好公民,為莊嚴國土,利樂有情而精進努力。這些愛國進步思想對我們積極引導佛教教法與社會相適應,特別是在構建和諧社會的實踐中具有重大的意義和作用。

  佛教的教法可分為“世間法”與“出世間法”,以世間法為方便,出世間法為究竟。所以佛教並不是一味強調追求出世解脱而不問世間俗事。由於“不忍眾生苦”的慈悲心的驅使,從某種意義上説,佛教更重視世間法,因為不通過世間法的修習實踐,就不可能實現出世解脱的目的。所以,有人認為佛教是消極遁世,逃避現實的宗教,對國家、對社會毫無貢獻;這種看法,顯然是片面、不正確的。

  事實上,佛教對於國家的興衰,社會的安定,民生的疾苦,表現出極大的關心和重視;如佛陀在世時,曾多次教導頻婆娑羅、波斯匿、阿闍世等印度名王,如法修身治國,推行民主法治,以十善導民,使人民豐衣足食、社會安定祥和。在佛教教義中更是強調佛弟子要報答國家恩,要努力去莊嚴國土,護國救國等,藴含着豐富的愛國主義思想內涵。

  近年香港社會問題日益加深,美麗的港灣正面臨着巨大的考驗,不少人擔心香港優勢不再。其實香港人的信心與愛國熱情一直存在,但實有必要重新去喚醒。

  (一)、護國思想

  我們現時可見到的《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多經》、《守護國界主陀羅尼經》以及《金光明最勝王經》中的《四天王護國品》等佛典,其中都談到了在國家有危難之時如何護國的問題。特別是在《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多經》中,佛陀為波斯匿王等印度十六國王詳細地講説了如何護國之方法,如“我為汝等説護國法,一切國土若欲亂時,有諸災難賊來破壞,汝等諸王應當受持、讀誦此般若波羅蜜多,嚴飾道場,置百佛像、百菩薩像、百獅子座、請百法師解説此經。於諸座前燃種種燈,燒種種香,散諸雜花,廣大供養衣服卧具,飲食湯藥,房舍牀座一切供事。每日二時講讀此經,若王大臣、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聽受讀誦,如法修行,災難即滅。”

  這裏很明確地指出在國家有難的時候,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等所有佛教徒都應舉行法會,讀誦經典,參與護國救災工作。所謂“護國”就是守護、愛護、護衞國家的意思,佛教的護國思想就是現在所提倡的愛國主義精神。《梵網經》説:“若疾病、國難、賊難……應讀誦講説大乘經律,齋會求福。”在國難當前之際,佛教徒應該有責任、有義務,舉行祈禱法會,讀誦講説大乘經律,以設齋、祈福等方式積极參與護國救難運動。凡此種種,無不説明佛教徒不能忘記國恩,只顧個人的修持,而是應該守護自己的國土,熱愛自己的祖國。

  佛陀在其他各種經典中,也經常教導弟子們對國言忠,對親言孝,對子言慈,對友言信,守五戒,行十善,修六度萬行,在在處處都是要人先做一個奉公守法的好公民,進而再修出世之法,以期究竟解脱。

  (二)、報恩思想

  佛陀曾多次教誨弟子:須將“知恩報恩”作為人生必須盡之義務,作為大乘菩薩道的重要內容。須報之恩,一般説為四種:即“父母恩、眾生恩、國王恩、叄寶恩”或“天下恩、國王恩、師尊恩、父母恩”。《大乘本生心地觀經》卷二〈報恩品〉雲:

  “世間之恩,有其四種:一父母恩,二眾生恩,叄國王恩,四叄寶恩。如是四恩,一切眾生平等荷負。”

  將國王恩置於三寶恩之前,可見其重視程度。該經中強調:“國王恩者,福德最勝。”為什麼?因為國王肩負教化人民、治理天下的重任,對人民的安樂起着至為重要的作用,能使人民避免他國侵逼、自界叛逆、饑饉、疾疫、災荒等恐怖。經中譬喻説:

  “譬如世間一切堂殿,柱為根本,人民豐樂,王為根本,依王有故;亦如梵王能生萬物,聖王能生治國之法,利眾生故;如日天子能照世間,聖王亦能觀察天下人安樂故。王失正治,人無所依。”

  因此,如果一個人脱離了國家,就會好像浪子一般無家可歸,悽惶孤苦,無所依怙。相反地,如果一個國家中所有的人民,都沐浴在國王的德暉之中,其所有的事業成就,都有國王的一份功勞。如經所言:“若王國內一人修善,其所作福皆為七分,造善之人得其五分,於彼國王常獲二分。”既然國家有大恩德於人民,身為人民的佛弟子,理應知恩報恩,報效國家,盡忠盡職。

  不過,佛陀當時説法,針對的是古代社會的聽眾,按當時社會制度,國王乃國家之代表,故教人報國王恩。在教誡人民報國王恩的同時,佛陀對國王諄諄教誨:須以正法治國,加強自身修養,愛民如子,領導人民奉行十善,依法懲治惡人,使國土安寧,人民豐樂。在《金光明經》、《孛經》、《大薩遮尼乾子經》等經中,佛對王法政道有很詳悉的開示。

  時至今日,在現代社會中,佛陀説的“報國王恩”,當然是不只限於國家元首,而應理解為現代愛國主義意義上的國家、祖國。這一意義上的國家、祖國,包括祖國的山河大地、人民、國家領導人、光榮歷史、民族文化、優良傳統,乃至祖國大地上的佛教名勝寺塔、法物、僧寶等,亦即包涵了《心地觀經》等所説“四恩”的全部。

  佛教界有一句為人熟知的話:“愛國,方能愛教;愛教,必先愛國。”又弘一大師説:“唸佛不忘愛國,愛國不忘唸佛。”那麼,我們為什麼要報國恩?國家對我們有什麼恩德?簡單概括起來有如下數項:

  首先,國家是我們賴以生存的唯一處所。如果沒有國家的依託,沒有社會的互助,我們就無法生存,我們的衣、食、住、行都成困難,所以國家對我們有養育之恩。

  其次,國家對我們有保護之恩。國家有法律法規、典章制度,維持社會秩序,保護我們的生命財產,我們才能安樂無憂地生活。經雲:“以正法化,能使眾生悉皆安樂。”如果國家沒有司法體系、執法部門維護社會治安,那麼我們的財產就無人保護,生命也得不到保障,如此我們就無法安居樂業。

  再者,國家能夠統領全國人民,時刻保衞國內領土的完整,不受外敵侵犯,為我們提供安寧祥和的生活環境,我們才能夠休養生息,修行辦道。因此,作為一個佛教徒對於安定團結、政治清明的國家,實應加倍珍惜和擁護,擁護國家就是愛國,愛國是最重要的善行之一。

  (三)、“莊嚴國土,利樂有情”思想

  在《般若經》、《法華經》、《菩薩本行經》及《華嚴經》等初期大乘經典中,均提出了“莊嚴國土,利樂有情”的思想。“莊嚴國土”就是把自己的國家,建設成為一個經濟繁榮富裕、物質生活豐足、自然條件極其美好、政治清明、遠離戰爭、文明富強、美麗莊嚴的樂園。在佛陀看來,這樣的國家才是理想的國家,這樣的社會才是合理的社會。佛經有時稱之為“佛國”或“淨土”。

  因此,佛陀經常勸勉弟子們以踐行菩薩道,建立人間淨土,實現莊嚴國土為己任,如《菩薩本行經》雲:“欲得具足叄十二相八十種好,嚴淨國土,教化眾生,皆由精進而得成辦。”《大方廣佛華嚴經》亦説:“菩薩摩訶薩……教化眾生,莊嚴國土,施作佛事,現大威德,無有休息。”許多菩薩也發願以建設“莊嚴的國土”為自己的奮鬥目標。如《大方廣佛華嚴經》的普賢菩薩,“普賢願行諸佛子,等眾生劫勤修習,無邊國土悉莊嚴,一切處中皆顯現”。《阿彌陀經》中的法藏菩薩發四十八大願,並以種種殊勝德行,從事於成就莊嚴國土的工作。

  由此可知大乘菩薩在因地修行時,發大誓願,以種種方便,修無量功德,無非為“莊嚴國土,利樂有情”。莊嚴國土既是大乘菩薩自利利他的菩薩精神的具體展現,亦是佛陀及其無數弟子們的最終理想和目標。因此,作為一個佛教徒應積极參加祖國的各項建設,時刻以慈悲的精神,用圓滿的智慧去啟迪人心、淨化社會,為莊嚴國土,利樂有情而不懈努力。

  佛教講緣起,一切事物的產生、發展都有其原因和條件,互相依存,息息相關。每一事物、每一個人的存在都有其不可替代的獨特價值,都是一種和合共生的關係。所謂“法不孤起,仗緣方生”,要令一滴水不會乾枯,唯有放入大海里方能永久保存。人不能獨活,須因眾緣而成就,唯有在社會和別人的幫助下,才能生活、生存。我們每個人之所以能夠安居樂業,是因為有無數從事各行各業的人辛勤勞作和密切配合的結果。因此,我們只要心存感激,就會多做對他人、對社會有益的事情。如果我們人人時時處處都能抱存感恩之心,那麼人與人之間自然就會充滿諒解和愛心,社會上自私自利、欺騙壓迫的情況就會逐步緩解和消除,這樣的話,構建和諧社會的理想自然就不難實現了。

  結語、

  歷史的車輪是往前走的,香港迴歸祖國已經18年了,今天的社會應該更和諧、更繁榮,在“一國兩制”的政策下,我們中國人從來沒有過這樣好的日子,香港人也從未試過這樣的民主自由;所以我們兩地人民,都應該沿着國家的法律軌跡,繼續努力往前走;也許在走的過程中,有很多挫折或不盡如人意的地方,如果我們能抱着互相諒解、忍耐與包容的心,那麼,繁榮、安樂的生活必將持續;相反地,如果彼此互斗的話,只會兩者俱傷;共和的話,則兩者皆利。對誰都沒有好處。

  目前香港除了政治問題,還有許多的社會問題,如青少年問題、教育問題、住屋問題、老人問題等等,亟待解決。因此,我們不要浪費生命、時間在無止盡的政治爭拗之中。我們身為社會的一員,就必須要奉公守法,就必須盡公民應有的責任和義務;在表達個人政治訴求的時候,要有“顧存大局”的思想,要有“求同存異”的精神;唯有心平氣和,放下個人的偏見、歧見,才能令社會、民生回復安寧平靜;如果我們反對或不支持國家、政府的先進決策,豈不等於支持了原來的、陳舊的方案?如此的話,不就是“倒退”了嗎?這樣對社會、對個人都不是有利的、有益的。

  因此,我們必須以最大的包容,作最坦誠的溝通,凝聚更多的共識,以更大、更廣的、登高望遠的情懷,為實現國家統一、社會安定和諧,人們生活安樂幸福的理想而努力。讓我們共同建立真正文明、民主、安定、繁榮的香港──歷史必將記住我們的抉擇!

責任編輯:胡月冉

熱聞

  • 圖片
<<>>
22

農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