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丈寺:立天下清規

\
百丈古剎
\
放生池遠景
\
 天下清規石刻被列為江西省文物保護單位

  從江西奉新縣城一路向西,平原逐漸變為山區,路漸遠,山漸深,人漸稀,時有蒼松古樹、茂林修竹、激湍清流,映帶左右,風物自然古樸,如在畫中行。

  車子轉過一個山頭,只見紅牆碧瓦,殿宇重重,飛檐翹角,錯落有致,百丈寺的全景就映在我們眼前。寺院殿堂順山勢而走,處處顯出這座深山古剎的宏偉氣魄和博大厚重。

  唐宣宗在百丈山隱身學修多年,其題百丈山詩:“大雄真跡枕危巒,梵宇層樓聳萬般。日月每從肩上過,山河常在掌中看。仙花不間三春秀,靈境何時六月寒。惟有上方人罕至,晨鐘暮鼓碧雲端”,就是對這人間仙境、世外桃源最好的寫照。

  1臨濟宗祖庭 重放時代光采

  新修的天王殿氣勢宏偉,進門台階和門柱全用整塊的大理石雕砌而成,門柱上的龍形象逼真、栩栩如生。迎面正對的是號稱“亞洲第一”的大雄寶殿,左右是僧房和齋堂。大雄寶殿後是懷海紀念堂和一座集法堂、正觀音閣、盧舍那佛殿、坐禪殿、藏經閣三位一體的綜合殿堂,在修復過程中嚴格遵循伽藍七堂建制,可供1000多人同時修行生活。

  百丈寺,位於江西省奉新縣境內百丈山中,該寺迄今已有1200年曆史,背山面田,佔地1200畝,原有七進殿堂,掩映在蒼山翠竹之中,在中外佛教界享有盛名。百丈寺是中國佛教“禪林清規”發樣地,是中國禪宗重要祖庭之一,在中外佛教界享有盛名。抗日戰爭時期毀於戰火,之後雖有恢復但規模較小。

  當代禪宗泰斗、釋本煥大師説過:“百丈寺不僅是奉新的百丈寺,更是世界的百丈寺”。為落實黨的宗教政策,儘快恢復這座享譽世界的禪宗祖庭,2004年,奉新縣迎請本煥大師擔任百丈寺方丈,他籌資修復百丈寺,並派出得力弟子頓雄法師擔任百丈寺首座,全權負責修復百丈寺。

  2005年9月26日,本煥大師來到了奉新,翌日又到了百丈寺。2006年全國政協委員、香港旭日集團董事長楊釗博士來到了百丈寺,驚歎于百丈寺的天然美景,提出將百丈寺打造成“別有洞天、世外桃源、全國一流、世界知名”的理念,並捐資800萬元用於農户搬遷,改造、美化周邊環境。為了這個目標,在以後的幾年裏,楊釗博士每年都來百丈寺,並派出工作人員經常聯絡,解決、落實有關問題。

  10年時間,一座規模宏大佔地1000多畝、建築面積5萬多平方米的嶄新的大叢林矗立在大雄山的青山綠水之間。

  歷代高僧以建寺安僧為己任。本煥老和尚為重修百丈寺,已募化了1.2億元巨資。本老説過:“百丈懷海是位了不起的大祖師。其門下出溈仰宗,臨濟宗。我是臨濟宗第44代傳人,重修祖庭,是我義不容辭的職責。”

  目前,重修後的百丈寺,規模宏大,氣勢磅礴,蔚為壯觀,已成為華東第一寺。

  2 懷海百丈清規 海內外享盛名

  在新百丈寺右側、老百丈寺大殿後,本報記者沿竹林中的大理石台階拾級而上,可以看到一塊像出土竹筍般的花崗巖石上鐫“天下清規”四個大字,據説是唐代大書法家柳公權的手筆。百丈寺之聲望在於懷海和尚,懷海對禪門的最大貢獻,就是制定了《禪門規式》(後經修訂成《百丈清規》)。廣泛流傳海內外。

  著名禪師西堂智藏有一段贊懷海的話:“靈光獨耀,迥脱塵根,體露真常,不拘文字。心性無染,本自圓成,但離妄緣,即如如佛。”在中國禪宗史上,懷海大師的確是禪學天空一顆“靈光獨耀,迥脱塵根”耀眼的彗星。

  如今,寺後柳書“天下清規”石刻,新上了紅漆,周圍安裝了不鏽鋼管做成的欄杆,旁有潺潺清泉流過,滋潤着這方莊嚴肅穆的佛門勝地。

  現任百丈寺方丈頓雄法師給本報記者介紹説,唐代禪宗巨匠懷海在此住持禪法20年,為中國佛教禪宗作出了四大貢獻:一脱離律寺,別立禪居;二倡導“一日不作,一日不食”,大興農禪之風;三整飭戒行,創立禪門宗規;四禪精慧稈,永續禪薪。特別是撰修“詔天下僧悉依此而行”的禪門宗規(即天下清規或百丈清規)而聲名大振,引來無數禪學之人,曾出現“三寺五廟四十八庵”之盛況。“百丈清規”的制定,奠定了百丈寺禪宗祖庭的地位,歷代皇帝對百丈寺都有敕封或敕建,這一切使百丈寺在中外佛教界享有盛名。

  懷海禪師在依佛教戒律精神的原則上,制定了適合中國佛教現實狀況的《禪門規式》,對叢林實行規範管理。《禪門規式》後來被天下叢林遵循為《叢林清規》,史稱《百丈清規》。

  頓雄法師指出,百丈清規的制定,為禪宗僧團的發展提供了制度上的保障。禪宗的真正崛起,是以清規的創建為主要標誌,而清規的制定,又為禪宗寺院的普遍興旺起到了推動作用。正是禪宗特別的接引後學的方法,使百丈禪師創建了清規,清規又保證禪宗的特別教育方法得到了順利的實施。

  3 弘教風道風 建和諧寺院

  頓雄法師介紹説,百丈家風是該寺的鎮寺之寶,歷代僧人均農禪並重,把修行與勞作相結合。懷海禪師倡導僧眾要做自由人,做無求人。不求佈施,唯自食其力也。所以始終不渝堅持集眾作務,實行普清法,不分上下,都出坡勞動。近幾年來,亦禪亦農,自供自給,歲有盈餘。僧眾亦從此中獲得福慧,提高了覺悟。

  百丈家風還被落實在行住坐卧日常生活上。百丈寺堅持半月布薩,早晚功課,坐禪出坡,結夏安居,認真參學修行。寺院要求四眾弟子要做一個好佛教徒,首先要做一個好公民,愛教更要愛國。歷代高僧都是愛國愛教的典範。遵規守法共建和諧社會,僧人也責無旁貸。為讓信眾觀光朝覲祖庭時,聞法正信,感悟人生,百丈寺雙休日常舉行“禪二”活動,多行善巧,廣結善緣,鼓勵善行,營造莊嚴、肅穆、清淨、和諧的人文環境。

  另外,百丈寺還開展“三講”、“六和敬”活動。三講,即講學習、講道風、講家風;六和敬,即見和同解、戒和同修、利和同均、意和同悦、口和無諍,身和同住。講學習以端正教風,講道風以端正威儀,講家風以端正寺風。通過“三講”、“六和敬”活動,糾正了部分僧眾中信仰淡化、脱離實際、貪圖享樂、僧容不整、作風懶散的不良現象,堅定了學佛的信心與同修向善的決心,達到了安心修道、以和為尚、一心向善的目標,推進了和諧寺院的建設。

  2004年,頓雄法師來到大雄山時,這裏一派荒原,根本沒有現前的這片壯麗的唐代風格的建築羣的一點影子。據説他當年常是獨自一人在漏雨的大殿上早晚課,慢慢地,一點一點地,就像一隻老燕,點點銜泥,終成今日之氣象。

  百丈山土層不甚深,多細竹而少古木,所有的大樹,像銀杏、羅漢松等,幾乎都是頓雄法師精心選購而後一一安置栽種在最妥當處。

  寺內的亭台樓閣,一磚一瓦,皆恰到好處,渾如天成。大殿是唐式的,頂蓋用的是青磚墨瓦,厚實莊重,原色的花梨木門扇,雕工幾乎找不到一處敗筆,古意盎然。

  鏈接

  天下清規

  唐懷海禪師從馬祖道一受業,後居奉新百丈寺,傳授禪宗寺院共守的規則《叢林清規》,叫做禪門規式,世稱《百丈清規》,為禪宗寺院的僧職制度、儀式等作出規定。

  設置十務,分司各事;規定僧侶在修道的同時,必須參加農業生產,自食其力,“一日不作,一日不食”,過農禪的生活。《百丈清規》至宋初就已失傳。以後各寺都有各自的清規,內容不盡相同。到1338年,德輝禪師參照唐宋諸家清規,依託百丈之名,撰成《敕修百丈清規》,即今傳的《百丈清規》,八卷。全書共九章:一祝、二報恩、三報本、四尊祖、五主持、六兩序、七大眾、八書臘、九法器。各章對寺院僧團的上下組織體制、宗教活動、日常生活等有較詳細的規定。

  《百丈清規》的意義在於,一是確定了禪林的共修體制和共修規範,二是解決了僧團共修所必須解決的經濟問題。

  茶道故事

  茶的使用,在中國最少有4700年的歷史。到唐代,茶文化伴隨着茶禪的出現而確立。《百丈清規》的建立,正式確定了茶在禪門的重要地位。

  《百丈清規》的不少條文中,均提及茶在寺院中的使用方式、作用和意義。寺院法堂設有兩面鼓:東北角設“法鼓”,西北角設“茶鼓”。講座説法擂法鼓,集眾飲茶敲茶鼓。寺院中有“茶堂”設施,有“茶頭”執事,有供祖師的“奠茶”儀式,有坐香後的飲茶助修,有集體吃茶的“普茶”活動。院中還種植茶樹,採製茶葉,所有這一切都被視為佛事。更有百丈禪師的“吃茶,珍重,歇”禪門三訣,以茶悟道。

  宋時,茶從中國的寺院傳到日本。臨濟宗禪師圓悟克勤手書“茶禪一味”四字真訣,由日本留學生帶回東瀛,被奉為國寶,代代相傳,直至今日。日本禪師榮西入宋時,將茶從中國帶回國種植。其後,日本茶道始祖千利休以禪宗思想為背景,將其發展成為日本茶道。吃茶之風由寺院傳至文人士大夫,最後普及到民間。在這一過程中,產生了日本“和敬清寂”的茶道理念。

  (本報記者 陸培法 文\圖  製圖:潘旭濤)

責任編輯:DN010

熱聞

  • 圖片
<<>>
22

農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