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山文化論壇 普超法師:《瑜伽師地論》的特點

  瑜伽行派是印度大乘佛教二大學派之一。根據《北山錄》卷九記載,佛滅度九百年後,有彌勒出世造《瑜伽師地論》,無著、世親稟承其説,各撰《大乘莊嚴經論》、《攝大乘論》、《顯揚聖教論》及《十地經論》、《辯中邊論》、《唯識二十論》、《唯識三十頌》等論典。此學派主要以《解深密經》和《瑜伽師地論》為核心,依據“攝持境相與果德”,通過“現觀”而獲得佛教真理的修行方法,故稱之為瑜伽行派、唯識派、瑜伽宗等。此派成立的時期,大約在公元四到五世紀之間。

  《瑜伽師地論》的內容較為全面和系統,它對各乘修行的境、行、果既有過程之描述,又有理論之分析,不僅全面,《瑜伽論》在境、行、果各方面也有理論的統一性,被後人稱之為“佛學的百科全書。”依窺基大師的《成唯識論述記》所説,唯識宗依據的經典有六經十一論,其中,《瑜伽師地論》是瑜伽行派最早期的論典,也是唯識學的根本論典。也就是説,在瑜伽行派的經典發展過程中,《瑜伽論》作為整體都是屬於最早期的論典之一,同時也是處於核心的地位。

  首先,作為最早期的論典之一,樹立自身理論特色的目的決定了它獨一無二的特色。瑜伽行派的理論從產生之初就在所有方面能夠解釋以往的教理,這一點從《解深密經·分別瑜伽品》中“聞所成慧”和“思所成慧”可見。而《瑜伽論》作為瑜伽行派最早期的經典更是包括了從理論到實踐的全部佛法。日本學者滕呂信靜在“唯識説的體系之成立”一章中説:

  《瑜伽論》的意圖是廣括小乘阿毗達磨文獻中的許多教義概念(法相)或大乘諸經典所説的種種教義概念,把它們綜合並且在新的方針之下加以改編而成,由此而欲樹立大乘教義之形式體系的。

  出於這樣的意圖,《瑜伽論》是在境、行、果三方面總結幷包括早期以樹立大乘的,因而,它的內容包括三乘修行的境、行、果,戒、定,慧,聞、思、修等,可稱為佛學的百科全書,從中可以瞭解佛學的全貌。正因為它能夠解釋以往的佛教教理,所以能夠成為玄奘法師西行所求的主要經典。由於《瑜伽師地論》的內容較為全面、系統,瑜伽行派其它的一些論著可以看作是對它的解釋和擴充。例如:慧沼法師在《成唯識論了義燈》卷1説:

  支謂支分,並是《瑜伽》所有支分。言十支者:一《百法論》、二《五藴論》,此上二論天親菩薩之所作也。三《顯揚論》,此論無着菩薩造。四《攝大乘》,此論本無着菩薩造,釋論天親及無性等造。五《雜集論》,此論本是無着等造,今盛行者唯覺師子釋,安惠菩薩糅。六《辨中邊論》,此論本頌是慈氏菩薩造,釋論天親菩薩造。七《二十唯識論》、八《三十唯識論》,此之二論本頌並天親造,《三十唯識》釋是護法菩薩等造,《二十唯識》天親菩薩釋。九《大莊嚴論》,此論本頌慈氏菩薩造,釋天親菩薩造。十《分別瑜伽論》,此是慈氏菩薩之所造也。

  可見,慧沼法師將此十論作為《瑜伽論》的支分,分別繼承了《瑜伽論》的不同部分所做發揮的。例如:《百法明門論》是繼承了《瑜伽論》六百六十法,歸納、整理而成,《二十唯識論》及《三十唯識論》是專就《瑜伽論》中的唯識思想發揮而成。雖然早期的瑜伽行派與後期唯識學在理論的側重點有所不同,但是唯識學者的理論依據仍然是來自於《瑜伽論》的。日本著名學者佐伯定胤認為,解釋《唯識三十論》的十大論師就是依《瑜伽論》而作的:

  是等論師,均於佛滅一千年後輩出,以《瑜伽》意,作《三十唯識釋》。蓋《三十唯識論》,乃從《瑜伽》流出之結晶,故依《瑜伽》而釋《三世唯識》也。特別是最勝子,曾造《瑜伽師地論釋》,以弘揚《瑜伽論》。故此十大論師,均為傳持《瑜伽論》,繼承其思想,而發揮唯識要義也。

  另外,智中法師在校勘韓清淨的《瑜伽師地論科句披尋記》也説明了本論在唯識之中的獨特地位:

  唯識宗所依之經論,主要是‘六經十一論’,六經以《解深密經》為主,十一論則以本論為主。此外,尚有十支末論,都是依據本論撰寫的,後人稱為‘一本十支’。……其實大多數唯識之論疏皆引用本論以為依據,足見本論勘稱為唯識學派的根本聖典。

  由此可知,《瑜伽論》可以説是瑜伽行派的根本論典,瑜伽行派的思想皆以此論為根據。

  其次,在瑜伽行派的論典中——《瑜伽論》嚴密的理論體系融攝了佛陀所説法教,內容最豐富的,解釋具有系統性和完整性,才能組成一套嚴謹的理論體系,才是一個適合哲學的研究對象。在佛教的思想發展過程中,《般若經》首創了破“有”顯“空”大乘理論的目的,使得它雖然完整的建立了大乘菩薩道境、行、果的理論,但並未專注於體系的構建。例如:作為核心的空性思想對“染污法”、“清淨法”、“修道論”是怎樣的關係,這些都需要進一步的解釋。瑜伽行派作為“三時説法”就是對以往空性解釋的不足而產生的,所以它的首要目的就是對空性進行理論的解釋。它不僅對不可説的“空性”進行解釋,而且還要聯繫到修道論和認識論,故而成為一套嚴密的整體的理論性。林鎮國在《解釋與解脱》一文中就對瑜伽行派的早期經典——《解深密經》經題的新舊有不同翻譯,解讀出早期瑜伽行派具有解釋與實踐的雙重性格。從解釋學的角度來看,瑜伽行派的理論重新解釋了三乘的境、行、果,其中就是對“一切法皆無自性、無生、無滅、本來寂靜、自性涅槃、無自性性,以顯了相,轉正法輪”,解讀《般若經》的空性思想。而且對於空性的解釋和對修行的解釋二者不是獨立的。通過對流轉、還滅的過程及原理的解釋,空性的內涵便更能充分的展示出來。也就是説,瑜伽行派的理論是一個有機的整體,對空性的解釋貫穿和體現於其它部分之中。

  因此,唯識思想所建立的統一、完整、嚴密的理論體系融攝了佛陀以往所説法教,其解釋的目的應該説是達到了極致,在認識論和修道論上都具有理論的統一性。

責任編輯:王冠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