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山文化論壇 葉遠厚:淨靜敬入佛境 緣圓原得法源

  樓宇烈先生談及佛教的寺廟建設、道風建設和佛教對社會貢獻時,於風輕雲淡之間自舉一聯:“淨靜敬入佛境,緣圓原得法源”。這一聯,天然偶得,意妙音諧,契理契機,充分體現了佛法的中道智慧、平等智慧、圓融智慧、空智慧的精神,信解行證合一,理論與實踐統一,本體與功夫合一,功夫與境界合一。淨、靜、敬即功夫即境界,緣圓原即工夫即本體。

  樓先生對“淨”的解釋:淨者,清淨也。“自性清淨”、“本心清淨”,“淨”是禪宗修行法門和解脱理論的核心理念,也是大乘佛教修行法門和解脱理論的重要基礎之一。“靜”乃涅盤寂靜之意。涅盤是音譯,寂靜是義譯。涅盤寂靜是佛教所追求的一種最高境界。 “敬”即恭敬,恭敬佛法僧,禮敬三寶,出家人要奉行六和敬。“敬”是佛教修行的核心理念。“緣”即眾緣和合,“圓”即圓融無礙,“原”即歸元不二。

  對此一聯,樓宇烈先生的弟子徐文明作進一步闡釋:淨靜敬“三境不僅是講寺院的環境,也是佛教的修行體系。淨即是戒,無慾則無染,無染則自淨;靜即是定,心中安靜,一念不生,即是常定大定;恭敬為慧,了知眾生皆有佛性,故能平等普敬一切眾生,明心見性,自生恭敬。……如此外境與內心不二,三境在於一心。心中清淨,一念淨心,山河大地,十方國土,無不清淨。心中安靜,一心不動,雖旋嵐偃嶽,江河競注,天崩地裂,劫成劫毀,而常寂然。心中恭敬,常存敬心,雖呵佛罵祖,非聖無法,行越常規,事存天然,而不礙乎禮,不失其敬。”“所謂堅持淨戒,一心清淨,就必須萬緣放下,只有不涉外境,心無攀援,隔斷六塵,才能內外清淨。同時還要隨緣順物,不與物違,才能不執不斷,不即不離,一念不生,一法不捨。欲得境靜心安,必須自性圓滿,自性圓滿,無所求取,自然無憶無念,無往無來,如此超越三世,如如自在,心常在定,無出無入。同時還要圓融萬法,事事無礙,不離萬境而心常自在。要想心中常存恭敬,必須求其本原,宗教的本質在於神聖,聖俗之分、人神之別是宗教最根本的問題,只有體認到諸佛的至高無上,認識到諸佛法力無邊,妙相莊嚴,萬德圓滿,天上天下,無與倫比,才會真正產生恭敬之心,才能對之五體投地,讚歎歸依。證得三境,自然得入清淨神聖的佛國淨土,得入寂靜涅槃,進入佛境;悟取三源,自然探取萬法之源,得入佛法源頭,了知一味佛法。”

  徐文明的詮釋,將淨對應於戒,靜對應於定,敬對應于慧。淨與下聯的緣相對,緣為外緣外境,隨緣萬物;靜與下聯的圓相對,圓為圓滿自性,圓融萬法;敬與下聯的原相對,原為本原,神聖性。這個詮解有所發明,條理明晰,源於典籍規範性強,易於一般信眾接受。但也有所缺失,於佛法智慧的根本精神與修行的細微深邃處,究竟處不能自如圓融。

  將“淨靜敬入佛境,緣圓原得法源”的佛法智慧精神用於指導電影創作、評論與欣賞、傳播,切實有效的達到運用佛教電影理解佛教、同情佛教、敬仰佛教,最終達到弘揚佛教的目的。淨、靜、敬、緣、圓、原六字訣,是佛教電影的“六法”、“六境”、“六原則”,得一法一境即是良好的佛教電影,得二法二境以上者一定是佛教電影的精品力作,佛教電影的經典鉅作。就目前我的觀影和閲讀範圍而言,佛教電影作品,在淨、靜、敬、緣、圓、原六法六境的評價原則之下,只有得靜、敬、緣、圓的佛教電影作品,淨、原還沒有,更不用説得二法二境以上者的電影作品。下面展開六法六境佛教電影的指導原則的詮釋。

  “淨”,心性清淨、眾生清淨、世界清淨。三者的關係沒有先後的邏輯順序,而是一而二,二而一的渾融。“淨”的總原則是“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淨”即是離染去垢,去貪嗔痴三毒。《維摩詰經》説:“深心清淨故能教化眾生。何以故?是煩惱薄故,不起高心、我心、瞋心故,眾生愛樂信受其語。教化眾生故得淨佛世界。”菩薩因為深心清淨的緣故,眾生歡喜愛樂信受其語,這樣菩薩自然容易教化眾生,所以成就眾生清淨;而眾生清淨故,則能淨佛世界,即世界清淨。佛教電影的創作團隊能夠發菩薩願,得清淨心,作品描述的佛教人物心淨行淨,按照聖嚴法師的開示就是“做好事、説好話、存好心”,電影鏡像下的物與境具清淨性,乾淨整潔。

  “靜”,涅槃寂靜為終極境界,靜慮為禪定的修習方法和境界層次。所謂即功夫即境界。作為電影創作與評論的法度的“靜”,有涅槃寂靜的追去,但主要是思維的方法和通過藝術作品達到的境界。如,程顥《偶成》詩言:“萬物靜觀皆自得,四時佳興與人同。”蘇軾曰:“靜故了羣動,空故納萬境。”“靜”是一種良好的創作精神狀態與創作構思的方式方法。“靜”者,創作之心如淵渟嶽峙而沉靜藴藉,清曠之心境浸漫彌散,天高地闊,雲捲雲舒;電影的節奏舒緩有致,不急不躁;鏡頭運動、鏡像中人、物的運動自然真實,自自在在。電影創作技法上多運用長鏡頭,體現一種從容自如的生活節奏。“靜”乃禪觀,按照宗白華先生的總結:“禪是動中的極靜,又是靜中的極動,寂而常照,照而常寂,動靜不二,直探生命的本原。”禪悟詩曰:“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若無閒事掛心上,便是人間好時節。”對萬事萬物順應自然,不滯於心,無掛無礙。

  “敬”,為敬仰,恭敬。敬三寶為基礎,敬眾生為平等。作為佛教電影創作和評論的法度,首先禮敬三寶,其次是尊重眾生與萬物,再次是發救眾生的慈悲大願。具體表現為敬天地、敬歷史、敬自然,敬職敬業,敬人敬事。創作宗旨是為佛教而佛教與為藝術而藝術的有機結合。

  “緣”,萬法由因緣和合而生,事由眾緣和合而成。孟子曰:“天時地利人和”。各種各樣的條件和原因結合在一起,就有了萬事萬物的成住壞滅。“緣”是佛教甚深的智慧觀,是世界哲學的獨特的人生觀、世界觀和價值觀。一切隨緣,緣起緣滅都是緣。電影作品的成功與否,口碑好票房高,或是口碑好沒有票房,或是口碑不好而票房高,這都是社會的大因緣,創作團隊的小姻緣共同作用的結果。一部佛教電影的成就和影響力不是有創作自身能夠決定了,這都是眾緣和合的所導致的果。

  “圓”,即圓融無礙,圓融既是方法又是境界。圓融的智慧和思想是中國化佛教的創新,是對印度佛教文化精神的創造性的轉化。圓融是觀察和處理不同事物現象、不同宗派、不同層次思想與境界的智慧觀方法論。簡單地説圓融是儒家“和而不同”思想的昇華版。異質的東西、不同的元素共存一體和諧共處,圓融是對立對抗關係的協調、平等的對待、整體的把握。圓融不是中道、不是折衷、不是和稀泥,圓融中有主有次、有重有輕。圓融智觀察下,有情生命雖森然萬象,但又一體相連;一體相連的生命雖彼此相緣,卻又各居自位。電影創作的“圓”法,創作觀念要圓融,創作技法要圓融。人與人,人與物,人與植物,人與動物,人與自然,人與社會,人與宗教,宗教與宗教之間等不同對立對抗關係的協調平衡、平等對待與整體把握要達到圓融的境界。對電影藝術來説,作品中的各種人物關係,鏡頭與鏡頭之間的關係,畫面與電影聲音、音樂的關係一定是和諧協調的、精確的,電影的整體的節奏感和審美一定是協調平衡整體一致。

  “原”,即本體本原,歸元不二。“原”是終極性、神聖性、普遍性、絕對性、真理性的表徵,是對佛性、自性、心性的追求與實現。歸元不二是至高的佛法境界。作為佛教電影的創作與評論之法度之“原”,必具高度抽象化、思辨的智慧,可以説是哲學化的佛教電影,用電影表達了鏡像的玄思、哲思。世界電影史上,能夠達到此境界的電影大師寥寥無幾。目前沒有看到佛教電影的作品能夠涉及到此層次,但在基督教電影中,塔爾科夫斯基、布萊鬆、德萊葉大師能用電影鏡像表達基督教的玄思哲理。

責任編輯:王冠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