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山文化論壇 何建明:人間佛教與傳統佛教的共存、互鑑、融合與發展

\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何建明(攝影:馬世江)

  台灣社會的後現代化態勢使得人間佛教在台灣地區的發展已經趨於至高點,繼續發展的空間非常有限,而大陸佛教的發展在特殊的政治環境之下人間佛教的發展受到無形的抑制,傳統佛教反而獲得一定程度的復興。大陸的人間佛教的發展不僅是改革開放初期趙樸初等佛門先進所確定的方向,也是台灣人間佛教真正突破地域性侷限,帶動整個中國佛教的現代復興、特別是人間佛教之發展的關鍵。何況,人間佛教本來就是一箇中國的佛教現代發展形態,大陸人間佛教不能健康持續地發展,勢必影響整個大中華地區人間佛教的發展態勢和發展水平。如何帶動大陸人間佛教的發展,是當前和未來大中華地區人間佛教發展的關鍵和首要任務。

  第一,從民國初期佛教革新運動以來,佛教文化教育的開展始終是最重要也是最有成效的工作,大陸佛教在趙樸初先生的帶領下為中國佛教的未來複興制定了遠大的人才文化教育戰略,並在近三十年來的佛教實踐中取得了明顯的成效。大陸佛教雖然仍處於相對保守的態勢,但是,大多數佛教界青年僧人都接受了程度不同的佛學教育,有少量的甚至成為佛學研究的高級人才,如湛如、惟善、聖凱三法師分別擔任北京大學、中國人民大學和清華大學的佛學教授。這是大陸人間佛教未來發展的重要基礎。

  第二,大陸佛教僧青年雖然文化知識水平有較大的提高,但是由於大陸特殊的政治環境促使一些負責道場管理的僧青年過於依賴政府指導,加之傳統佛教也以各種形式呈現出明顯復甦之勢,使得不少本來有理想有能力的僧青年轉向觀望和保守,一些人經不起越來越發達的市場經濟的巨大誘惑而頹廢、甚至墮落。這也是當代大陸佛教面臨的最嚴重的問題,將直接影響中國佛教的未來發展。

  第三,人間佛教在台灣的六十多年的探索與實踐,取得了空前的成就,對大陸佛教有着重要的影響,如何使台灣人間佛教的現代發展經驗,特別是其教團建設及其開展文化、教育、慈善事業的豐富經驗和堅實基礎用於推動大陸佛教的現代發展,是一個重大而現實且急迫的課題,也是台灣佛教界、特別是以佛光山為代表的人間佛教道場義不容辭的責任。具體如何去施行,我想提出幾點看法:

  1、鼓動、支持和推動大陸佛教的文化道場建設。早在上個世紀四十年代後期,慈航大師就總結近代以來中國佛教復興運動的經驗並指出“文化、教育和慈善,是中國佛教的三大救命圈”,其中最核心的是文化建設。這一觀念的實踐形式在當今台灣絕大多數道場都可以明顯地看到,可是,在大陸地區,除了少數道場,絕大多數道場嚴重缺乏文化建設,許多道場有了經濟收入不是用於文化和教育,而是不斷擴大道場規模和翻新殿堂及佛菩薩像,能夠滿足道場廣大青年僧人和有文化的社會各界人士(包括信佛的知識分子)之需要的圖書館或圖書室廖廖無幾,即便有些寺院建立的圖書館或圖書室,真正能夠滿足社會需要的很少,有些甚至只是裝點門面。雖然佛光山在揚州建立了鑑真圖書館,開辦講堂,並建設和主持着宜興大覺寺,對大陸佛教界具有示範意義,但對大陸佛教界的實際影響並不大。

  2、佛寺道觀在歷史上從來就是一方的文化中心和教育中心,這也是傳統佛教在古代的最有益的經驗。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當代實踐中,人間佛教的未來發展需要更多着力於文化建設和教育事業的開展,這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與當代大陸政治環境的直接衝突,並有利於從長遠來推動中國佛教文化的現代復興大業。在這方面,台灣人間佛教有着豐富的實踐和經驗,有必要為大陸佛教的文化教育建設做出自己應有的貢獻。

  3、鑑於傳統佛教與自身長期並存的態勢,人間佛教既要看到自身新型發展的優勢,也要看到在傳統佛教的映襯之下人間佛教自身所呈現出來的不足,在尊重傳統佛教道場的同時,應當不斷積極地吸取歷史經驗和教訓,重視傳統佛教史的研究和經驗總結,使人間佛教在不斷自覺繼承和發揚佛教歷史上的優良傳統的基礎上更能夠積極地適應現代社會發展的需要,不斷探索人間佛教的新形式。

責任編輯:王冠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