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山文化論壇 釋妙旨:心理學方法在當代佛教接引中的運用

\
首屆博山文化論壇(攝影:姚勇)

  佛教自漢末傳入中國以來,秉持着慈悲濟世、利益眾生的宗旨,歷代祖師指導修行、講經佈道、傳播佛法延續上千年,接引了無數的社會大眾解脱煩惱,離苦得樂,為社會安定做出了極大的貢獻。

  到了近現代,工業和科技高速發展,社會結構和人們的生活方式都產生了巨大的變化。佛教在這個大轉變的時代,它接引眾生、濟世度人的工作也同樣遇到新的狀況。如何因應新的形勢,更好地接引眾生,弘揚佛法,本文試從方法論的角度分析如下:

  一、佛教在當代接引大眾時遇到的問題

  佛教在當代接引大眾時遇到的問題有二:

  (一)眾生的煩惱加重

  佛教以教導眾生認識煩惱,修行追求解脱為根本,而眾生的煩惱,由貪、嗔、痴而來,這個源自於無明的根本煩惱,古今之人,概莫能外。但是在古代中國雖然歷經了許多不同朝代,但總體而言,以農耕為背景的社會經濟結構沒有多大改變,農耕經濟使人們需要順從和敬畏自然規律,而與之配套的儒釋道文化,在精神生活方面又教化大眾趣向內求,明德節慾,天人合一。所以總體而言,古代社會民眾的貪、嗔、痴煩惱,在相應的社會經濟基礎和社會背景下,還是處在一個相對較低的層級。而當中國在清末踏入了近代工業文明之後,社會快速變革,在短短一百多年的時間,整個社會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工業使物質生活極大豐富起來,大眾依靠科技改造自然,“與天鬥其樂無窮,與地鬥其樂無窮。”社會達爾文主義使人們逐漸失去對自然的敬畏,崇尚競爭和現實的享受,越來越背離舊有農耕時代的傳統道德觀和價值觀,民眾的生活節奏極大地加速,社會結構多元化複雜化,人們對物質的貪求更加的無節制。由此大眾的貪、嗔、痴煩惱也隨着時代的步伐加速增大,升上了一個新的層級。具體體現在社會上,是人與人關係的陌生和緊張,信任感下降,離婚率高,各種極端犯罪越發嚴重,全社會的道德滑坡,為了私人利益不擇手段,而各種新型的心理和生理疾病也不斷湧現,帶給大眾無盡的煩惱。

  (二)缺少接引眾生的能力和方便

  種種貪嗔痴的煩惱,無外乎就是人心缺少了正知正見,心理就出現了扭曲。這個在佛法上肯定能夠進行最究竟最系統的教化和解決。佛是大醫王,佛法傳續的兩千多年,無數的修行成功者的事蹟都可以成為證明。但是現前大眾的煩惱增多加大,大眾產生的煩惱層出不窮,雖都可以用貪、嗔、痴進行含攝,但其表現比之古代更加的五花八門,其種類之多、病態之深更令人歎為觀止。而在中國,民眾凡遇疾苦,他們都沒有向心理醫生求助的習慣,許多人揹負着各種問題,不堪重負之下,他們會轉向寺院,一方面是通過向法師和佛菩薩祈禱懺悔來尋求心靈的慰藉,而當中有一部分人更是企圖索得神佛超自然力的幫助。所以,寺院在一定程度上兼有了大眾心理疏導的功能,出家人在與信眾接觸過程中也就被動地成為了心理輔導者,甚至被當成是複雜的世間法問題的解決方案的諮詢師。無疑地,假如能很好地為大眾做心理疏導,甚至能幫助來訪者一定程度上解決問題,那麼一定會贏得他們對佛門的信任,並且接引他們深入修行就不在話下了,但是這對出家法師的個人綜合素質的要求就相當的高。而現實是當下民眾煩惱激增湧向寺院恰恰與寺院僧才匱乏形成了矛盾。有一些出家人綜合素質不高的,直接會讓上門求助的信眾失望而去,轉向其它山門或宗教;有些通教理的法師用佛法迴應大眾的問題,又引經據典,高深晦澀,雖然符合佛法的究竟原理,但是對於具體問題的解決,求助者聽後卻不知究竟,一句話,就是缺少方便方法,“不落地”或者説“不接地氣”。

  二、運用心理學方法來接引大眾輔助弘法是善巧方便

  傳統的講經佈道的模式,對於求法心已堅定的信眾,是沒有問題的,他們會耐心地花時間來聞思修,而對於接引初機,對於佛法願意接近,但還未上升到堅定信仰的大眾,則需要接引的各種方便方法,《觀世音菩薩普門品》有云:“……應以長者身得度者,即現長者身而為説法;應以居士身得度者,即現居士身而為説法;應以宰官身得度者,即現宰官身身而為説法……”。我們學習觀音菩薩的精神,在不同的時代因應不同眾生的特點也自然需要有不同的善巧方便去接引他們,這也是體現佛門慈悲的重要所在。

  俗話説:心病還需心來醫!大眾的種種煩惱,歸根到底就是心出了問題。佛教和現代心理學一樣致力於解決人的心靈困惑,近現代才誕生的臨牀心理學專長於處理現代背景下的人的異常心理狀態,至於人們在日常生活當中的愛著與怨恨等行為,只要在一定程度之內,心理學就是默認的,而佛教把這些行為總結為貪嗔痴,斷定這是需要徹底斷除的三毒。一個人只有三毒淨盡,才能成為真正的健康者(參考:《人世間》雜誌第19期濟羣法師之《慈懷普治世間痾》)。

  佛教對心理治療的深度廣度與最終追求的健康程度無疑比心理學更加究竟,但是要讓佛教的正見融入一個懷揣苦惱的求助者的心裏並對他起指導的作用,是不容易的,需要一個熏習的過程。對於眼前的求助者,修行解脱是一個相對遙遠的事,但眼前的心理困擾卻是越快解決越好,而現代心理學的長項,恰恰是針對現代人的各種實質問題的解決。這時的善知識,哪怕只是給到求助者一點點有建設性的意見,都會讓對方感恩,何況假如能用心理學的方便方法指導對方實質地走出困境,接着再輔之以佛法的究竟大義,那麼引導求助者走入佛門的修行正途也就自然而然了!這其實也是一種接引的次第,正如馬斯洛關於人類需求層次理論所提示的,先解決人的底層需求(例如生存、安全感),才能實現人的高層需求(自我實現),只有解決求助者的現實困擾,才能更好地導之以佛法。

  三、心理學的理論和方法在寺院弘法活動中的實踐

  正覺寺每年都會舉辦一期大學生禪修夏令營和兩屆佛商禪修班。為了提升弘法的質量,我們在課程中加入了心理學元素。

 

  在以心理學為基礎的輔導過程中,我們重點導入佛法的大義。《百法明門論疏》説“心起則起,心無則無,如王左右”,心故又名為“心王”。所謂擒賊先擒王,要讓學員回去之後對自己的心病有能力自助、自救才是硬道理,所以要讓他們從根本上認識自己的心。這時我們依據唯識心理學逐漸為他們深入輔導,讓他們認識自己的各種煩惱的心所,並教導他們如何通過禪觀、禪修來預防煩惱的升起和進行煩惱升起後的對治,讓他們知道心理的輔導能幫助他們走出暫時的困境,但是生命的終極幸福圓滿是在佛法的學習和修行裏。這樣禪修班到最後,有至少三分之二的學員都在寺院皈依加入了佛門,這也是通過心理輔導的方便來接引大眾學佛效果良好的一個事實證明。而有一些有緣的學員,在禪修班結束後,還會與導師保持相當長一段時間的聯繫,尋求更持續深入的治療,這個過程理所當然就是以佛法引導和指導實修為主了。而當學員們通過這樣的學習對寺院建立了好感和歸屬感,那麼之後寺院的許多大型活動他們都會回到寺來參學或者當義工,這樣也保證了他們能持續地接觸善知識,持續地薰修,甚至有一些大學生學員因為在禪修班與正覺寺結緣,與佛法結緣,最後在大學畢業之後直接到正覺寺出家修行。

  當今的中國,經濟繁榮社會穩定,政府昌明推動包括佛教文化在內的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發展,佛教迎來了一個新的發展契機。《金剛經》雲:“一切法皆是佛法”,又云:“一切賢聖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大乘佛法是慈悲濟世的,如果能與時俱進地運用一些方便方法,針對這個時代的眾生的特點進行善巧地接引,必將能夠藉助這個有利的時機利益更多的眾生,也促進佛教本身的發展。而現代心理學就是針對現代文明背景下人類的心理特點的研究以及問題的解決,它的運用可以成為弘揚佛法的良性輔助。也希望有更多既有心理學專長,又有良好佛學素養的人士,在這個領域進行研究和探索,把佛教的精神與心理學的技術結合起來,形成更成熟悉的方法,共同來弘揚佛法,接引大眾,利樂更多的有情。

責任編輯:王冠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