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山文化論壇 黃偉龍:虛雲老和尚的禪修圓融觀

\
博山文化論壇(攝影:姚勇)

  在虛雲的禪修體系中,用功落點唯在本心自性,法法都可以是動靜圓融的修行法門。不幸的是,太多禪修學人不知如何向心地用功,卻拘泥於各種法門的具體形式中不能自撥,全然沒有把握到禪修的心性宗旨。

  拘泥於具體形式上的坐禪,好似“淺水釣魚龍,平田尋虎豹。勞而無功,一場笑具”;又如秉持“千鈞之弩”卻向鼷鼠而發機,實在是得不償失,徒喪精神。懷讓為了破除道一對坐禪的執着,戲之曰“坐禪豈能成佛”,為的是讓道一超越坐禪的具體形式而契會動靜圓融的如如心地,虛雲教人亦復如是:

  古人説:“你有拄杖子,我與你拄杖子。”這是表法,你妄想多了,就是你的拄杖子;為了除你的妄想,就教你修數息觀、不淨觀、唸佛觀,唸佛、看經、禮佛、看話頭,給你修行的法門,就是與你拄杖子。你如用功到有把握,就落在無事甲裏,又成障礙,是要不得的,這就是“你無拄杖子,我奪你拄杖子。”病好不用藥,就是奪拄杖子,不如是則執藥成病。

  坐禪也是這個道理,起初坐禪看話頭,是“與你拄杖子”來制伏紛紜妄想,乃治病之藥。等到用功純熟有把握,靜境現前,如果不知回互而全然守靜,藥亦成病,所以戲之曰“坐禪豈能成佛”,這時候就叫“奪你拄杖子”。

  虛雲是如何奪人拄杖子的呢?他説:

  平常日用,皆在道中行,哪裏不是道場?本用不着什麼禪堂,也不是坐禪才是禪的。所謂禪堂,所謂坐禪,不過為我等末世障深慧淺的眾生而設。

  這段話可以從兩方面理解:

  第一,坐禪得力固然能夠與動靜圓融的心地相應,但心地風光無有侷限,不是必須修行某法才能相應的,應機之法皆為良藥,坐禪不過是其中一法而已,虛雲甚至説坐禪打七乃末法時代不得已之設,根器好的古人根本用不着這般費勁。

  第二,因為自家心地本來動靜圓融,二六時中無不如此,所以平常日用也離不得此動靜圓融的如如心地,換言之,更無一事在如如心地之外。懂得向心地用功之人,衣食住行無外乎修行,並非一定要坐禪打七的。

  若單以坐香上殿為修行,出破勞動時功夫往哪裏去了呢?坐香上殿時功夫又從何處跑出來呢?以出坡勞動為打閒岔,有一處不能用功,則處處都不是話頭、都不能用功了。

  虛雲告訴我們,如果只以某一法為修行,只在這一法上用功得力,這不是真正的功夫,為什麼呢?心地未如者,取法而修也。究竟而言,萬法於心地皆如,倘若有一處不會用功,自然心地未明,處處用功則處處皆錯,他那些自以為是的功夫其實都是錯用功。

  反而言之,若有人契會了動靜圓融的如如心地,懂得在心地用功,就不會侷限某法為真修,也不會執着某法所造之境,因為他們處處得力、處處相應,是謂“語默動靜體安然”。他們“衣食住不離道,行住坐卧不離道,八萬細行,不出四威儀中……忙碌中、是非中、動靜中、十字街頭,都好參禪。”

責任編輯:王冠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