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如何佈施功德最大 莫學梁武帝“了無功德”

\
星雲大師(攝影:王冠)

  在禪宗裏有一則公案:當初,達摩祖師從印度來到中國,正是梁武帝主政的時候。梁武帝是一個虔誠的佛教徒,平常建築寺院、廣度僧侶、印經造像,甚至自己素食、講經,可以説佈施、修福,做了不少功德。當他聽説從印度來了一位高僧達摩祖師,就禮請他到宮中問法:“朕自從主政以來,建寺度僧,行善不斷,請問有甚麼功德?”

  達摩祖師回答:“了無功德!”

  梁武帝好像被澆了一盆冷水,心想:“我做了那麼多善事,你不但不讚美我,怎麼還説沒有功德呢?”因此不免對達摩祖師心生反感,而達摩祖師也覺得與他無緣,於是拂袖而去。

  達摩祖師回答“了無功德”,錯了嗎?梁武帝認為自己造寺廟、度僧尼、印經典、説佛法,有功德,錯了嗎?都不錯!梁武帝所作建寺度僧的功德,是有為的功德,多做多得,少做少得。達摩祖師講的功德,是功德性,自性的功德本來具足,並不因為我現在佈施、做慈善,功德就有所增加,不做就有所減少。所以有為的功德可以説多説少,無為的功德性則不能論多論少。

  在《金剛經》裏也提到福德與福性的問題。福德,從因果來講,當然可以論多論少,行善修福,多做多得,少做少得;福德的自性,則不容以有無的對立觀念來論多論少。所以,達摩祖師從本體上來講功德,梁武帝還沒有那樣深的領悟,所以彼此不能相契。

  梁武帝之所以能成為一代君王,其實也就是因為他在過去世曾經佈施、行善。因此,在佛門裏有一首讚歎梁武帝及説明佈施功德的偈語:

  三寶門中福好修,一文施捨萬文收;

  不信但看梁武帝,曾施一笠管山河。

  梁武帝過去世曾是一個樵夫,有一天,打完柴回家的途中,突然下起雨來,他看到一尊佛像在露天裏被雨淋着,就把戴在自己頭上的斗笠佈施給這一尊佛像。由於他佈施的功德,後來感得成為一代帝王的果報。

  不過,這種有為的果報並非究竟,譬如,即使做了帝王,福報用盡,還是會再墮落。所以,福德可以説多説少,説有説無;而福德性,即使是墮落到地獄、餓鬼、畜生,五趣流轉,六道輪迴,我們的真如自性、福德性,始終沒有損減分毫。

  因此,佈施、設齋究竟是否有功德,就看是從甚麼層次來講。如果從有為法來看,佈施必定有功德。佈施猶如播種,有播種,因緣成熟,必然有收穫。所以佈施是無盡的寶藏,你有佈施,你就有儲蓄,就有果報。一個人如果每天光是貪圖別人的東西,是貧窮;常行喜舍,才是富貴。

  佈施也不一定要用錢財珍寶去佈施,你心地善良,可以用説好話佈施;你心裏面有豐富的力量,可以用為人服務來佈施。即使你不會説好話,沒有力量為人服務,只要人家做好事,你心裏隨緣歡喜,隨喜也是佈施。每個人心裏都有隨喜、隨心、隨口、隨力的功德寶藏,所以我們應該把儲蓄在我們自己心田裏的寶藏,隨時佈施,這才是致富之道。

  佈施是“人天三福行”之一,佈施是通往人天的道路,你有佈施,你就有道路,就能到達目標。佈施如橋樑,人與人之間的人際溝通,如同過河須要橋樑。佈施是人我之間的橋樑,我説你的好話,我就能和你溝通,我有利益給你,幫助你,我就能和你溝通。

  佈施如田地,你有田地,你才能有收成,你有佈施的種子,將來才能開花結果。過去有一個小女孩,父母雙亡,淪為乞丐。有一天,她到寺院去拜佛,看到很多的信徒打齋供眾,當下生起一念隨喜的好心;但是摸摸口袋,身上只有一個銅錢,是過去在垃圾堆上撿到的,就把它拿出來佈施。大和尚知道了,親自來為她上堂説法,為她誦經祈福。

  這個貧窮的小女孩離開寺院以後,走到一棵大樹下休息,不久就睡着了。這時皇后剛逝世不久,國王心裏煩悶,和大臣出外郊遊、打獵,見到樹下發光,向前一看,是一個猶如仙女下凡般千嬌百媚的女孩,非常歡喜,就把她迎回宮裏,立為皇后。

  本來是一個貧窮的女乞丐,一下子貴為皇后,她心想:“這必定是我佈施所得到的功德、福報。”因此,為了感恩圖報,她就從宮裏帶了財寶,要到這個寺院裏去作大布施。

  途中,她心想:“當初我只佈施一塊錢,住持大和尚就親自來為我誦經祝福,今天我再到寺院去大布施,這個大和尚不知要如何重視我呢?”

  但是當她來到寺院時,大和尚見都沒有見她,只叫一個知客師為她誦經祝福。皇后不免感到生氣、失望,後來知客師説:“施主!上一次你來,雖是一塊錢,但那是你的真心裏全部所有,至誠懇切,那一塊錢的功德無量無邊,大和尚當然要為你誦經祝福。現在,你佈施的財寶雖然多,不過,在我慢心之下,不算很多,所以,由我為你祝福就夠了。”

  佈施,有所謂“心田事不同,功德分勝劣”。有時候,同是佈施一塊錢,功德應該是一樣的,不過,你的一塊錢布施給國家修橋舖路,佈施給學生做獎學金,這樣的功德未來性就很大了;我的一塊錢只是用來佈施給兒女打牌、吃喝玩樂,由於田不同,對象不同,功德因此有勝劣。同樣的對象,你的一塊錢布施給青年做獎學金,我的一塊錢也是給青年做獎學金,不過,你的心裏望報,你的心量很小,我的心廣大無邊,如此我的一塊錢功德就大了。因此,佈施主要在於我們的發心;發心不同,功德就有勝劣之分。一念虔誠,即使佈施一塊錢的功德,有時候與佈施百萬的功德是不相上下的。

  唐朝的裴休宰相是一個虔誠的佛教徒,他很希望兒子能到寺院裏過一段出家的生活。就如同現在的泰國,要想取得公民的資格,一生當中一定要出家一次,也等於中華民國的役男要服兵役一樣。因此,他把已經做到翰林的兒子,送到寺院裏去修行參學。這個翰林學士到了寺院,先從沙彌做起,每天必須打柴、推磨、種田、擔水,弄得身心疲累不堪。有一次,他從山下挑了一擔水回到山上,忍耐不住心裏的不滿,而發牢騷道:“翰林挑水汗淋腰,和尚吃了怎能消?”意思是説,我身為翰林,卻在這裏挑水給你們出家的和尚吃,你們和尚吃了,怎麼能消受?

  他説這個話的時候,正好給從旁經過的住持大和尚聽到了,就説:“老僧一炷香,能消萬劫糧。”意思是説,我只要一炷香,你萬劫的供養,我都能消受。所以,出家人修無為法,你有為的功德,佈施多少,都能接受。

  佈施的最高境界,要能三輪體空──沒有佈施的我,沒有受施的人、沒有所施的物,我、你和所施的物,都能不着相,這才是真正的無相佈施。所謂“空心不空境,空境不空心,心境兩俱空,心境俱不空”。如此功德就有大小之分了。

  説到佈施得福的多少,有時候佈施很多,得到的功德很少,有時候佈施的財物有限,得到的果報卻很大。為甚麼會施少得多,或施多得少?施多得少,是因為有望報的心,有利害心;施少得多,則是因為出發心是為了利益他人,是用恭敬心佈施,所以佈施的功德,誠如前面所説:“心田事不同,功德分勝劣。”

  佈施的果報究竟如何分勝劣?有時候佈施田勝財劣,就如過去佛世時,有一天,佛陀經過一個地方,一個兒童歡喜地捧了一鉢土供養佛陀。因為佈施的對象是佛陀,田很勝,雖然所施物泥土很劣,功德卻奇大無比。有時候財勝田劣,例如用珠寶佈施給窮人。有時候田財俱勝,例如用黃金七寶佈施給有學問有道德的人。有時候田財俱劣,例如用剩菜剩飯給乞丐吃。

  有時候心財不同,心很重,財很輕,例如佛經裏所説的“貧女一燈”,貧窮的女子佈施一盞燈,心很重,財很輕。有時候財重心輕,例如前面講過的貧女變皇后,最初用一塊錢去佈施、打齋,那是心重財輕,但是後來她貴為皇后,雖然佈施的錢財很貴重,卻用貢高我慢的輕心佈施,所以,雖為皇后,也只獲得知客師替她誦經祝福。

  有的是心財俱重,也就是用恭敬心來佈施貴重的東西,例如須達長者佈施只樹給孤獨園,用黃金鋪地,這是心財俱重;還有心財俱輕,心也輕,財也輕,例如用傲慢心給窮人一塊錢,還要叮嚀:“下次不可再來了喔!”這是心財俱輕。

  此外,還有施受的不同,有時施者清淨,受者不清淨,例如我們到監獄裏,或到一些苦難的地區去佈施,我們是慈善為懷佈施,佈施的人心很清淨,可是接受的人心裏不清淨。有時施者不清淨,受者清淨,例如有人偷竊別人的東西,然後再到寺院裏去添油香,去做功德,這是佈施的人不清淨,接受的人清淨。有時施受俱清淨,例如寶積佛用香、花供養佛陀;又如無盡意菩薩用瓔珞供養觀世音菩薩,這就好像有道德的人禮敬有道德的人。有時施受俱不淨,佈施和接受的人都不清淨,例如盜賊竊盜贓物給貪官污吏,金錢來路已經不正,又再拿去賄賂,這就是施受俱不淨。

  因此,説到佈施,有時候同樣的佈施,但因錢財用法不一樣,對方接受的心態不一樣,而我佈施的出發心也不一樣,功德就有勝劣之分了。所以,《六祖壇經》裏説佈施“了無功德”,因為有為法的功德是可多可少的,唯有我們本體的功德性才是不增不減,無多無少,這是學佛者應有的認識。

責任編輯:王冠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