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瑞法師憶親近隆蓮法師二三事:那時我總愛打破沙鍋問到底

\
如瑞法師

  和大家隨便説説自己剛出家時親近蓮老法師的一些瑣事,算是稍稍表達對老人家的懷念之情吧。

  我初出家的時候比較調皮,凡事總愛打破沙鍋問到底。回想起來,真的對不起親近過的善知識。

  出家後不久,我在成都住了一些時候,親近蓮老法師。老法師非常地慈悲,經常給我們開示佛法的道理。但是我那時候還不太懂,總認為佛法也像做世間學問一樣,所以什麼事情都想要把它弄個明白。

  比如説蓮老法師給我們傳了綠度母、白度母。我就一定要問她:綠度母、白度母是怎麼回事?

  老人家説:那是觀世音菩薩在救度眾生的時候,因為眾生太難度了,即使是菩薩千手千眼,也救不過來。觀世音菩薩就着急,急得流下了兩滴眼淚。一滴眼淚就化現成綠度母,另一滴眼淚化現成白度母。她們安慰觀世音菩薩説:您別急,我們來幫助您來度化。

\
如瑞法師與隆蓮法師

  本來就傳法來説,説是了這些就可以了。但是我接下來還要問:師父,您講的這個是出自什麼經啊?在哪可以找得到?

  老法師非常慈悲,告訴我説在《綠度母經》裏面。“《綠度母經》在藏經的哪兒啊?”

  總而言之,什麼事情總要問到底。

  有一次蓮老法師講:佛在菩提樹下證道,覺悟到大地眾生皆具如來智慧德相,但因妄想執著,不能證得。

  我聽了以後,還是不理解。就一定要問:“到底佛證的境界,是什麼境界?”

  老法師看了看我。回想起當時的那種場面。現在都覺得很好笑。但是老法師還是很慈悲。她説:到了佛的境界,就是一種完全沒有了自我,去奉獻眾生的境界。

  老法師當然是對機説法,對我這種初入門的人,只能這麼説了。但老人家的這句話,在我的腦海裏打下了深深烙印:成佛的境界是完全無私的去奉獻眾生的境界。所以以後總不敢自私,覺得既然要想成佛,那麼就得無私地去奉獻。

  現在慢慢回憶起來,老法師的那種悲心攝受,確確實實讓我一生中受用不盡。當時我也是非常的感恩。我們唱的《太陽和小草》的歌詞,就是那個時候我獻給蓮老法師的。

\
隆蓮法師

  還有一次,因為看到藏地的佛菩薩像和漢地的有一些不一樣。就一定要問蓮老法師:為什麼藏地的菩薩像和佛像,身子都是稍稍地傾斜?不知道你們有沒有留心過,你們去看看,有的向左傾斜,有的向右傾斜。這裏我不給你們答案了,你們自己去找。

  對於我這種什麼都要去問老法師的作法,不久之後,我就感覺到有些不太好。為了表示懺悔之心,我就寫了首偈給老法師:

  牧童不見牛咆哮,執着是非遍地高,

  負荊請罪請攝受,悔之再三愧不肖,

  就是説在我們不懂的時候,不知道往內心裏來尋找。就像牧牛圖所畫的一樣,牛一開始咆哮,就要吃人家的稼禾。你要去降伏這個狂奔的牛。就比如我們修行,一定要降伏自己的心,到最後能所雙亡的時候,才能證得自己本具的智慧德相的。

  當時還有一位和我一起的同學,她比較愛嘮叨。蓮老法師就告訴我説:作個出家人,首先就要學會小心謹慎,不要見他人的過失,説三道四,心裏也不要去褒這個貶那個。要能作到心無臧否,口無是非。要珍惜年輕時候的光陰,好好地用功。

  這是我把回憶起來老法師的一些點滴,給大家分享。也希望大家能從中得到一些利益。阿彌陀佛!

責任編輯:DN010

熱聞

  • 圖片
<<>>
22

農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