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的法海禪師:唐朝宰相之子 出家後以苦行著稱

\
資料圖

  文/陳浦燕

  法海禪師是唐代著名高僧,俗姓裴,字文德,鎮江金山寺(今江天禪寺)的第二代祖師。法海禪師是唐代宰相裴休之子,因他出家之後,嚴持戒律,行頭陀行(佛教苦行),因而被稱為“裴頭陀”。法海禪師不僅以苦行著稱,而且他還建寺度眾,淡泊名利,成為禪宗史上受人尊崇的一代高僧。

  與一般高僧的出家經歷不同,法海禪師是在父親裴休指令下出家的。裴休是虔誠的佛教信徒,高僧黃檗希運禪師的弟子。他在親近高僧,研讀教典過程中,對佛教教理教義深有體悟。裴休任宰相之後,兒子裴文德,年紀輕輕就中了狀元,被皇帝封為翰林。

  裴休不希望兒子過早涉足仕途,想通過一種合適的方式來磨練裴文德的心性修養,以磨滅他的嬌氣與傲氣。一個偶然的機緣,裴休決定將兒子裴文德送到溈山(今湖南寧鄉縣)密印寺,跟從當時著名禪門高僧,溈仰宗的創始人靈祐禪師出家。由於裴休宰相在任湖南刺史時,常親近靈祐禪師,並長期護持密印道場。因而,當裴休將兒子送到溈山密印寺後,靈祐禪師欣然答應將裴文德收下,不久為他取法號“法海”。

  裴文德出家之初,靈祐禪師安排他做運水搬柴之類的苦差,以磨練他的傲氣。這位出家前為翰林的宰相之子,在起初為僧眾挑水擔柴時,因為記着父親送他出家時的教誨,雖然勞作辛苦,還能忍受。但是,靈祐禪師讓他常年累月地挑水砍柴,他漸漸地便生起了煩惱,開始對這種艱苦的勞役產生了抱怨情緒。每當幹活時,他心中都充滿了怨氣。但是,他又不能違背父親的命令,只有暫時忍受這份身心的痛苦。

\
資料圖

  一次,裴文德像往常一樣為大眾擔水,以供食堂做飯用。他來回幾趟擔水,累得滿頭大汗,這時他不滿地自言自語道:“翰林擔水汗淋腰,和尚吃了怎能消?”這時靈祐禪師正好從他身後經過,聽到裴文德的抱怨之聲,便微微一笑,也念了兩首偈語回答説:“老僧一炷香,能消萬劫糧。”裴文德當時沒有看到靈祐禪師在自己身後,他聽到靈祐禪師充滿禪機的偈語後,大為慚愧,從此收攝身心,甘心情願為大眾做各種勞役。

  在溈山密印寺,法海禪師並不因自己是宰相之子而驕傲自滿,相反,他嚴格依照出家的標準來要求自己。他不僅嚴持戒律,堅持坐禪誦經,還奉行過午不食的佛制飲食制度。在勞作和修道的同時,法海禪師還虛心跟從靈祐禪師習禪。靈祐禪師常以禪宗機緣之語開啟法海禪師的智慧。在靈祐禪師的耳提面命下,法海禪師學修並進,深悟禪法精髓。

  在寺院經過多年的勞役苦行生活之後,為了能夠深入經藏,研讀三藏教典,法海禪師決定,放下萬緣,閉關三年,專心參禪閲藏。在三年的閉關生活中,法海禪師心無旁騖地讀誦藏經,坐禪習定,書寫經文,每天沉浸在禪悦之中。三年閉關結束,法海禪師不僅完全通達三藏教理,而且修證水平也得到全面的提升。在跟隨靈祐禪師修學多年之後,在靈祐禪師的建議下,法海禪師決定外出參學,尋求禪法的真諦。

  離開溈山密印寺之後,法海禪師來到東晉高僧慧遠大師住錫過的廬山道場參學修道。在廬山,法海禪師效仿前輩高僧的苦行方式,日中一食,夜不倒單,每以禪觀度日。法海禪師常以苦行作為修道日課,同參道友因而稱他為“裴頭陀”。在廬山修道多年之後,法海禪師來到鎮江氏俘山(今金山)的澤心寺修禪。法海禪師見到澤心寺殿宇傾頹,雜草叢生,滿目瘡痍的景象,不禁悲從中來。法海禪師發願修復這一古剎,為僧眾提供安心辦道的修行道場。為了表達對修復古剎的決心,法海禪師還於佛前燃指供佛。

\
資料圖

  此後,法海禪師住在澤心寺旁的山洞中靜心修禪,在禪坐誦經之餘開山種田,修復殿宇,同時還多方籌措建寺資金。對於法海禪師在金山的苦行修寺事蹟,《金山寺志·裴頭陀》雲:“唐裴頭陀,生而穎異,胎素不群,乃河東裴相國休公之子也,因作文送出家,行頭陀行,精煉形神,清齋一食,六時危坐。後來金山塔旁巖洞中,每入禪觀,降龍斷臂,重興殿宇,功成而不知所之。宋相張商英題雲:‘半間石室安禪地,蓋代功名不易磨,白蟒化龍歸海去,山中留下老頭陀。’”從寺志記載可知,日中一食,禪坐度日等苦行是法海禪師出家以來長期堅持的修行方式。在金山寺,禪師在巖洞中苦修,還白手起家,重興古剎。在修復古剎之時,法海禪師還給後人留下了“降龍斷臂”的傳説:法海禪師到澤心寺之後,在山中經常有一條白色蟒蛇到山路中咬傷行人。山下信眾談蟒色變,沒人敢上山燒香禮佛。為了消除蟒蛇給廣大信眾帶來的安全隱患,法海禪師毫無畏懼地與蟒蛇鬥智鬥勇,並在降伏蟒蛇的過程中被蟒蛇咬斷右臂。雖然受傷,法海禪師也毫不畏懼,憑着自己的法力,降伏白蟒,最終將蟒蛇趕入江中,徹底解除了蟒蛇之患。

  在修復澤心寺的過程中,一次,法海禪師在挖土修寺時,挖到數鎰黃金。儘管修復殿宇急需用錢,但禪師卻絲毫沒有動用這些黃金,遂即將黃金上交當時鎮江太守李琦。李琦將此事上奏唐宣宗,宣宗感動之餘,下令將黃金賜予法海禪師修復殿宇,並敕令澤心寺更名為金山寺。

\
資料圖

  法海禪師重興梵剎的願心得到了周圍信眾的鼎力支持,他們通過捐錢出力等多種方式,積極為禪師修復佛寺盡心盡力。經過多年的勤苦經營,法海禪師終於建成了規模恢宏,殿閣莊嚴,別具一格的金山寺。法海禪師也因對修復古剎的特殊貢獻,被廣大信眾尊為金山寺的“開山裴祖”,成為重興金山寺的第二代開山祖師。法海禪師修建寺院並不是為了自己的安逸,而是為安僧度眾。

  在金山寺建成之後,他並沒有坐享其成,而是功成身退,悄悄離開了自己耗費多年心血建成的金山寺。寺志中的“重興殿宇,功成而不知所至”之語,在留給我們各種猜想的同時,也讓我們為一代高僧法海禪師“不為自己求安樂,但願眾生得離苦”的菩薩行願無比崇仰。

責任編輯:DN010

熱聞

  • 圖片
<<>>
22

農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