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沙彌與寺院小菩薩的日常:做眾生的不請之友

\

   文/聖玄

  “你怎麼不走啦!”“您是師父,您走在前面!”

  “快吃飯,又跑到哪裏去呀!”“我吃不完了,我想去找師父玩!”

  “你剛才幹嘛去啦!”“我幫師父送快遞去了,師父還教我打坐了!”

  看見奶奶在擦玻璃,一個勁地幫忙洗抹布,奶奶心裏又歡喜又疼愛:“可別爬到桌子上去啊!”“嗯,我幫師父扶着梯子!”……

  6歲的瀅瀅和家人一起到安國寺,為寺院增添了一抹亮色,她念“阿彌陀佛”的時候,嘹亮的童聲尤為清脆……小姑娘很乖巧,對人很有禮貌,笑起來眼睛眯成兩瓣月牙兒,萌萌的讓人見而歡喜。

  “師父,我來幫你搬吧!”

  “你搬得動嗎?……哇,你的力氣好大呀!”

  “哎呀,我搬不動了。”

  “那我們一起抬吧。”和小瀅瀅一起抬着紙箱子,看着她清澈的眼神,感覺心都要化了。這個認真的勁兒,可是自愧不如!

  瀅瀅衝着爸爸喊:“我和師父一起搬的!”爸爸憨憨一笑,我也憨憨一笑,只覺得小姑娘真是可愛。

  一個月相處下來,自己似乎也變得越來越有耐心,看着她一天天長大,善根漸漸萌芽,由衷為她開心。有時候,自己和旁人糾結着,心裏正不耐煩的時候,一轉身看見瀅瀅,心情也會好很多,再一轉身,看着眼前這個傾訴着種種情緒的有情,我剛強的心也不由得融化,靜靜地聽他慢慢講述。

\

  “師父,吃石榴。”瀅瀅把一粒石榴放在我的手心裏,小小的一粒,就像她的名字一樣,晶瑩緋紅。她又掰了一瓣捧到我面前,像捧着一盞小小的燈,甚是莊嚴。

  一粒粒小小的石榴,涵育着飽滿的生機,聚成一團熱烈的火焰,不禁想起師父寫的那首小詩:“昨日方培土,今晨雨露滋,良苗心地長,福慧亦如斯。”

  從萌芽到成長,是漫長地等待。不僅是稚嫩的青苗,還是默默栽培的師父,都在慢慢等待成熟的那一天。也正是在此時,慢慢有一點點理解師父,對每一個人都耐心如斯。

  黃州的居士們對出家人非常尊敬,雖然安國寺目前的條件很簡陋,他們總是堅持來寺院做志工,每每看到滿頭白髮的老人,佝僂着身子顫顫巍巍地合掌,自己心中滿是羞慚,哪堪受人禮敬,也趕緊彎下腰,懷着滿滿的祝願,稱一句“阿彌陀佛”。也正是在這些時候,似乎有一點理解師父,對每個人都熱情如斯。

  我總是缺少耐心的,有時很不願與人接觸,也難以去靜靜傾聽旁人的情緒。一天清晨,我和師父走在臨時鋪就的水泥地上,腳丫子硌得生疼,忽然抱怨了一句:“好怕和人打交道啊!”原以為師父會開導開導,他只是笑吟吟地看着我,“做眾生的不請之友啊!”師父爽朗的笑聲,似乎詮釋了一切。

  《佛説無量壽經》雲:“為眾生類作不請之友,荷負群生為之重任。”即使眾生還未請求,乃至對自己心存惡意,也樂為善友,荷負群生,放下對立、放下不平等、放下有所求,以為同行同道,同渡彼岸。看着師父走遠的身影,想起《夏目友人帳》裏的一句告白:“我想成為一個温柔的人,因為曾被温柔的人那樣對待,深深了解那種被温柔相待的感覺。”

  “眾生”這個詞,也變得鮮活起來,它不再是發願文中一句悠揚的吟唱,也不再是觀想時一個空洞的面孔。它不僅有了重量,也有了質感。它需要承擔的熱情,也需要溝通的耐心。

\

  記得有一次在某個寺院裏過堂用齋,一個小姑娘找不到自己的媽媽,可能是匆忙的香客一時大意了,小女孩走到在齋堂裏着急地哭了起來,這時過來一位行者,急急地驅趕這個小姑娘:“過堂是一堂莊嚴的佛事,小孩子怎麼能隨便來呢!”我心中頗有些不平:難道小孩子就沒有佛性嗎?

  小孩子們的天真和善良,往往比大人更加動人。讀到過戴安娜王妃的言行,在我心中堪稱典範。在英國的聖誕節前後,人們總是在寒冬中互贈禮品,迎接新年的到來,在戴安娜童年時,他們家有一個性情暴躁的守夜老頭兒,誰也不敢去接近,她只是本能地覺得那個人很可憐,一定是沒有人同他成為朋友,他對生活無能為力,才會如此充滿敵意,於是邀上自己的弟弟,將聖誕節禮物送給了這位令人望而生畏的老人,那個夜晚,老人感動得熱淚盈眶,而戴安娜姐弟後來經常去看望他,老人一定像我看到瀅瀅一般,心中的堅冰也會慢慢融化吧。

  眾生,不僅是笑聲盈盈的小孩子,還是那些東奔西突的浪子孤商,是那些劍拔弩張的修羅猛獸,他們也都曾有着純真無邪的笑容,如今也不過是內心依舊脆弱彷徨,而我何不像對待瀅瀅一樣,把他們的焦躁和自私,當做是童稚的哭鬧呢?

  把一粒石榴捧在手心裏,也重新拾起失落已久的赤子之心。

\

  每天念茲在茲的自己亦是眾生,每天相刃相靡的善友亦是眾生,看着許許多多的人,傾聽他們的故事和情緒,常常從他們的話語和神情中也能看到自己的糾結、自大、無奈、憤懣,也同樣看到自己對解脱的渴望和努力。那個依舊哭鬧,需要安慰的小孩子,原來不是別人,正是我自己呢。

  真是把自己包裹得太久,細細思來,別人和自己原來都一模一樣,因緣的流轉、成長的環境造就了我們的生命和性格,只是在不同的立場上,我們對自己和親友倍加愛護,對別人滿是冷漠、防範乃至敵意。難怪師父説,用對立的心態看問題,怎麼做都是錯的。感謝你們讓我看到自己。

  漸漸地,發現我與你的生命,有所連結,與你的境遇,感同身受。

  看着眼前同行的你,真想捧來一瓣石榴,送給你。


相關鏈接:

一個小沙彌的出家生活:學習做一個出家人很不容易

  小沙彌揀舍利記:我信佛嗎?我的信心從何而來?

  小沙彌的出家日記:師父不在家,卻“清福難享”

責任編輯:DN010

熱聞

  • 圖片
<<>>
22

農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