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沙彌的出家日記:師父不在家,卻“清福難享”

\
湖北黃州安國禪寺

  文/聖玄

  師父的事情很多,常常出門,有時候還會離開黃州到外地,這時候自己就跟放了假似的,一睡就能睡好久,然後起來懺悔,接着去睡懶覺,再去大殿裏拜佛懺悔……除了睡覺,就是出門逗小貓,坐在屋裏胡思亂想。

  有一天,以前的同學給我發了一條資訊,她的外婆生病很嚴重,“外婆這麼善良,為什麼她還會得癌症?”

  一時間不知所措,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想起自己家中的老人,一樣的慈祥善良,樸素地相信着“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倔強地在黃土地裏耕耘,辛勤一生,把兒孫養育長大。

  現在家裏祖輩的老人都故去了,非常想念他們,看到來來往往的老居士,總是能想起温暖的大手、臉上舒緩的皺紋、健朗的笑容、儉樸但豐盛的晚飯,依舊熟悉……每天都不忘為他們迴向,有時也會胡思亂想,他們會往生到哪兒呢?其實我是不太敢想的,人們總是憧憬着善良,互相安慰説善良的人上天堂,卻很少思考,什麼是善良?

  彌勒菩薩《瑜伽師地論》上説,“能感當來樂果報義、及煩惱苦永斷對治義,一切一分是善。”能夠感召今生後世樂的果報,對治煩惱、永斷諸苦,就是善。人們常説,一飲一啄,莫非前定,包括在寒冷的冬日裏一抹和煦的陽光都是有情前世今生的善業所感,一切都是耕耘的收穫。同樣的,現在與未來的生命從當下開始,從現在開始斷惡修善,一切都還有希望。

  同學跟我説,他在網上感歎了幾句,有個信佛的姑娘給他私信,告訴他自己有辦法救他的外婆,向他推薦了很多個神奇的咒語,提了很多誇張的要求。他沒有信心,對姑娘的話更加懷疑。

  我無言以對,更不知道怎麼安慰他了,但是對那位熱心的姑娘,卻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我也一廂情願地以為,在這個光怪陸離的時代,自己怎麼説也足夠善良吧,甚至有了審判一切的自信,好為人師地拿着這一套“金科玉律”去衡量陌生人、要求朋友、綁架家人,籌劃着改造所有人,難道別人要變成我這個樣子嗎?

\

  我知道我不夠好,所以要抓緊修行,多唸佛、多佈施、多像這位姑娘一樣“幫助”別人……這樣總該可以了吧,這樣的“修行”讓自己好緊張,不僅沒有“對治煩惱,永斷諸苦”,更給本來忙碌的生活增加了更多的負擔,一如期末考試前,忐忑不安地搶記幾個單詞,徒增煩惱,當下心境陷入了恐懼和焦慮,怎麼奢求樂果。

  龍樹菩薩《中觀寶鬘論》裏説:“貪瞋痴及彼,所生業不善;無貪瞋痴等,所生業是善。不善感諸苦,惡趣亦如是;由善感樂趣,諸生中安樂。”

  如果內心與貪嗔痴等煩惱相應,所生業皆不善,一定會招感惡趣苦果,而遮止貪嗔痴諸煩惱的垢穢,與清淨心相應,所生業皆善,一定會招感安樂之果。

  世上的事就是經不起細想,越是向內觀,越發現自己的“善良”像是自欺欺人,很多時候表面上是利他,但內心打上了我執的底色,仍深陷在滿足感、成就感、控制慾、領導欲中,在增長微薄的福德同時,種下了墮落之因。內心煩惱翻騰,才發現自我的貪愛堅固,而善的種子脆弱如斯,難怪師父總是耐心地鼓勵、呵護。

\

  等到師父外出回來,跑到丈室匯報胡思亂想的心得:“哎,我怎麼這麼糟糕,每天都覺得自己很差勁。”

  師父説,“這就對了,每天發現自己的不足,然後改正進步。”

  每天犯錯,每天反省,接着再犯,再反省,就好像每天吃撐了以後喊着減肥,怎奈安國寺大寮做飯太好吃了。雖然師父一直説,你這樣不用減肥,已經夠瘦了,就好像師父總是鼓勵、呵護小徒弟的初發心,很少批評呵斥,但是我心裏還是清楚,自己不是什麼善茬。

  坦誠面對自己是狼狽的,和東坡居士在安國寺參禪時所感慨的一樣,“反觀從來舉意動作,皆不中道”,卻也樂趣無窮,在這個過程中,慚愧、反省、懺悔、發心、改正、驕傲、慚愧、反省、懺悔、發心……與自己打趣,對着鏡子自嘲,另是一番興致。

  做了一點點善事,都巴望着佛菩薩和所有人能知道,但是明知是不對的事情,也僥倖地想菩薩不會計較。甚至有時候清晨躺在牀上,掰着算賬,最近挺精進了,今天偷懶應該可以的吧。這麼一想,不免驕矜,可是雲板響起,又不得不爬起來——有這種算計、自滿的偽善,不正是沒有福德的顯現嗎。

  正如師父常説的,“有這種想法,説明你的菩提心沒有真正發起來”,一針見血。發心終究不是在得失上斤斤計較,還是要在心地上解開自我的甲胄,暴露生命的實相,“物我相忘,身心皆空”,方成勝義善——無為涅槃,畢竟清淨。

\

  柔師父跟我講了一個故事,有一次,他和同學走在大街上,看到一個酒鬼倒在路邊,那時已經很晚了,同學走向前去,很關心地問那個陌生的酒鬼,家住在哪裏。柔師父的聲音和他的名字一樣,很温柔:“那時候我就很慚愧,我也是一個發了菩提心的人?”

  在出家以前,我就曾扭扭捏捏地向師父提過一個請求,希望能在安國寺裏安住下來,並不想去承擔太多的事,害怕自己的功夫不夠,事事做不好,徒增煩惱。師父一眼就看出我的心肝,哈哈一笑:這個要看你的發心,難道做事情就不是修行了嗎,你的發心是為了名利還是為了利益眾生,這決定你是不是修行。

  發菩提心,為利有情願成佛,是諸善中王。受到師父的鼓勵,我也學着師父的樣子,事事努力投入,似乎是習慣了忙碌,但是思想總開小差,沒有定力。閒暇的時候,心更難以安定下來,東看看,西瞧瞧,一個勁兒刷手機 ,內心奔馳不歇。柔師父見了,笑笑説:“清福難享”。這才發現,煩惱的焦慮不安,防不勝防!

  “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這一切,都可尋諸當前一念,畢竟,當前一念是唯一能夠把握的事,也是唯一需要把握的事了。但這個事,“三歲孩兒雖道得,八十老人行不得”。

責任編輯:DN010

熱聞

  • 圖片
<<>>
22

農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