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沙彌揀舍利記:我信佛嗎?我的信心從何而來?

\
圖片為資料圖

   文/聖玄

  正專心地分揀靈骨,透明潔淨的小圓粒,忽然出現在我的眼前,晶瑩剔透,不染纖塵。那就是舍利嗎?用鑷子輕輕的夾起,我激動的大呼,快看。師父的語氣也顯得興奮了:這就是老和尚的舍利。柔師父仔細的端詳後説,這種舍利並不常見。

  內心的激動難以言表,這是第一次親手揀出舍利,沒有想到它出現在我的面前時,是如此清涼,頓生佛法的信心與對祖師高僧的敬仰。

  那是在上個世紀的社會動亂中,已故的安國寺方丈顯光老和尚將他的師祖法耀騰煥老和尚與師父行芳今明老和尚的靈骨偷偷埋好,直至今日。時移世易,終於在水土流失嚴重的小土丘仔細找尋,迎請歸來,計劃建塔供奉。可是,靈骨混入了許多沙礫,我們便仔細分揀。

  師父説再看看,一定還有。不一會兒,我們又揀出幾顆,顏色各異的,透明清亮的舍利。經上説,“舍利者,是戒定慧之所薰修,甚難可得,最上福田”,是佛陀與祖師,為了給我們增添信心而慈悲示現。記得師父曾説,一瞻一禮,罪滅恆沙。而今有緣能夠親見祖師在常寂光中顯現無邊妙用,無疑信心更加堅固,倍覺殊勝。

\
安國禪寺中興顯光老和尚

  師父仔細地將幾粒舍利收好,有待機緣成熟再現世間。自己不能常常瞻禮供養,心中陡生幾分遺憾,向祖師的舍利頂禮三拜,披着蕭疏的秋雨回到寮房,看見書架上供奉陳列的書籍,不禁深思,祖師何以能夠成就如此大機大用。全賴佛陀的法身舍利流傳世間!誠然,色身舍利甚為殊勝,可是經中處處説法身舍利——般若經卷功高道大,更為珍貴。佛陀所留下的般若法寶,方是真正的堅固不壞,堪為眾生的依止處。

  想到此處,不免心生慚愧,佛陀留下浩如煙海的經典,我卻束之高閣,褻置蒙塵。反在外相上生起強烈的執取,真是痴人!

  思及此處,不由得想起一則公案,佛陀在忉利天説法返回人間之時,蓮花色比丘尼趕去迎接佛陀,走在了僧團的最前面,佛陀卻告訴他,第一個見到佛的並不是你,而是須菩提尊者。蓮花色比丘尼大愕,須菩提尊者在哪裏呢?原來他正在山洞中縫補衣裳,正準備去迎接佛陀,可是轉念一想,真正的佛陀法身,湛然空寂,於是諦觀實相,“見緣起即見法,見法即見佛”,這才是見到佛陀最為真實的方法。

  幾粒小小的舍利,對我的信心,又是一次考驗,若沒有這些大神變的示現,信仰就無從安立了嗎?我的信心到底從何而來?

  師父曾説,年輕的人來出家,他的心中是有幾分擔憂的,因為我們接觸佛教的時間並不長,他常常擔心我們信不及,或是停留在對人的信仰上,抑或只是換了一個新鮮的生活方式而已,還擔心我們不能改正習氣空過一生……

  仔細看看自己,不由得自問:我信佛嗎?

\
1936年,安國禪寺傳授三壇大戒。騰煥和尚為戒和尚,行芳和尚為説戒和尚。

  所謂信者,“于實德能,深忍樂欲,心淨為性,對治不信,樂善為業”。原來,信仰不是一種好奇,也不是對現實的逃避,對佛法僧的信仰動因包含着三個維度:實——對諸法事理實相的深信篤定,德——對三寶清淨功德的深信好樂,能——生起自他能夠圓滿成就一切善的希望!

  原來,真正的信心,是充滿光明與決心的。想想自己高中的時候,偶然的機會,看到關於佛教的網頁和書籍,到決定去皈依成為一名三寶弟子,直接的原因是佛陀對真理的氣概折服了我——“比丘與智者,當善觀我語,如煉截磨金,信受非唯敬”。這位“一切智人”,歡迎甚至是鼓勵所有人對自己宣説的義理觀察考驗。幾年過去了,自己並沒有放棄對佛法的一番番重新審視,卻一次次加深了對佛法的認知。

  但是我自己真的具足“信”嗎?經論中説,信是“心淨為性,對治不信,樂善為業”,信的體性乃是“心淨”,如珠投水,能澄清煩惱的穢濁,能夠對無漏的善法生起好樂。這樣的“信”我真的有嗎?實話説,我的“信”似乎一向是拿來主義的,當我説我信佛的時候,往往是對現實的逃避,是對他人的指摘,是對自己的幻想吧。到底是“我信佛”還是“我利用佛”,與“無我”的旨趣背道而馳,反而建立起自我幻想更大的傀儡,一種莫名的荒誕。

  而在這種流於形式的信仰吃到足夠苦頭以後,終究決心不再以信仰的名義來順從自己的懶惰和傲慢,發短信告訴師父,我要出家,一心一意地依止三寶,相信我也能夠成就三寶的最勝清淨功德。

\
安國禪寺供奉的文殊菩薩聖僧像

  在寺院裏,每天的誦經禪坐、作務言談都成為了信仰的一部分,特別是師父一點一滴的教導,總是能夠生起非常強烈的信心,從釋迦牟尼佛一代一代傳到師父的師父,傳到師父,然後他耐心地教給我們,領受到這清淨法流的加持,心中滿是珍惜。

  停留在宗教的仰望與哲理的思辨上總是會“自我感覺良好”,但用信仰來落實身口意則處處是慚愧。特別是在每天的功課上,偶一開小差就會出錯,有時候忘記自己唸到哪裏,有時候法器會敲錯,有時候帶香甚至帶居士們走錯……更不用説平日裏肆無忌憚的輕浮。深自克責,自己的念頭放逸,似乎就是對自性光明的放棄,對尋求本來面目的初衷的放棄。

\
黃州安國禪寺一角

  其實,這一天,我做了一個可怕的噩夢,自己潛意識裏的想法和情緒,全然竄逃了出來!原來在這麼良好的自我感覺中,還有如此的不堪入目的是非讒曲。對這個夢境,我是心存感激的,它把我內心的糾結生動地擺在了眼前,讓我認真去直視這一切,當下也就釋然。

  還是少打妄想吧,默默拿起書背起來,恰好看見師父去清理靈骨,心中雀躍不已,跟了上去,而能夠發現老和尚晶瑩透亮的舍利,更是激動。

  我更願意將它理解為,在慚愧的反省中,于自心解開垢衣,忽現明珠一顆,光明澈照!這是祖師穿越時空的加持與鼓勵吧,在信仰的道路上,如逆水行舟,真正前行是艱辛的,更多的時候是踽踽獨行而已。

  我很緊張的問師父,好擔心我自己變成一個佛油子。師父哈哈大笑:所以才要經常檢點自心呀!

責任編輯:小貝

熱聞

  • 圖片
<<>>
22

農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