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欽老和尚:打佛七不是“打佛吃“

\
廣欽老和尚 (圖片來源:資料圖)

  1977年,第一次見到廣欽老和尚,當時老人家沒別的開示,只教我們好好唸佛。同去的政大東方文化社同學,都覺得非常失望,傳説中老和尚是一位傳奇人物,可是見面竟覺平淡無奇。大家以為大老遠跑來,但這麼一句話打發,未免大失所望。同學中有一位素以博學多聞自居者説:“一字不識的老和尚,能開示什麼嘛!”無知的我們,在心裏上也認為--沒錯,就像有眼的向沒眼的問路,當然問不出個所以然來!於是,乘興而來,敗興而歸。

  翌年,參加懺雲法師在台北唸佛團打佛七,懺公非常敬重老和尚,於佛七圓滿後,浩浩蕩蕩七、八十人,上土城承天寺拜訪老和尚。當時,承天寺建築簡陋,只有幾棟寮房,沒有現在這麼輝煌壯麗。在老和尚的丈室,裏裏外外擠滿了老老少少,有專程來請益的,有好奇湊熱鬧的,有登山路過的。

  老和尚一語不發地坐在禪椅上,懺雲法師進來,引領大眾行過大禮後,大家就地坐定。懺師與老和尚請安後,整個丈室就靜默下來。老和尚顯得精神愉悦,似乎非常高興。見大家默默無語,老和尚面對大眾説:“你們打佛七挖寶,既然挖到寶,應該奉獻出來;來,道一句。”聽老和尚這麼一説,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就像是説,挖到寶的不是我,你們有那位挖到的?趕快拿出來,否則真沒面子!經過一陣眼目傳神後,平日談天説地、講經説法頭頭是道的我們,誰也拈不出一偈半偈來。

  當大家面面相覷,默然無語,壓得有點坐立難安時,忽然一聲“南無阿彌陀佛”從一位比丘尼口中迸出來。大家猛然回頭,將注意力投射到這位中年比丘尼身上,看看是何方神聖作此獅吼!瞬即將注意力又回到老和尚身上,想由老和尚這裏覓個消息!只見老和尚搖搖頭,指著前面一位小孩子説:“這句,連三歲孩子也説得。”

  接著,又恢復寧靜死寂的狀況,只見老和尚目光炯炯,似乎在探尋,到底誰把寶藏起來不肯示人,到底是誰?“來!道一句,道一句。”老和尚似是身經百戰的老將,兵臨城下,在那兒叫陣。大家在老和尚凜冽眼光與堅決有力的鞭策聲下,噤若寒蟬,連呼吸都覺緊張。這才令我覺察到這不是書生論戰,而是真刀實槍上陣,沒有真功夫真本事是上不了戰場的。

  有位坐在前面的比丘,大概是被老和尚盯得渾身不自在,他搖動一下身子,揣摩一下,然後壓寶似地擠出一偈:“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老和尚表情淡然,轉過來面對這位比丘説:“我們關起門來説話,你不要以為這件衣服(指著自己身上所穿的出家衣服)可以隨便穿的,要真正穿得起這件衣服可不是容易的!”接著又是一陣寂靜,老和尚見大家拿不出像樣的貨色示人,一緩咄咄逼人的眼光,和顏悦色地説:“古人打佛七,要在剋期取證,若是到時候拿不出東西來,那不變成'打佛吃'了麼?(即打著唸佛的招牌吃飯)”停一口氣,老和尚又説:“打佛七,想挖寶,這是貪。來我這裏,又想挖點什麼走,這也是貪。”老和尚話未説完,底下有兩個人在那兒交頭接耳,意思是説:“我們挖不到寶,老和尚要我們把寶奉獻出來,老和尚自己有寶,還要我們的,這不也是雙重的貪心嗎?”此話剛説完,老和尚似知若不知的,接著説:“若是聽懂我所説的,擺在眼前的,他就拿得到;若是聽不懂的、不識貨的,就是雙手捧到跟前,他也得不到。”

  老和尚此話未完,忽然有一位年輕人問道:“老和尚,您有念珠嗎?”老和尚回説:“沒有!”他見老和尚身上真的沒念珠,這齣戲演不下去了,側見懺公手上拿著一串小念珠,正在那兒念著,於是箭頭指向懺雲法師問道:“這位法師,您有念珠嗎”“有!”懺公堅決有力地回答。年輕人老大不客氣地説:“請您把念珠給我!”懺公回説:“我在念的不能給你,我要給你的,你不能丟掉。”“念珠拿來!”年輕人手伸得直直地説道。話猶在耳邊,老和尚忽然指著年輕人説:“你現在念的就是!”年輕人頓息驕傲之氣,默默無語。兩位法師出廣長舌,一個由空入有,一個由有轉空,配合無間,真令人讚歎!

責任編輯:胡月冉

熱聞

  • 圖片
<<>>
22

農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