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學長老:沒有僧團 寺院也只不過是處旅遊景點

\
明學長老 (圖片來源:資料圖)

  明學長老,俗名馮祖慎,生於1921年2月,浙江湖州人,漢族。1948依普陀山三聖堂真達長老出家,同年在南京寶華山受戒。1949年4月至11月,拜福州舍利院慈舟法師研習戒律。1956年9月至1959年7月,就讀於中國佛學院。畢業後任蘇州靈巖山寺監院,1980年升任寺中住持。現為中國佛教協會諮議委員會副主席、江蘇省佛教協會名譽會長、中國佛學院靈巖山分院院長。

  一元門票靈巖道場

  江蘇蘇州的木瀆古鎮,乃清乾隆六下江南必經之地,景色秀麗,人文氣息濃厚。

  古鎮外有座靈巖山,山上建寺,寺內有一座八角七層的玲瓏塔,“千柱擎天、俯視萬有”。據説此山之所以名喚“靈巖”,皆因塔前的一塊“靈芝石”。相傳戰國時期,越王勾踐曾在此地向吳王夫差進獻美女西施,山上至今還有梳粧枱、玩花池等相關的景點。

  靈巖山寺的門票20多年沒變,一直都是1元,這在國內名剎中實屬罕見。票面上寫着:“參觀門票每位兩元,一律半價優惠。”看後令人不禁莞爾一笑,感慨於這樣的氣度與不凡。整座寺院坐北朝南,雄踞山巔,俯臨太湖,門前松柏灑下一片陰涼。中軸線上依次是大雄寶殿、藏經樓等殿宇,東側為多寶塔、鐘樓等,西側是花園。

  入得寺內,首先看到的是彌勒樓閣,即一般寺廟中的天王殿,正中供奉天冠彌勒,後為持杵坐像韋馱,有別於其他寺院的站像韋馱。再進為前院,院中有池名“硯池”,池上架有“界清橋”。據説每逢雨後,橋東之水清,橋西之水濁。

  史料記載,東晉時,司空(古代官稱)陸玩曾居於靈巖山,因得聞佛法,故舍宅為寺,成為靈巖道場之開端。南朝梁武帝天監年間擴充為秀峯寺。宋初一度為律宗寺院,元豐年間改為禪院。南宋紹興年間(公元1131年—1162年),此地被賜予抗金英雄韓世忠為功德院,敕改寺名為“顯親崇報禪寺”。清咸豐十年(公元1860年),寺內建築大半焚燬於太平天國的兵火。直到宣統三年(公元1911年),真達和尚接任住持,大舉復興堂舍,殿宇漸全,躍為江南名剎。後來,印光法師卓錫於此,寺院隨之成為十方專修淨土道場,名“靈巖山寺”,僧眾淨業和農林生產並行不懈。

  記者聽聞,1980年,畫家謝孝思等人曾陪同中國佛教協會原會長趙樸初到靈巖山寺,趙會長賦詩以寄雅興:“欣隨謝公屐,重上吳王台;湖山觀意態,林木感興衰。梵唄斷還續,慈鳥散復來;柳條見春色,畫境逐雲開。”

  靈巖山寺現任方丈明學長老已是93歲高齡,略顯清瘦,但精神很好,思維清晰,步履穩重。

  “寺內能有今日之道風,得益於印光法師。”談及前輩高僧,明學長老緩緩道來,“印光法師別號常慚愧僧,20歲出家。民國時期避居靈巖山寺,創建淨土宗道場。他臨終前囑咐繼任者,‘要維護道場,弘揚淨土,不要學大派頭’。”

  70多年來,靈巖山寺僧團嚴守印光法師生前制定的規約:“不募緣,不做會,不傳法,不收徒,不講經,不傳戒,不應酬經懺。專一念佛,每日與普遍打七功課同。”寺內百餘僧人精持戒律,早晚課誦,半月誦戒,堂內唸佛,寒暑無間。

  行至靈巖山半山腰,樹影中,一處幽靜的院落即為印光靈骨塔所在之地,法師一生儉以自奉,厚以待人,“以法為重,以道為尊,名聞利養,不介於懷。”

  明學長老説,印光大師提倡佛法,以行救濟。信眾之供養,悉皆代為廣種福田,或用於印刷流通經籍,或用以救濟飢貧,“吃食充飢即可,不求適口;衣物但求禦寒,厭棄華麗。有人供養他珍美衣食,實在推卻不過,就轉手送予他人。大多數的普通物品,他都交至庫房,與大家共享,決不自用。”

  印光法師關懷災情,認為“救災即是普度眾生”。記者獲悉,他不僅開辦有佛教慈悲義賑會,還為上海等地的慈幼院、救災會和其他災區勸募、捐款。1936年,陝西大旱,得到王幼農居士的函告後,大師拿出自己印書僅有的一千銀元救濟災區;1937年,上海舉辦護國息災法會,大師於説法時率先發起救災,並當眾捐出印經款和皈依弟子供養的全部金額計四千銀元……以上種種,不勝枚舉,印光大師“救濟急難,無不盡力”。

  “大師為人慈悲,不論僧俗老幼、貧富貴賤,都一視同仁,熱情以待。一旦有錢,從不儲蓄,不是救濟窮苦大眾,就是印經贈人,或辦慈善事業。再看他對自己,卻頗有些苛刻。”明學長老感慨地説,大師生前,看到菜中所用醬油稍好便會大加呵斥,責其虛消信施,言:“我等道力微薄,不足利人,即施主一粒米,亦無法消受,哪可更吃好菜!”

  有一次,一位居士送來4個饅頭,然而待侍者兩天後想起這件事,饅頭已發黴。侍者正準備自己吃掉時,被印光大師發現了,他邊拿過饅頭邊關切地説,“你不能吃,吃了對胃不好,以後要注意,不要糟蹋施主的東西。”

  明學長老告訴記者,印光大師日常的生活享用極盡簡樸,衣服自己洗,房間的地也是自己掃。每日飯食,他總用饅頭將菜碗擦淨食之,或以開水蕩洗飲之。弘一法師在《略説印光大師之盛德》一文中説:“師每日晨時僅粥一大碗,無菜……午食時,飯一碗,大眾菜一碗。師食之,飯菜盡已,注開水於碗中將滌盪以漱口入肚,與晨無異。”

  校訂、刻印、流通佛經佛書,是印光法師弘宗演教的主要方式。自1918年起,他專門為刻印善書、佛書,多次親赴上海、揚州、蘇州、南京等地,其間印刷併發行的淨土經論近百種,印數達數十萬冊,普遍各界贈送。

  在王一亭、關絅之、黃涵之等居士的協助下,印光法師於1930年發起成立弘化社流通佛經,制定流通辦法為全送、半價或照本,旨在弘法利生。明學長老坦言,弘化社在中國近代佛教史上的價值意義,不僅僅在於它刻印流通了大量佛經佛書、淨土宗典籍,更為重要的是,印光法師親自指導主持了一個真正的佛教經籍出版流通機構,與一般書店的營業謀利截然不同。

  仿效前輩興教助老

  常言説:“人能弘道,非道弘人。”遵照印光法師的教誨,明學長老淡泊名利,致力於弘揚淨土宗,同時結合人間佛教,避免簡單化的修行方法。就是這樣一位老人,在日常生活和佛事中,處處體現出印光法師的嘉德懿行。

  記者從旁獲悉,明學長老的居所內唯有舊式的木牀、書架及台桌、木凳,不見沙發、電視、空調,也沒有客廳和衞生間。對於信眾供養的禮金,尤其是每月傳授三皈五戒後的禮金,長老悉數交到庫房,進入公賬,用於三寶事業,為信眾廣種福田。信眾供養的營養品和物件,他也是全部分給僧人,從不獨自享用。

  2012年10月,由明學長老親自籌資創建的佛教安養院落成,力求讓有困難的老年佛教徒安度晚年,目前有牀位約300個。由於申請入住的老年人過多,安養院只得決定首選年歲最高的老人入住。為此,明學長老時常呼籲各地寺院應當發心創建佛教安養院,踏踏實實辦好慈善事業,關心老年佛教徒。

  據瞭解,1980年,靈巖山寺開辦了中國佛學院靈巖山分院,分專科班和本科班兩種學制,至今已培養上百名愛國愛教的佛教僧伽人才。在明學長老看來,中國佛教目前最需要做的事情是培養後繼的僧才。沒有僧才,沒有僧團,再恢弘的寺院也只不過是處旅遊景點,無法起到教化人心的作用。

  下山的路上,明學長老的一句話總在記者心頭縈繞:“行慈善不在於捐多捐少,關鍵是量力而行。”

責任編輯:胡月冉

熱聞

  • 圖片
<<>>
22

農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