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學長老尼:父親唸佛往生 影響我一生的信念

\
慈學長老尼(資料圖)

  民國二十年,也就是1931年,武漢發了大洪水,三鎮都被水淹了。

  老百姓在舊社會的生活,基本上是靠天吃飯,所謂是“天養人,人享福;天不養人,人人哭”。武漢三鎮的人在這個大天災面前,一點辦法也沒有,家家過荒年,人人餓肚子;滿街上都是要飯的,街邊上、巷子裏經常有餓死了的人,無人收屍。

  我家祖輩都是經商的,到了祖父手上經營的時候,生意做得還蠻好的。特別好的時候,武漢三鎮都開了店鋪,還開了一個工廠。

  我的父親有兄弟二人,各自成家以後,祖父給他們分了祖業,各自經營養家餬口。我的父親得到了祖父在漢口開的一個小糧店,這個糧店養活了我們一家人。家裏平時的生活比一般人家要過得好一些,經濟上也寬裕一些。遇到大天災,雖然日子過得不是那麼好,但比起那些窮苦人家,生活也還算是不錯的,起碼不用去討飯。

  我祖父還在武昌開了一個釦子廠,做高壓釦子,規模還蠻大的,將近有100台車子。廠裏有一百幾十號工人,在當時的武漢三鎮,要算蠻大的了。

  祖父似乎有一點偏心,比較喜歡我的叔叔,所以把武昌的大釦子廠給了我的叔叔。當然叔叔家裏,比我們家要富裕得多,日子過得蠻幸福的。

  叔叔有兩個孩子,一兒一女。女兒大我兩歲,當時有十二歲了;兒子小我九歲,當時只有一歲。

  因為我祖父喜歡叔叔,當然也就住在叔叔家,跟叔叔一家人一起過生活。祖父偶爾也過江來,到我們家走走,但總是吃餐飯就回去,從來是不過夜的。

  祖父身體很好,閒不住的時候,經常到廠裏去走走轉轉,回到家裏還幫叔叔看管一下兩個孩子。

  叔叔的廠很大,生意也做得好,算得上是三鎮的小富人了,廠裏和家裏都請了人,幫忙料理一些事務。雖然叔叔家裏很富有,我的祖父跟隨叔叔一起過,但我父親每個月還要送錢到叔叔家,説是給祖父的贍養費。父親説親兄弟要明算賬,養老人各人儘自己的一份心。

  1931年春節,要過年的頭兩天傍晚的時候,我祖父帶着我叔叔的兩個孩子,一手牽一個,一手抱一個,突然來到了我家。我母親看到他們來了蠻高興,迎上前去説:爹爹!您們回來好,老大這兩天叫身上不舒服;要過年了,犟着在糧店裏打陽塵,上午還説了的,弄完了乾乾淨淨的,準備明天過江去接您,這下您回來了蠻好!蠻好!

  我母親一邊説着話,一邊把祖父三人迎進了屋裏,招呼祖父坐下來,倒了一杯熱開水遞上去,發現祖父接開水時,身子直髮抖。母親以為寒冬臘月的,祖父在外面受了風寒,進廚房去弄了個火盆來,放在祖父的身邊,但是祖父仍然還是不停地在發抖……

  看到祖父他們來了,又看到祖父不停地發抖,母親急了,只好到街上糧店裏請父親回來。我父親回來後,祖父向父親説出了叔叔家裏剛剛發生的事:

  原來我祖父這一輩子賺的錢都交給叔叔了,叔叔拿到祖父的錢後,不斷地擴大資本投資,生意做得越來越大,自己管不過來了,就請了朋友來幫忙。有朋友幫忙管理之後,叔叔有時候就指望朋友管,自己有空就去看戲打麻將,只要每天賺的錢都交來,叔叔就放心了。

  因為叔叔家特別有錢,他吃鴉片煙已經好多年了,成天沒事就抽。

  有一天來了一個陌生人,到叔叔的廠房,趕着工人們搬家,説這廠房現在他買了。工人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只好來找我的叔叔。

  叔叔來到廠房,對那陌生人説:我家自己的房子,自己的機器,你叫我往哪裏搬?

  那陌生人從懷中掏出一張契約説:你得了錢的,為什麼還不搬呢?

  陌生人的話把我叔叔問糊塗了,對他説:我得了你什麼錢?你要我搬家?

  那陌生人聽叔叔這麼説,以為他裝糊塗、想抵賴,就把契約打開説,你自己好好看看,這裏有你的白紙黑字、簽名蓋章,抵賴得了嗎?

  叔叔從陌生人手上接過契約仔細一看,果然跟他説得一點不錯,廠房和機器都賣出去了,還有自己的簽名和廠裏的公章。

  叔叔冷靜一想,哦!記起來了,他廠裏的公章都是委託朋友管着的呢,就叫手下人去找他的朋友來,想了解這是怎麼一回事。手下人去找了,整個廠裏都找遍了,找不到那個朋友,到最後才曉得:是我的嬸孃和叔叔請來幫忙的那個朋友一起合夥賣了機器和廠房,拿了錢後倆人一起走了。

  就這樣我叔叔的廠房和機器都沒有了,陌生人把我的叔叔也趕了出來。

  一下子廠房和機器沒了,嬸孃也跟着別人走了,叔叔突然遭受了沉重的打擊,不知道以後的路怎麼走。自己一個人不敢回家,又不知道這事怎樣去跟祖父説,害怕説出來後,祖父也跟着受不了,只好託人帶信回家,叫祖父和他的兩個孩子一起投奔我家,找條活路。

  儘管叔叔不回家説,但祖父還是從家裏幫工的人那裏知道了廠房機器被賣和嬸孃離家出走的事情。看到叔叔家裏這樣,祖父也實在沒有辦法了,只好聽了叔叔的話,臨近年關來到我家……

  我的父親聽祖父講完這些話後,氣得説不出話來,一口鮮血吐了出來。母親把父親扶回房間,送到牀上躺下去後,父親就倒下了,再也沒有起來。

  到了第五天,也就是大年初三的下午,父親叫我哥哥到漢口清濟寺去。那時清濟寺又叫居士林,父親説要把我已出家多年的大伯(大姑姑)接回來,還説自己不行了,要向大伯交待後事。

  哥哥很快從清濟寺接回了大伯。大伯來到父親牀前一看,大吃一驚,做夢也沒有想到我父親病得很重,看上去快不行了,大伯心中好難過。

  父親看到大伯回來了,心裏也很難過,傷心地説:大姑,怎麼辦啊?我現在睡着不能起牀了,我這麼多孩子,就靠一個糧店活命。我不行了,要走了,這個糧店只好交給兒子,兒子這麼小,身體又弱,怎麼照看得住呢?

  父親還跟大伯説:武昌的廠房和機器都沒有了,工人也沒有了,二弟的家也沒了,丟下老小可憐都沒有人來照顧,這兩家人怎麼辦啊?!

  父親幾乎是哭泣着哀求着對大伯説:你能不能幫幫我,念一個不死的經?讓我不死,讓我活!這個時候,我怎麼能死呢?我要活啊!

  父親還説你幫忙求佛菩薩啊!我要是好了,這兩家的擔子我一個人扛起來!兩家的老小我都帶着!你幫我念經吧!你幫我念經吧!求求你啦!

  父親拉着大伯的手邊説邊哭,邊哭邊説:我不能死啊!我不能死!我要一死,這兩個家就完了……

  我的大伯法名叫道成,在漢口清濟寺出家修行好多年,平常是不回家的。我哥哥去接她回來,她怎麼也沒有想到是我父親要死了。

  聽到我父親説的這些話,我大伯心裏更加難過。但大伯強忍着心頭的痛苦説:你叫我念經,我一定給你念,但是除了我念之外,你自己也要念,要是你自己也念,那效果就更好!

  父親説我都這樣子了,起不了牀,下不了地,還能念什麼經呢?大伯説你不會念經,你可以唸佛,你就念阿彌陀佛吧!起不了牀不要緊,你可以躺卧着心裏念,只要你能念,誠心地念。念阿彌陀佛,可以保你不死的!念阿彌陀佛可以保你生西方極樂世界!

  我的大伯説這些話,語氣説得好重,説得很肯定。我想大伯是要讓我父親相信佛法,相信阿彌陀佛的力量。

  大伯還叫我父親以後不要吃葷,家裏不要殺生,你只要唸佛,好好地念佛,你的病一定就會好的!

  父親聽了大伯説的話,念阿彌陀佛可以保你不死的,念阿彌陀佛可以保你生西方極樂世界,真的就開始念阿彌陀佛。

  大伯還教我父親唸佛怎麼念,怎麼發願,怎麼迴向。大伯回寺院去了後,初三下午開始,父親就不吃葷了,躺在牀上一心念佛。

  我知道那時候父親唸佛,還不是想求生西方,是想求他的病好!快點好!但他念阿彌陀佛,念得非常虔誠,非常懇切,是真心念的。

  我的大伯隔幾天就回來一趟,不斷地用佛法開導父親,告訴他念佛的好處,極樂世界的殊勝!要他放下家務牽掛,一心一意好好唸佛,好好求願往生!

  在大伯的勸導下,父親對唸佛生起了信心,對西方極樂世界生起了信心。以後的日子父親一直都能唸佛,日夜不停地念,前後唸了十七天。到了正月二十那一天,父親突然叫我哥哥到牀前説:你快去廟裏,把大伯接回來,阿彌陀佛要來接我,我要走了……

  等我大伯回來後,父親把一些事情向大伯一一作了交代,説哪裏的人欠了我家的,我家還欠了誰家的……等等。説完該説的話後,父親對着大伯合掌,口裏念着阿彌陀佛就走了,走得很平靜,沒有痛苦。

  我大伯從廟裏回來的時候,帶了一把引磬,看我父親走了,敲着引磬為父親唸佛,還要我們兄弟姐妹們都來念佛。我們都聽大伯的話,跟着她一起唸佛送父親。

  我的父親從生病到死,前後只有二十多天,之前並沒有什麼大病,主要是為我叔叔家裏的事,一時心急受不了造成的。

  但是我的父親,在生病當中,顧及到兩家老小日後沒人照料,心裏一點也不想死。就是聽了我大伯説的話,念阿彌陀佛可以保不死,念阿彌陀佛可以保生西方極樂世界!父親在一生最後的光陰中,唸了十七天的阿彌陀佛,感得了合掌唸佛往生,這是非常難得的一樁事。

  我的父親去世以後,大伯在清濟寺裏請了許多師父一起來我們家裏,為父親誦經唸佛七天。

  父親在家裏停棺七天,第三天的時候,我的舅父從鄉下來了。舅父來了,我母親蠻生氣的,嫌他來得太晚了,説親戚六眷全都來了,你一個大舅爺今天才來,母親心中特別生氣。

  舅舅看我母親生氣,也不好多説什麼,只好找了個藉口説自己的腳凍了,難得走路,順便找我母親要熱水燙燙腳。

  我母親可能是心中有氣,給舅舅倒水的時候,不小心就把一瓶剛燒好的開水拿來了,直接往舅舅的腳上倒下去。舅舅沒有防備,這一下把舅舅燙休克了。

  等到舅舅醒來以後,奇怪!舅舅説話的時候就變成我父親講話的口氣了。舅舅講話主要對我大伯講,他説:大姑呀,謝謝你!這個家日後還得全靠你啊!謝完了大伯,又給那些請來念佛的師父們合掌作揖,一個勁地説:我謝謝你們!謝謝你們!

  還對着我大伯説:我一生無葷不吃飯,造了無量的殺業,應該是要投胎變牛變馬去還債的;但是大姑你叫了念阿彌陀佛,叫我不吃葷,莫殺生!我念阿彌陀佛消了罪業。

  你叫我念阿彌陀佛求生西方,可惜我只唸了十七天,念得太少了。就是這十七天吃齋唸佛的誠懇,我現在只能生到西方極樂世界的邊地……

  父親去世的時候,我只有十歲,親身經歷這樁事以後,從心底裏相信佛法!相信阿彌陀佛!也蠻信任我的大伯了。

  父親去世以後,我十歲五個月的時候,大伯介紹我到她住的漢口清濟寺出家了。

  我出家以後,對佛法有了真實的信心和認識,特別是對淨土唸佛法門有真實的信心和認識,就是從我父親唸佛往生的這一樁事上產生的。應該感恩我的父親,示現病苦,示現唸佛往生!

  我父親能唸佛往生,這説明了要往生呀,只要你虔誠地念佛,懇切地念佛,一定能實現的。也説明了淨土唸佛是方便法門,真的是萬修萬人去!只要能夠唸佛,只要能夠發願往生,就一定會有成就的!阿彌陀佛也一定會來接引唸佛人的!

  (未完待續)

  (慈學長老尼 口述/印宗法師等 整理)

  相關閲讀

  慈學長老尼:出生與出家的艱辛

  慈學長老尼:聞法求學難

  慈學長老尼:舊社會求戒難

  慈學長老尼:寧坐蒲團飢餓死 不做人間應付僧

  慈學長老尼:出家人的考驗 畢生難忘是受戒
  慈學長老尼:剃度艱辛一生磨難 皆從因果想

責任編輯:王冠

熱聞

  • 圖片
<<>>
22

農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