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空法師:衝在弘法第一線 全部精力培養人才

\
賢空法師(圖片來源:資料圖)

  文/釋宇軒

  説起我和賢空法師的因緣,不能不感激釋迦牟尼佛與觀世音菩薩。那時我初入佛門,沒有聞思修的基礎,更遑論坐禪悟道,因而內心非常困惑。我常常祈求釋迦牟尼佛與觀世音菩薩:我既然選擇了出家,就要修學真正的佛法,要尋找一位真正深明佛法,有修持,有德行的大善知識。在此誠求之下,佛菩薩幾次託夢於我。後來,有緣得知學誠大和尚要在法門寺辦佛學院,我便欣然前往。法門寺是我出家以來參學的第一站,在那裏有幸得到賢空法師的攝受。法師的言傳身教,使我感受到了他深刻通達佛法所流露出的智慧、嚴謹、寬宏大度和恆順眾生的慈悲。

  賢空法師出生於大別山,天性孝順善良,從小便為父母分擔家事。母親篤信佛教,受母親的影響,法師小學到中學期間就常到離他家不遠的小廟向一位老和尚探究佛法,並常常幫助老和尚幹活,從小就顯示出法師的善根深厚。幾十年前,法師母親得癌症無錢醫病,虔誠的母親常常偷偷地在山上燒香拜佛,祈求觀世音菩薩的護佑。一個月後感應觀世音菩薩親自現身為法師母親動手術療病。從此,法師母親身體逐漸復原,至今依然康健。記得法師給我們班學僧講他最早有出家的念頭是他十幾歲時。一次法師隨親戚建一座石橋,在與同伴抬石頭的過程中,猛然繩斷石落,他被閃落在十幾米的深水潭中。或許是孝行動天,不會游泳的他,從落水到上岸僅僅不到幾分鐘,這讓法師感到極為震驚和不可思議! 這件事成了他探索生命的契機。之後的一個月裏,法師像換了一個人一樣,對什麼都提不起興趣,從早到晚都思索着究竟“生從何來,死往何方,人活着是為了什麼?”法師苦苦思索還是找不到答案,這更堅定了法師出家求道的信念。他幾度離家棄俗不成,輾轉浪跡仍找不到棲身靜修之所。沒有剃度師父,法師便自行落髮,靜靜地踏上了修行悟道之路。

  因緣所使,法師後來在一個鄉下的小廟暫時安住下來,日子雖然清苦,但法師對修學佛法的決心與信心絲毫未減。短暫的停留後,身無分文的賢空法師又徒步苦行幾千裏尋師訪道。他先在九華山佛學院學習了幾個月,這期間法師打聽到福建廣化寺道風學風首屈一指,就毫不猶豫地考入了廣化寺佛學院。學習幾個月後,發現別的出家人都有師父,唯獨自己沒有,因為法師是少有的自行落髮者。法師在廣化寺求學期間才找到自己的剃度恩師——一位文革時期沒有還俗的高僧大德。正式落髮的他一襲僧衣,無有羈絆,開始了自化化他的生涯。

  賢空法師廣化寺中專班畢業後考入了中國佛學院,本科畢業後回廣化寺任教報恩,擔任教務處主任與佛學院講師。法師後來聽一位從美國學習回來的法師説妙境長老在美國教授《瑜伽師地論》與禪修等課程。法師便向學誠方丈請示要去美國參學,學誠大和尚不僅十分支持,還特意為法師開了個歡送會,這是廣化寺宗教政策開放以來至今唯一一次隆重的歡送會。賢空法師不遠萬里、遠渡重洋求法的精神令妙境長老(原籍中國)萬分感動。在美國,法師邊上學邊擔任法雲寺佛學院男眾部的教務長。三年學業圓滿,賢空法師尊從妙境長老教誨,先到廣化寺任教。半年後,受學誠大和尚委託來法門寺成立法門寺佛學院。佛學院成立一年後,賢空法師開始教授《瑜伽師地論》,彌補了國內自玄奘法師及窺基大師以後一千多年沒有人宣講《瑜伽師地論》的歷史。法師教課之餘,還替常住分擔各種寺務。法師在法門寺幾年來度化的善男子善女人更是不計其數。那毫無間斷的接待弘法與佛學院代課,是法師對國土恩、眾生恩、父母恩和大和尚的知遇之恩的最好報答。

  幾次和賢空師父接觸,就讓我瞭解什麼是出家人應該明白與做為的。那是二○○四年十月,我第一個報名上學,見到賢空師父時,請求他與賢達法師收下我,我相信方丈的智慧,方丈派來的大師們一定是人中之俊傑,僧中之龍象!師父當時痛快的收下我的申請書,令我非常高興。當時還有賢達法師、悟光法師、法和法師、方丈大和尚派來的法師個個都是佛門千里駒,他們也都教授過我。

  那一年十月一剛剛結束,宿世與能超師父有緣,能超師父是位文武雙全名僧。他告訴我:“常住給你安排的事放下,你給佛學院果一法師整理房間的經書,”就這樣與法師們就再續前世佛緣了。

  記得開學之初,賢空法師邁着虔誠而莊嚴的步伐走到講台對大家説到:“我是與大家一起來學習的,歷史原因,高僧亡的亡,被迫還俗的,有的生死杳無音信,我今天就濫竽充數來教大家。”天下還有比法師更謙虛的僧人嗎?

  回想在法門寺六年的那段日子,是何等的快慰啊!因為每日裏都能見到師父的音容笑貌,同時也能聆聽他講的《瑜伽師地論》。諸位:這部論讓玄奘大師何等心儀,而心甘情願冒着寶貴的生命,行程五萬裏去古印度取經學習。你該想象《瑜伽師地論》在佛門中的價值是何等的重要!

  有一天上課,師父在講經中説到一些話,真覺得這句話是衝着我説的,我是班長,不是批評我還能是誰呢?因為那些天我見到了幾位同學,老就覺得此等人的為人做事特沒勁!當時的心境是很難用語言來形容的。我意識到自己的狹隘,感到很內疚!眼淚在眼眶裏面濕潤欲滴。

  沒想到下課後法師對着我説:“對不起,我訓你了!”我衝出教室到外面玩回來就沒事了。硬著頭皮來坐到教室後,內心蠻感激法師的教誡!沒想到師父看到我不但沒沉臉,反而滿面笑容!我的心一下子踏實了,心想,法師!您今天講的特好!雖然是呵斥,但説到我心裏去了。

  又一次,法師講到生命中什麼樣的朋友是惡友:“讓你吃喝玩樂的朋友是惡友,你們不要以為他們是好朋友啊!”法師一個當頭棒喝讓同學們知道了應該交什麼樣的道友。

  第一次法師咽喉發炎,一個月多月來,時好時壞,法師還堅持教課,幾天後,法師講完課聲音就啞了。先後看過幾位醫生,中藥、西藥(含打點滴),效果都不好,所以選擇了閉門止語,(一日喝一碗小米粥)。《南海寄歸傳》上説:比丘有病當看醫生,看過三次都不好的話,就好好懺悔業障。佛教是反對極端苦行的。佛陀説過:“疾病以減食為良藥”佛説:無益苦行當遠離。法師幾天後又為我們出來代課,開始講了幾句聲音微弱到只有頭排同學才能聽到的,法師讓我們聽法藏法師講的MP3《不淨觀》,法師就每天在教室看着我們學習,怕同學們不用心聽課。

  法師的音帶稍微好轉又開始他鏗鏘有力的講座。法師的講課與生俱來振聾發聵的音聲海,有一種令人發人深省之力量,賢空法師課堂上對我們從嚴要求,下課後卻與我們同學們一起打兵乓球,非常平易近人的與學僧們玩在一塊,我那時常常是他的手下敗將。後來嘛,逐漸的在沙場上青出於藍耶。我非常喜歡兵乓球,兩人對壘各佔一邊,可以各顯神通,才能顯出強者為王的風采。不像籃球打的是像逐鹿中原似的,分不出英雄氣概。法師對在兵乓球室表現的大將風度與智慧令同學們羨慕不已!

  我們的賢空法師非常可愛,可愛到有一次,一宗教局長説:“您們出家人不是社會上與媒體謠傳的找不到老婆才出家,我看要是不出家,你們找十個夫人都是沒問題的!”呵呵!局長由衷的讚歎出家人!是他與我們出家人經常接觸説的一句真心話。

  我在賢空法師面前是無拘無束,想説啥就説啥的,有時候太不客氣,一般人接受不了,可師父從來也沒跟我説過任何重話。我常常看不慣有些人事,在教室當着全班師生拍案而起,講到憤怒處又是給法師拍桌子。法師沒有生氣,後來我才慢慢明白,佛教幾千年的歷史滄桑,法師也是百感交集,並且忍辱負重。我為我自己的無知又一次感到深深地不安和愧疚!我一介凡夫僧,豈能理解師父的心境與對眾生的悲憫呢!賢空師父的待人接物以及對緣起滴水不漏地把握,使得許多接觸他的人都終生難以忘懷的。

  賢空法師知道我內心上是脆弱的,我還在法師房間哭了好幾回鼻子。法師告訴我出家人不能像俗人一樣哭泣,可是他有一次給法門之光大學生福慧營講座談到自己的父母時,法師明顯眼淚輕輕地在臉頰滑落,引起大學生們震撼與共鳴!我對導師那種感情勝過父母的思念,難以停歇,抱着報恩的情感,常常願意做法師的弟子。

  現在幾乎每個省份都有佛學院,但弘法人才非常的短缺!現在像法師那樣將全部精力放在培養人才上,衝在弘法的第一線的的人有都少個呀?耕耘在佛學院的大師卻無人問津。這個時代應該有更多的人為了佛教的復興而努力奮鬥!不由得人想對天下弘揚佛法的法師們發出一聲真切的讚歎!

  有時候,法師對同學們近乎苛刻的嚴格要求學僧,這不也是另一種慈悲心的體現嗎?

  佛教夏令營是佛教的希望工程,這幾年,在學程大和尚以及智超法師的帶領下,賢空法師成功發起並舉辦四屆法門之光大學生福慧營活動,今年又開始準備第五屆法門之光活動。幾屆活動下了,有一部分大學生已經出家,佛法要興盛,佛門多些年輕、高學歷大學生們加入,能為佛法灌注新活力、新視野、新動力。隨喜他們的出家。

  還有一大批敢於承擔的居士菩薩們與曾經參加法門之光的莘莘學子們在法門寺學會了博愛天下,兼濟蒼生!他們吸取了佛教的智慧與慈悲的養料,在復興中華民族的偉大事業中實踐菩薩道,為人民服務,播撒福慧人生的善因善緣!

  法師除了教課之餘,還要替常住承擔各種寺務,法師在法門寺幾年來度化的善男子善女人無數,就是超人也受不了如此辛苦。

  這些年來,曾經賢空法師的循循善誘下,我栽培了一丁點兒善根。我也在試著努力改變自己,希望有一天能像師父那樣的精勤好學、智慧如海,恰似他那樣的智慧寬厚、慈悲耐心,並且謙虛真誠。還希望有一天能幫師父弘揚佛法。而事實上呢,弟子我是不爭氣、醜陋的!法門一會,儼然未散,遇到賢空法師,是我今生撿到最大的便宜!也是我夙世與佛法僧結下善緣。這也是我們研究生班學僧的福報感應以及與法師累世結下的佛緣,否則,茫茫人海,到那裏尋找自己生命中如意的師長呢?

  賢空法師、賢達法師、法輝法師,三位法師以慈悲救世的博大胸懷,普度眾生的大悲願力。本來法師們前些年都已為人師表了,但是幾位法師們悲天憫人,統統放下身價又重新去留學當學僧,回國後開辦了法門寺的佛學院與研究班,度化了無數迷茫的眾生與大學生,那無休止的接待弘法與佛學院代課,是法師們對國土恩、眾生恩、大和尚的知遇之恩、父母恩德的最好報答。

  賢空法師有着博大的胸懷,你只要有才就給你表演的舞台,任你施展智慧,實現你的抱負。法師們常常也會把同學們帶到課堂之外栽培,讓我們一個個單獨鍛鍊,志在使學僧們能接觸到良好的佛陀教育,還有實踐鍛鍊智慧的機會,從而從出家後就樹立起良好的行為規範,以致在漫長的人生旅途中,不致於迷茫自己的出家道路。“少成若天性,習慣成自然,”日積月累,必將奠定我們一生為人處事與人格與僧格,“養不孝,父之過;教不嚴,師之惰.”願與天下為人父母與師長共勉!也祝願眾生早日聞到佛法,願弘法智士春雨聳起。

 

  最後我用前國家宗教局長葉小文先生的話結束本文。“中國的佛教真是偉大啊,偉大的國家必護持偉大的佛教,偉大的佛教必利樂偉大的國家,我們要讚歎,大中國的佛!”

責任編輯:王冠

熱聞

  • 圖片
<<>>
22

農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