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一法師西湖出家經過:虎跑寺斷食埋下出家因緣

\
弘一法師 (圖片來源:資料圖)

  杭州這個地方,實堪稱為佛地;因為那邊寺廟之多,約有兩千餘所,可想見杭州佛法之盛了。

  最近越風社要出關於“西湖”的增刊,由黃居士來函要我作一篇西湖與佛教之因緣,我覺得這個題目的範圍太廣泛了,而且又無參考書在手,於短期間內是不能作成的。

  所以現在就將我從前在西湖居住時,把那些值得追味的幾件零碎的事情來説一説,也算是紀念我出家的經過。

  1. 杭州之緣

  我第一次到杭州,是光緒二十八年七月(本篇所記的年月,皆依舊曆)。

  在杭州住了約莫一個月光景,但是並沒有到寺院裏去過。只記得有一次到湧金門外去吃過一回茶而已,而同時也就把西湖的風景,稍微看了一下子。

  第二次到杭州時,那是民國元年的七月裏,這回到杭州倒住得很久,一直住了近十年,可以説是很久的了。

  我的住處在錢塘門內,離西湖很近,只兩里路光景。

  在錢塘門外,靠西湖邊,有一所小茶館,名景春園,我常常一個人出門,獨自到景春園的樓上去吃茶。當民國初年的時候,西湖那邊的情形,完全與現在兩樣;那時候還有城牆及很多柳樹,都是很好看的。除了春秋兩季的香會之外,西湖邊的人總是很少,而錢塘門外,更是冷靜了。

  在景春園的樓下,有許多的茶客,都是那些搖船抬轎的勞動者居多。而在樓上吃茶的就只有我一個人了,所以我常常一個人在上面吃茶,同時還憑欄看看西湖的風景。

  在茶館的附近,就是那有名的大寺院——昭慶寺了。

  我吃茶之後,也常常順便地到那裏去看一看。

  當民國二年夏天的時候,我曾在西湖的廣化寺裏面住了好幾天,但是住的地方,卻不是在出家人的範圍之內,那是在該寺的旁邊,有一所叫做痘神祠的樓上。

  痘神祠是廣化寺專門為着要給那些在家的客人住的,當時我住在裏面的時候,有時也曾到出家人所住的地方去看看,心裏卻感覺得很有意思呢!

  記得那時我亦常常坐船到湖心亭去吃茶。

  曾有一次,學校裏有一位名人來演講,那時,我和夏丏尊居士兩人,卻出門躲避,而到湖心亭上去吃茶呢!當時夏丏尊曾對我説:“像我們這種人,出家做和尚倒是很好的!”那時候我聽到這句話,就覺得很有意思,這可以説是我後來出家的一個遠因了。

  2. 虎跑寺斷食

  到了民國五年的夏天,我因為看到日本雜誌中,有説及關於斷食方法的,謂斷食可以治療各種疾病。當時我就起了一種好奇心,想來斷食一下,因為我那個時候,患有神經衰弱症,若實行斷食後,或者可以痊癒亦未可知。要行斷食時,須於寒冷的季候方宜,所以我便預定十一月來作斷食的時間。

  至於斷食的地點呢?總須先想一想,及考慮一下,似覺總要有個很幽靜的地方才好。當時我就和西泠印社的葉品三君來商量,結果他説在西湖附近的地方,有一所虎跑寺,可作為斷食的地點。

  那麼我就問他:“既要到虎跑寺去,總要有人來介紹才對,究竟要請誰呢?”他説:“有一位丁輔之,是虎跑的大護法,可以請他去説一説。”於是他便寫信請丁輔之代為介紹了。

  因為從前那個時候的虎跑,不是像現在這樣熱鬧的;而是遊客很少,且十分冷靜的地方啊!若用來作為我斷食的地點,可以説是最相宜的了。

  到了十一月的時候,我還不曾親自到過,於是我便託人到虎跑寺那邊去走一趟,看看在哪一間房裏住好。回來後,他説在方丈樓下的地方,倒很幽靜的;因為那邊的房子很多,且平常的時候都是關起來,客人是不能走進去的,而在方丈樓上則只有一位出家人住着而已,此外並沒有什麼人居住。

  等到十一月底,我到了虎跑寺,就住在方丈樓下的那間屋子裏了。我住進去以後,常常看到一位出家人在我的窗前經過,即是住在樓上的那一位,我看到他卻十分地歡喜呢!因此就時常和他來談話,同時他也拿佛經來給我看。

  我以前雖然從五歲時,即時常和出家人見面,時常看見出家人到我的家裏唸經及拜懺,而於十二三歲時,也曾學了放焰口,可是並沒有和有道德的出家人住在一起,同時也不知道寺院中的內容是怎樣,以及出家人的生活又是如何。

  這回到虎跑去住,看到他們那種生活,卻很歡喜而且羨慕起來了!

  我雖然在那邊只住了半個多月,但心裏頭卻十分地愉快,而且對於他們所吃的菜蔬,更是歡喜吃,及回到了學校,以後我就請傭人依照他們那種樣的菜煮來吃。

  這一次,我到虎跑寺去斷食,可以説是我出家的近因了。

  3. 出家受戒

  及到了民國六年的下半年,我就發心吃素了。

  在冬天的時候,即請了許多的經,如《普賢行願品》、《楞嚴經》及《大乘起信論》等很多的佛經,而於自己的房裏,也供起佛像來,如地藏菩薩、觀世音菩薩……的像,於是亦天天燒香了。

  到了這一年放年假的時候,我並沒有回家去,而到虎跑寺裏面去過年。我仍舊住在方丈樓下,那個時候,則更感覺得有興味了。於是就發心出家,同時就想拜那位住在方丈樓上的出家人作師父。

  他的名字是弘詳師,可是他不肯“讓”我去拜他,而介紹我拜他的師父。他的師父是在松木場,護國寺裏面居住的,於是他就請他的師父回到虎跑寺來,而我也就於民國七年,正月十五日受三皈依了。

  我打算於此年的暑假來入山,而預先在寺裏面住了一年後,然後再實行出家的。當這個時候,我就做了一件海青,及學習兩堂功課。

  在二月初五日那天,是我的母親的忌日,於是我就先於兩天以前到虎跑去,在那邊背誦了三天的地藏經,為我的母親迴向。

  到了五月底的時候,我就提前先考試,而於考試之後,即到虎跑寺入山了。到了寺中一日以後,即穿出家人的衣裳,而預備轉年再剃度的。

  及至七月初的時候,夏丏尊居士來,他看到我穿出家人的衣裳但還未出家,他就對我説:“既住在寺裏面,並且穿了出家人的衣裳,而不即出家,那是沒有什麼意思的,所以還是趕緊剃度好。”

  我本來是想轉年再出家的,但是承他的勸,於是就趕緊出家了。於七月十三日那一天,相傳是大勢至菩薩的聖誕,所以就在那天落髮。

  落髮以後,仍須受戒的。於是由林同莊君的介紹,而到靈隱寺去受戒了。

  靈隱寺是杭州規模最大的寺院,我一向是對它很歡喜的,我出家了以後曾到各處的大寺院看過,但是總沒有像靈隱寺那麼的好!

  八月底,我就到靈隱寺去,寺中的方丈和尚卻很客氣,叫我住在客堂後面芸香閣的樓上。當時是由慧明法師作大師父的,有一天我在客堂裏遇到這位法師了。他看到我時,就説起:“既系來受戒的,為什麼不進戒堂呢?雖然你在家的時候是讀書人,但是讀書人就能這樣地隨便嗎?就是在家時是一個皇帝,我也是一樣看待的。”那時方丈和尚仍是要我住在客堂樓上,而於戒堂裏面有了緊要的佛事時,方去參加一兩回的。

  那時候我雖然不能和慧明法師時常見面,但是看到他那種的忠厚、篤實,卻是令我佩服不已的。

  受戒以後,我就住在虎跑寺內。到了十二月,即搬到玉泉寺去住,此後即常常到別處去,沒有久住在西湖了。

  4. 慧明法師

  曾記得在民國十二年夏天的時候,我曾到杭州去過一回。那時正是慧明法師在靈隱寺講《楞嚴經》的時候。

  開講的那一天,我去聽他説法,因為好幾年沒有看到他,覺得他已蒼老了不少,頭髮且已斑白,牙齒也大半脱落。我當時大為感動,於拜他的時候,不由淚落不止!

  聽説以後沒有經過幾年工夫,慧明法師就圓寂了。

  關於慧明法師一生的事蹟,出家人中曉得的很多,現在我且舉幾樣事情,來説一説。

  慧明法師是福建的汀州人。他穿的衣服卻不考究,看起來很不像法師的樣子,但他待人是很平等的。無論你是大好佬或是苦惱子,他都是一樣地看待。

  所以凡是出家在家的上中下各色各樣的人物,對於慧明法師是沒有一個不佩服的。

  他老人家一生所做的事情固然很多,但是最奇特的,就是能教化“馬溜子”(馬溜子是出家流氓的稱呼)了。

  寺院裏是不準這班“馬溜子”居住的。他們總是住在涼亭裏的時候為多,聽到各處的寺院有人打齋的時候,他們就會集了趕齋(吃白飯)去。

  在杭州這一帶地方,馬溜子是特別來得多。一般人總不把他們當人看待,而他們亦自暴自棄,無所不為的。

  但是慧明法師卻能夠教化馬溜子呢!

  那些馬溜子常到靈隱寺去看慧明法師,而他老人家卻待他們很客氣,並且佈施他們種種好飲食,好衣服等。他們要什麼就給什麼,而慧明法師也有時對他們説幾句佛法。

  慧明法師的腿是有毛病的。出來入去的時候,總是坐轎子居多。

  有一次他從外面坐轎回靈隱時,下了轎後,旁人看到慧明法師是沒有穿褲子的,他們都覺得很奇怪,於是就問他道:“法師為什麼不穿褲子呢?”他説他在外面碰到了“馬溜子”,因為向他要褲子,所以他連忙把褲子脱給他了。

  關於慧明法師教化“馬溜子”的事,外邊的傳説很多很多,我不過略舉了這幾樣而已。不單那些“馬溜子”對於慧明法師有很深的欽佩和信仰,即其他一般出家人,亦無不佩服的。

  因為多年沒有到杭州去了。西湖邊上的馬路、洋房也漸漸修築得很多,而汽車也一天比一天增加,回想到我以前在西湖邊上居住時,那種閒靜幽雅的生活,真是如同隔世,現在只能託之於夢想了。

責任編輯:胡月冉

熱聞

  • 圖片
<<>>
22

農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