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慈法師:守本真心保持正念 禪就在當下

\
正慈法師

  全長109公里的黃黃高速公路,如今已經成為了正慈法師輾轉黃梅和黃石兩地的紐帶。自2014年正式升座為黃梅五祖寺的方丈之後,這位45歲的出家人的生活,就從早上4點起牀的那一刻起,被忙碌和瑣碎所包圍。以至於在90多分鐘的高速往返路途中,他都要藉助移動網際網路和微信,用手指不斷地在手機上點按,遠程地指揮和佈置工作。

  正慈法師那台屏幕一角已經摔裂的手機,幾乎永遠都有新消息接收的震動聲。這些新消息中,又以三個微信羣的消息量為最甚。而這三個羣分別為後勤服務,客堂接待和基礎設施建設。在這裏,高效是唯一的準繩。通常情況下,一個新點子或想法從正慈法師在微信羣中正式發佈,到在五祖寺中看到具體的落實和執行,一般不會超過半天的時間。“因為我們已經有一套屬於自己的流程和機制,大家協同起來幹活,非常迅速。”李誠居士所在的微信羣負責後勤服務,他亦是整個五祖寺後勤服務工作的總負責人。

  而如此現代高效的溝通傳播模式帶來的直接好處,便是五祖寺整體面貌的提升。最有説服力的,就是踏入五祖寺山門參訪的信眾們自身的體驗。在這裏,每一位信眾不必自己掏錢,就能免費獲得五祖寺贈送的三支環保香。如果想要購買佛事用品,五祖寺的禪林寶閣裏售賣着包括禪服、念珠、佛像在內的各色商品。若飢餓難耐,只需花上30元,就可以在五祖寺素食餐廳裏享用自助無限量供應的素齋。這些細節的建立,多是正慈法師及其僧俗弟子們耐心耕耘的結果。“我覺得很多海外寺院在做的事情,我們同樣可以做到,甚至可以做得更好。”在正慈法師的領導下,五祖寺的弘法藍圖一直處於無限地延伸和擴展之中。而他自己在中國佛學院取得的本科和碩士學位,以及在黃石東方山弘化禪寺數十年的實踐經歷,便是構建這張恢弘弘法藍圖最能依靠的基礎。

  正慈法師的微信id叫“山裏人”。的確,他在黃石的山裏出生,在山裏成長,12歲那年,他又在山裏出家。“我俗名董善承,是家裏的老幺,農村裏的父母年齡都大了,加上條件也不好,經常會擔心我這個最小的兒子怎麼辦,一直在給我想出路。”三十多年前的某一天,一位中年的女街坊路過董家,看到年幼的小董獨自坐在門前看書,眉宇間透露着慈和之氣,舉手投足頗具佛緣。這位經常往廟裏面跑的佛弟子,於是就找到了小董的父親董相遂。“送這個孩子出家吧,當和尚挺好的。”這句話讓當時為這個幺兒前途擔憂的父母找到了方向。沒過多久,小董就來到了江西廬山東林寺,準備在這裏披剃出家。“感覺緣分沒到,後來還是回到了黃石。”1983年,12歲的董善承在東方山弘化禪寺正式落髮為僧,法名“正慈”。

  根據正慈法師的回憶,在那個年代,佛教氛圍遠遠不及今日開放,出家人也不多。在他來到弘化禪寺的時候,這裏只有兩名出家僧人和幾位年紀稍大的居士。看到這樣一個小沙彌來到了寺院,大家都把他“當稀奇看”。不過,這位最小的師兄卻被給予了嚴格的要求。“那時候的生活非常簡單,老和尚對我們管的也很嚴,一直叫我不要亂跑,每天就是跟着他和一位蘇姓老居士,學一些最基本的功課。”這位曾經讀過私塾的蘇居士在黃石佛教界的影響力卻非常巨大。對於佛法的修持,同樣非常的精進。“他在退休前是一名鋼廠的工人,曾經考取了佛學院,由於種種原因,最終沒有出家成功。在弘化禪寺,對我影響最大的人,除了住持老和尚就是這位居士,很規矩,知識也很紮實。”

  5年之後,正慈法師離開這裏,開啟了一段漫長而又殊勝的求學之旅。他先後在南京棲霞山佛學院和中國佛學院攻讀,並於1997年圓滿獲得中國佛學院的碩士學位,成為了1980年中國佛學院恢復以來,首批培養的19名碩士研究生之一。

  “當時就感覺北京是個讀書的好地方,但是如果要做事情,總是認為自己是一個客家人,還是要回到家裏去做事。”1997年,正慈法師26歲,回到了暌違已久的祖庭,成為了弘化禪寺的方丈。讓他感到遺憾的是,時隔多年之後,祖庭的樣貌並未產生多大的改變。不管是硬件基礎還是軟件配套,弘化禪寺的步伐都遠遠落後於時代。

  “主要是比較混亂,談不上什麼管理。需要慢慢去規範。”正慈法師清楚地記得17年前剛剛回到東方山的時候,面對一羣記者的採訪,所提出過的,“一是要弘揚佛教文化,二是要營造濃厚的宗教氛圍。”

  接下來的行動,便是正慈法師對於這些理念的落實和踐行。他修建了齋堂、上客堂、唸佛堂等場所,主持編纂了《東方山佛教志》,又於1997年在寺院內引入了網際網路,在湖北省內率先創辦了“三楚佛教網”和“湖北佛教在線”。

  此外,利用自身在佛學院接受過系統教育的優勢,正慈法師尤其注意對僧團的培訓和教化,聘請了不少專家和學者來到弘化禪寺。在開設文化培訓班的同時,分批選送僧人前往全國各地的佛學院深造學習。而他自己,也來到武昌佛學院擔任講師。每天天不亮,他就要從弘化禪寺出發,走到山下搭個便車,馬不停蹄地從黃石坐大巴來到武昌。這麼做的目的,就是為了能夠在早上8點之前準時站在教室的講台前。而下午4點結束完成一天的課程之後,正慈法師又要按照來時的路線,重新返回弘化禪寺。在正慈法師披星戴月的奔忙下,弘化禪寺的形象和影響力與日俱增。而正慈法師肩上的擔子也愈加沉重,2010年2月,在中國佛教協會第八次全國代表會議上,正慈法師正式當選為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同時也是當時最年輕的副會長之一。

  三年之後,正慈法師又迎來了出家生涯的一個新的起點。在中國佛教協會的統一安排下,正慈法師正式進駐五祖寺,全面主持日常工作。那段時間,經常會有各色人等來到五祖寺上門討債。最劇烈的一次,一百多位山民直接把方丈室的門給堵了。正慈法師把這些都當做了自己修行的資糧,悲智雙運的行事宗旨輔以僧俗共同的努力,諸多歷史遺留問題都得到了妥善的解決,捱過了最初的艱難時刻。

  當然,這僅僅只是開端,五祖寺需要的還有很多。作為禪宗天下祖庭,五祖寺在中國佛教歷史上,留下了不少濃重的筆墨。當年六祖惠能的那首著名的“菩提本無樹”的偈子,正是在五祖寺完成的。根據中國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佛教室主任紀華傳教授的研究,五祖寺的“東山法門”在中國佛教史上,起到了承前啟後的奠基作用,“它既創立了農禪並重的佛教制度,同時開啟了禪宗頓漸圓融的宗風。”

  在著名佛教學者楊曾文教授所撰寫的《黃梅與中國禪宗》一文中,對於“東山法門”這個概念,做了明確的闡釋;“實際上‘東山法門’藴涵二義:一是指道信、弘忍弘傳的禪法,也稱’東山淨門’;二是指道信、弘忍的法系……道信、弘忍相繼創立的‘東山法門’,標誌着中國禪宗的正式成立,為中國佛教史翻開嶄新的一頁。”

  紀教授認為,這種農禪並重生活方式的興起,意味着中國佛教一個新局面的建立。“禪宗的興盛也是從這裏開始的,因為以往的禪宗僧人,從初祖達摩,到二祖慧可,三祖僧璨,都是直指單傳,行頭陀行,居無定處,在山林樹下隨處坐禪,沒有固定的修行的場所。從道信、弘忍開始集體居住在寺院裏,而且通過農禪這種生活方式,同時也是一種修行的方式,建立了禪宗穩定的僧團。從中國佛教制度中國化的角度看,東山法門在中國佛教中的意義是非常巨大的。”

  此外,紀教授在研究中還認為,“東山法門”開啟的全新修行方式,同樣為後世傳播禪法提供了堅實基礎。“這是頓悟和漸修的統一,在四祖、五祖的禪法中,都有針對普通的禪者具體禪修的內容,這些內容是非常切實可行的。不管是道信的《入道安心要方便法門》,還是弘忍的《最上乘論》,他們的禪法裏面都有針對普通修行者的禪法方便,還有面對上根利器的修行者的頓悟的禪法。也正是因為有這個特點,後來才開啟了慧能和神秀南北兩個禪風,讓禪法可以如此有生命力地傳播下去。”

  基於這些研究結果,又結合五祖寺的實際情況,正慈法師遂提出了“人文五祖”的概念。他説,五祖寺作為一座禪宗叢林,人文底藴其實非常深厚。“五祖寺歷代的禪師都有很多故事,每個故事都是教我們怎麼樣去禪悟,去做人,讓人很感動,都是真實的事。比如五祖弘忍大師本人,他的性格、前世、今生都是很有意思的。”此外,歷史悠久的五祖寺還留存着不少文物和古蹟。正慈法師説,五祖寺內國家級的文物有三十多處,省級的文物多達六十多處。圍繞着“人文五祖”的概念,正慈法師和五祖寺的僧俗們在寺院內展開了一系列的改造和建設工程。他們最先入手的,就是關乎日常生活的諸多繁雜細節。

  不少去過五祖寺的遊客和信眾,都會對寺院裏的衞生間乾淨整潔的環境印象深刻。但若放在以前,這完全又是另一番光景。正如弘忍大師的弟子神秀大師的偈子“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所呈現的那樣,正慈法師整治衞生間的方法並非玄妙,就是不斷地投入人力,增加清潔頻率罷了。“曾有一位政府的領導來到我們寺院視察,他説他從來沒有看到過這麼幹淨的寺廟衞生間,這讓我們很高興。”

  作為對素食文化頗有心得的出家僧人,正慈法師對於五祖寺素食館的改造,幾乎是顛覆性的。在此之前,五祖寺的素菜館大多隻能滿足普通的用餐需要,所用的食材大多為半成品,經過簡單加工之後,就算作成品了。正慈法師的要求則是“用心”。“我二十多年前,到靈巖山去吃了一碗香菇素面,到現在那個味道還記得,我就覺得在五祖寺,哪怕只是燒一碗麪,也要認真做好。”

  據一位義工的介紹,素食館供應的餐點種類、原材料的採購、餐廳的環境佈置、以及菜品口味的鹹淡最終都要過正慈法師那一關。“現在的原材料除了從山下購買之外,其餘的都是我們寺廟專門闢地種植。”義工口中的這塊菜地位於寺院東側,配有專門的居士負責照看和管理。在五祖寺內可以清楚地看到,菜地面積大約等同於半個足球場,裏面種植着玉米、蘿蔔、青菜、土豆等多種蔬菜。

  有了源頭的保證,菜品的質量自然讓人信服。五祖寺素食館供應的素食,早就摒棄了原先仿葷菜的樣式,而是還以食材的本來樣貌,原汁原味地呈現給食客。由於有些素食要供應五祖寺的法師,口味上也要做出相應地改變。“僧人每天要上早晚殿,菜口味不能太辣,因為會損傷嗓子,也不能太鹹,太鹹容易口乾。”

  今年“五一”黃金週前夕,位於五祖寺東邊的購物場所——禪林寶閣,又開闢了一片新的禪服區,面向信眾和遊客。所售的禪服均為棉麻質地,顏色則以素色為主。事實上,推出禪服區的做法並非是五祖寺的首創,距離五祖寺二十多公里的四祖寺在此之前,就已經有了類似的做法。五祖寺的禪服區對外開放以後,收到了令人驚訝的反響。許多都市白領都會組團驅車來到五祖寺,一次性購買數件禪服。

  正慈法師説,在某種意義上,禪服本身就是禪意生活的體現。“大家希望通過棉麻等質地的面料,折射出自己對於生活的理解,希望自由自在,擺脱身心的束縛,一定程度上,這就是禪。”如今的五祖寺,有了東山講堂,禪門書局專門針對想了解禪文化的文化愛好者,專闢了一個讀禪書和購書的去處。如同素食、禪服、禪宿等涵蓋日常生活的設施和場所隨處可見。意味深長的是,這些場所的匾額中的題字皆為正慈法師的墨寶。在五祖寺結緣品等文化宣傳的外包裝上的手寫書體,同樣來自正慈法師。

  “禪其實離我們並不太遠,我們這一代人的使命,就是怎麼樣把禪文化融入到人們的生活當中來,引領大眾養成一份有禪味的心態,擁有一種空靈的思維,不要讓自己的內心塞得太滿了。”“五祖寺現在做的,就是這樣的事情,把禪和禪書、禪畫、禪服、禪茶等這些日常的生活方面結合起來,讓大眾過上一種,擁有或享有充滿禪意的自在生活。”

  但在這位出家人的規劃中,五祖寺目前呈現出來的這一切,遠遠還不夠。在未來,他會圍繞着“人文五祖”這個概念,將五祖寺分為東、西兩個主要的區域。東邊的區域突出時代功能特性,功能主要為遊客們提供參觀、休憩以及體驗的區劃,在目前的禪林寶閣、禪門書局、禪文化主題郵局的基礎上,新設面向大眾化體驗的外禪堂的禪修地,農禪園、以禪文化為主題的博物館、提供服務的現代茶點、咖啡、書吧的場所設施,而這些設施和場所的日常運營管理團隊,則不會從外部引入,也不會由五祖寺僧團來運營,全部由五祖寺自身的後勤服務團隊來打理。

  在西區,以問梅堂、松濤庵、禪修中心等預約的形式對外,內禪堂以出家師父和禪修的行者們長期修禪。這個區域完全是對內部,為了確保僧團的清修不受到外在干擾。據一位從事基建工作的義工介紹,東、西兩區的新建築將會由一批研修佛教的80後博士們規劃設計,風格將會以宋制時代的風格為主,旨在如法如律地恢復建制,有宋代氣象的禪宗祖庭。

  而同這些固定場所配合的,便是不定期舉行的禪文化活動。“五祖寺是禪宗五祖弘忍大師創建的,祖師的恩德我們永不能忘。去年6月9日(農曆五月十二)是禪宗五祖弘忍大師的1413年誕辰紀念日,我們舉行了為期兩天的弘忍大師誕辰紀念活動,拜山禮祖,共誦《金剛經》祈福;8月,台灣著名茶人李曙韻成功地在五祖寺舉辦了‘尋禪問茶’茶會;同月應中國佛教協會邀請,韓國來華體驗修行僧團一行三十餘人赴五祖寺參訪,與中國僧人同上早晚殿、禪修、經行並交流;10月份我們還承接了湖北省第三屆漢傳佛教講經交流會。我們與高校也有很多互動,武漢大學的師生來寺做過禪學交流,我本人也應邀到武漢大學、湖北省社會主義學院做過多次禪學講座。我們以後還會舉辦一系列包括禪修、茶會、抄經、行禪、佛教音樂會等活動。這些活動都由我們五祖寺自己的文化創意團隊來完成。”正慈法師説,當下社會已經到了一個“樹欲靜而風不止”的年代,急需把自己的心收回。在走出慧能和神秀——一頓一漸兩位大師的五祖寺,舉辦這些禪文化活動是十分恰當和必要的。

  “頓和漸是你內心領悟的一個深淺,其實作為我們普普通通了解禪的人,其實我更以當年五祖的教授師神秀大師告訴我們的漸修,就是跟吃飯一樣,一口、一口地吃,跟走路一樣,一步、一步地走。你不能一口氣吃成個胖子。關鍵就是你要有正見,你要真修,其實我覺得禪的結果是必然的,關鍵是這個過程很重要。遇到困難要挺得過去,碰到快樂要消受得起。禪的味道就在於這個過程,你真正明白了這個過程,結果其實顯得並不如此的重要。”

  此言不虛,從12歲不諳世事的小沙彌,到當今禪宗祖庭的方丈,正慈法師面朝着智慧的彼岸一步一步地奔走。近日,正慈法師又被武漢大學國學院聘任為兼職教授。若算上五祖寺那本禪意漫畫《慈言愛語》中師父的漫畫形象,正慈法師的身份顯然是多重的。

  “在擁有多重身份的同時,師父是如何看待外出弘法和修行的關係問題呢?”我們把這個問題拋給了正慈法師。

  “修行就是始終要提醒自己保持出家人一顆正念的心,這是我理解的修行。佛教真正是一種教化和教育的功能。我們現在不僅僅要守好我們的廟,同時還要讓社會真正來了解佛教,能讓真正的佛法傳播得更好,少對佛教產生一些不必要的誤解,所以這兩者都很重要。”

  “守本真心”,若引用五祖弘忍大師的《最上乘論》中的語句,可以概括這番回答。(文/華程)

 

  正慈法師12歲出家於湖北黃石市東方山弘化禪寺,系中國佛學院1980年恢復以來最早培養的19名碩士研究生之一。1997年承接東方山弘化禪寺衣鉢,升座方丈,為該寺第七十三代傳人。2014年升座為黃梅五祖寺方丈。他現為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湖北省佛教協會會長、湖北省人大常委會委員。

  正慈法師曾多次率團出訪東南亞,出版有《茶禪的味道》、《出家人的樣子》和《心安居的地方》、《禪就是這樣》、《慈悲的温暖》、《慈顏愛語》,在國內外發表論文多篇,被稱為“學者和尚”。

責任編輯:王冠

熱聞

  • 圖片
<<>>
22

農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