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佛協副會長祜巴龍莊勐:中國南傳佛教的唯一祜巴勐

 

\
總佛寺住持祜巴龍莊勐 (圖片來源:資料)

  自從鬆溜·阿嘎牟尼大師1974年去世以後,西雙版納的南傳上座部佛教就沒有了“祜巴勐”。而上一次晉升“祜巴勐”的儀式,也是1933年的事了。30年過去了,經國務院宗教局和中國佛教協會的批准,西雙版納終於又有了一位“祜巴勐”,他就是祜巴龍莊·宛納西利大長老。

  在西雙版納,傣族兒童到七八歲都要到佛寺當一段時間的和尚,過一段脱離家庭的僧侶生活,系統地接受宗教文化教育,學習佛經、教義、教規,以及相應的民族文字、歷史傳統、人生哲理、道德規範和天文曆法等方面的系統知識。大部分人到十五六歲還俗回家,少部分人繼續學習並終生出家。傣族男子若沒有當過和尚,就是“巖裏”(生人),會被整個社會瞧不起。兒童入寺以後稱為“科永”,即預備和尚,學習基礎經文後,就剃度為僧,稱為“帕”(沙彌);經過學習掌握了基本的佛學知識,且年滿20週歲,可以授比丘具足戒成為都(比丘);比丘中佛學知識淵博,為人正直,在信徒中有一定的威信,對社會有貢獻的可以升座成為祜巴長老;而“祜巴勐”就是全西雙版納的祜巴長老,是中國南傳上座部佛教的最高等級僧人。

  我原以為升到“祜巴勐”的長老應該六七十歲了,誰知一見面卻感覺很年輕,祜巴龍莊·宛納西利大長老生於1960年,今年才44歲,身兼多職,是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雲南省佛教協會副會長、雲南省政協常委、西雙版納州政協副主席、西雙版納州佛教協會會長、雲南佛學院西雙版納分院院長、西雙版納總佛寺住持。在百忙之中,他接受了我們的採訪。

  大長老是勐海縣人,起初的名字叫巖仔龍莊,按照傣族的習慣,他升了和尚以後就叫帕龍莊,後來叫都龍莊,現在叫祜巴龍莊。童年時隨父母去了緬甸,1973年在緬甸景棟勐養龍“旺壩崗”佛寺剃髮為沙彌,以後就是一系列的求學生涯,讀過中級、高級佛學院,還到泰國的佛寺進修,1980年升為比丘,擔任佛學院的教員。

  上世紀八十年代,國家恢復了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南傳上座部佛教在西雙版納也得以發展。但由於中斷了近20年的原因,各地都缺乏精通佛學的僧人。勐海縣曼壘村的佛寺也恢復了,卻沒有住持,鄉親們想起在緬甸還有一個比丘親戚,於是就寫信邀請還是“都龍莊”的大長老回來探親,並回來擔任寺廟的住持。大長老説:“當時我25歲,正面臨着繼續出家還是還俗的問題,父母也不在了。很小就在國外,家鄉是個什麼樣子也不知道,接到邀請就回國了。至於住持,當時還沒有考慮。”

  親不親,故鄉人,鄉親們的盛情使年輕的都龍莊深受感動。從孟連口岸一入境,他就受到村長和老人組織的迎接團的歡迎;回到村裏,男女老少都來看望他,請他留下為羣眾服務;親戚也來叫他回來安家落户。大長老説:“更主要的原因是,回來以後,我看到寺院裏的僧人沒有文化,不懂教義和教軌,搞一些迷信活動,羣眾也沒有文化,不知道怎樣正確地信仰佛教。還有就是黨和國家的宗教政策比較好。這些都促使我決定留下來。”

  1986年4月的傣歷年,26歲的都龍莊升座為曼壘佛寺的住持。也許是因為在國外一直當老師的原因,他特別關注教育的問題。當時農村受傳統習慣的影響,兒童多數都去做和尚,學校的流失率嚴重。作為寺廟的住持,他卻同別人不一樣,到處去宣傳要上學,要學文化,有了文化,對國家、對民族、對個人才有好處。在勐海許多人還記得,每逢趕擺,就有一個騎永久牌自行車的和尚,到處宣傳黨的宗教政策、宣傳正確的佛教知識、宣傳要上學的道理。説了還要做,曼壘佛寺開設了漢語文和尚班,為和尚掃盲,在當時可是件新鮮事,整個西雙版納獨此一家。後來他做了州佛協會長,主持制定的《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僧伽管理的若干規定》中就有兩條:其一是兒童僧侶必須到學校接受國家九年義務教育;其二是僧人住持必須督促寺內的僧人去上學,協助學校教學工作。

  慢慢的,他的影響越來越大,周圍羣眾都來曼壘佛寺做賧,寺廟的收入也比較高。取之於民,用之於民。第一件事是交了1萬公斤公糧,第二是拿出5萬元購買樂器給村裏組織樂隊,第三是建了佛塔。到1990年的時候,他的名字在信教羣眾中已經是家喻户曉了,經過選舉,1993年,他成為了州佛協會長,總佛寺住持。

  西雙版納的佛寺分為四個等級,最低一級是各村寨的佛寺;上一級是由4所以上村寨佛寺組成的中心佛寺,稱為“布薩堂佛寺”;再上一級為十二版納各一個的“拉扎坦”總寺,管轄各中心佛寺;最高一級就是設在景洪的“拉扎坦大總寺”,統轄全西雙版納的576所佛寺。33歲時祜巴龍莊擔任的就是這個大總寺的住持。

  説是總佛寺,其實經過多年的破壞,什麼都沒有了,僧人只能住茅草房。大長老説:“總佛寺是總領所有寺院、僧眾的,總佛寺抓不好,對佛教在版納的傳播不利。”上任以後第一件事就是抓經濟——“自養”,他説:“我們只能儘可能地為社會服務,爭取得到社會的支持。”經過努力,在政府、羣眾的支持下,總佛寺的面貌有了很大改觀,各種殿堂恢復了起來,還遍植花草,基本形成了應有的規模。近幾年先後接待了泰國王姐、僧王等貴賓。

  作為中國佛教協會的副會長,南傳上座部佛教的領袖,他認為佛教要發展,關鍵還是要抓教育,培養僧才,要有高素質的人來傳播佛教。在建設總佛寺的同時,他就開始創辦雲南佛學院西雙版納分院,沒有教室,就在大殿裏或者草棚裏上課。1994年,在省佛協和州委統戰部的支持下,佛學院綜合樓建了起來,有了教室和宿舍。另一方面,選派一些優秀學員到國內外學習,現在已經有些回來當了學院的老師,學院還有專門的外籍教師教授英語。

  從課程設置中我們不難看出大長老心目中的僧才——除了精通佛教知識以外,還要熟悉傣文化和漢文化,懂英語、會電腦。祜巴龍莊·宛納西利大長老説:“時代要發展,民族也要發展。工業化時代、資訊時代,我們也一樣要跟上。”

責任編輯:張璽

熱聞

  • 圖片
<<>>
22

農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