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著名高僧阿姜曼尊者:畢生苦行 證果羅漢

  荼毗法會持續數日,一直秩序井然、和諧寧靜,尊者的骨灰被分給各地的比丘請回去供奉,四年後開始有信眾發現骨灰全部變成舍利子。

\

  阿姜曼尊者是近代公認的阿羅漢成就者。(圖片來源:資料)

  阿姜曼·布利達陀尊者,20世紀最偉大的森林禪師,1870年生於泰國緊鄰老撾與柬埔寨的烏伯拉加達尼城。從當時到現在,那裏都是不毛之地,不過也正是這塊土地的貧瘠與人民的和善性格,成就了世間稀有的心靈深度。

  尊者的父母都是傳統的佛教徒,尊者從小就聰明機智,擁有活潑的心智,他在即興歌謠等民俗藝術方面表現優異,並熱衷於修行。

  按照南傳佛教國家的習俗,男子成人之前都要剃度為沙彌。尊者在十五歲剃度為沙彌後的兩年中,被清靜的生活深深吸引,他下定了日後出家的決心。在二十二歲時,他辭別了雙親,在烏伯拉加城的利亞布寺出家,法名布利達陀(意為慧所庇護)。在成為比丘之後,他前往追隨當地一位傑出的森林比丘阿姜掃長老修習毗婆舍那(內觀)。成為阿姜掃的弟子後,他了解到嚴持戒律對於心靈進步的重要性,積極投入修行。

  他以內心誦唸“佛陀”來覺知每一個當下,日以繼夜,修習頭陀行:穿破碎廢布所縫成的袈裟,拒絕接受現成袈裟的供養;除了斷食的日子,外出託鉢乞食;只接受放進鉢裏的食物;日食一餐;穿的僅有三件衣服,上衣、內衣和外衣;居住在林間樹下、河谷之間、巖洞中或斷崖下。

  在沙裏卡洞的修行是尊者一次關鍵的修行——當時尊者胃痛復發,甚至便血,完全無法消化食物。村民為他準備的草藥也全然無效,身體和意志力都越來越虛弱。他果斷地決定停止服用傳統藥物,放下對身體的執着,他告訴自己:“如果我被這階段的一些痛苦所挫敗,當四大分離、痛苦粉碎我的防線時,我還有什麼希望?”生命的執着被捨棄了,在這個山洞裏,他趨入了阿那含果。

  離開沙裏卡山洞後,尊者幾度遊行於泰國的東北與曼谷之間,指導其他比丘與沙彌修行。為了度化自己的母親,尊者在母親身邊教化了六年,一直推遲自己閉關的時間。最後他把母親安頓在烏伯拉加泰尼城,然後南下前往泰國中部,準備進行最後的閉關。

  尊者肩上揹着附有袋子的鉢、頭陀傘和袈裟,濾水袋、針、線等比丘必備物品都放在鉢內,水壺提在手上。途中在食物和飲水充足的地方,他會打開頭陀傘在那裏過夜。白天碰到路邊的一些茂密樹林會稍作停息,到了下午熱度稍減,他又繼續前行。他從一個隱僻的地方走到另一個隱僻的地方,有時會在森林中迷路,有時走了一整天也看不到任何村落,甚至有時接連幾天都沒有任何食物和水,並且幾乎不睡覺。

  最後,在清邁的曠野,他找到了一個隱居的處所。尊者一個人在這個孤獨的地方,與生死煩惱面對面地戰鬥,直到煩惱熄滅。這是一個決定性的階段,結果不是死亡就是證果。阿迦曼尊者嚴格地遵照一個固定不變的時間表生活,不間斷地精進,日以繼夜。由於大念住和大智慧無窮盡地持續着,一天晚上,在山邊一棵茂密的樹下,一塊平坦的大巖石上,尊者證得了四果。

  解脱之後,他決定把佛法帶給那些願意熱誠而恭敬地聽受的人們。然而他在清邁期間的大部分時間都住在深山曠野裏,所以並沒有很多頭陀行比丘能夠得到他的教化。雖然如此,他在清邁的教導是最深奧的,也是不屈撓的和不允許任何放逸的。

  尊者七十歲時,仍然喜歡在曠野裏遊行,過獨居的生活,並保持着規律的作息:

  ——經行禪思之後接着靜坐禪思。

  ——外出託鉢和用飯。

  ——經行禪思直到中午。

  ——如果有需要,小睡一下。

  ——靜坐和經行禪思直到下午四點。

  ——打掃住處區域,然後洗個澡。

  ——經行禪思幾個小時。

  ——誦唸幾個小時。

  ——靜坐禪思幾個小時。

  ——睡覺,通常最多四個小時。

  在特殊情況下,他還會整夜持續禪修而不睡覺。

  經常有其他比丘率領成羣的在家善信在齋日來看望他,請他開示。開示的時間過後,如果他稍有空閒,還會對於禪修有問題的人作個別解答。一次,有一位居士問道:“您早已解脱,為什麼仍然每天禪思呢?”尊者笑着説:“我會保持精進直到死亡,不會從精進中退縮回來,否則就不是如來的弟子。”

  尊者對頭陀行比丘弟子的教導,通常都是直面恐懼和死亡。比如如果有比丘害怕老虎,尊者就會把他安排到修行區域的邊界上,距離其他比丘最遠。依照尊者所説,直接面對恐懼比逃避它更為有利,後者乃是終身的自我奴役。同時,尊者勸勉他的弟子們遵循頭陀行儀軌:外出託鉢,斷食時除外;拒絕後來送到的食物;日食一餐;一鉢進食;穿碎布衣;住在曠野裏;住在樹蔭下;住在墳冢間。最後這項頭陀行是佛陀所曾囑咐的一個去除驕傲和我慢的方法,也是及早準備面對死亡,以免悔之已晚的方法。尊者的弟子們勇敢地面對他們與生俱來的恐懼,奮勇地奉行這項頭陀行。

  尊者的一生是修行的一生,也是弘法利生的一生,即便在最後的時刻,仍然堅持以無常的法義教化着弟子們。

  公元1949年的三月份,在諾格菲村,尊者七十九歲之身開始示疾。他知道這是他最後的疾病,於是向他的弟子們宣佈這個事實,並告訴他們沒有方法可以治療。他説:“倒計時已經開始了。這是無常變遷的法則,無常正顯現在我的身上,這個身體很快就要四大分離了。無常、變遷、無我的法則是持續地運作於每個人和動物身上的,這是不可轉變的真理。”即使在生命的最後時段,他依然遵行着頭陀行,外出託鉢,吃鉢裏面的食物,日中一食。

  出於對眾生的慈悲,他選擇自己去世的地點:“我的時間有限了,”他説,“我不希望死在這裏,如果我死在這裏,許許多多的人們會來。許多的動物必定要死,因為這附近沒有市場。”

  最後,在蘇達瓦寺的一個小房子裏,尊者以吉祥右卧,安詳示寂。曾受尊者教化影響的僧俗大眾,從四面八方湧向尊者圓寂的地方,參加尊者的荼毗法會。法會持續數日,一直秩序井然、和諧寧靜。荼毗後,尊者的骨灰被分給各地的比丘請回去供奉。四年後,開始有信眾發現骨灰全部變成了舍利子,即使現在仍有類似的報告。

  尊者一生從出家到圓寂,一直秉持着佛陀的教誨,堅定地奉行頭陀行。他適時且成功地為許多人解釋與證明禪定的利益,併成為僧團行為的典範。即使圓寂以後,依然以慈悲力攝受着四眾弟子。受他感化的人,都堅定地被鼓舞着去追隨他的腳步。他無限慈悲的力量,引導着人們邁向快樂和安穩。

  尊者雖然地處偏遠的泰國村莊,但卻成為全國乃至全世界最受敬重的心靈導師,幾乎所有二十世紀泰國最有成就與最受尊敬的禪師,不是直接師承於他,就是受到他的深刻影響,阿姜查尊者就是其中一位。

責任編輯:張璽

熱聞

  • 圖片
<<>>
22

農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