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明博:感謝你,為我照亮前方的道路

\
螢火蟲(資料圖)

  山間夜涼,露水重,不宜長時間置身室外。

  往回走時,數只螢火蟲在我眼前一晃而過。

  古人稱螢火蟲為「流螢」。這個「流」字,真是貼切。像從上遊流來的細碎花朵,倏忽而下,根本不給你伸手把捉的機會。

  太虛法師作詞、弘一法師作曲的《三寶歌》中,頌揚釋迦佛的功德時,用了兩個反問句:「人天長夜,宇宙黯暗,誰啟以光明?三界火宅,眾苦煎迫,誰濟以安寧?」

  的確,促人深思。

  暗夜漫漫。眼前這些流動的燈盞,是否照亮不眠者腳下的道路?

  作家沱沱給我講過一個關於螢火蟲的童話。

  黃昏時,田野裏發生了一件大事。一群準備夜行的螢火蟲爭吵起來。大家知道,螢火蟲的燈,無一例外,都掛在屁股上。領頭飛,就要面對無邊的黑暗,所以螢火蟲們誰也不願意排第一位。

  一位忠厚、老實的螢火蟲,無言地排到了最前面。

  螢火蟲們開始飛行了。

  一只名叫綠翅的昆蟲在夜間飛行。看到一隊閃亮的螢火蟲飛過來,它湊過去,排在隊伍的最後。

  前面有燈盞,照亮前方的道路,綠翅可以安心地在夜裏飛行了。排在螢火蟲隊伍的最後面,綠翅心懷感激。它大聲地對前面的螢火蟲說:「謝謝你,為我照亮前方的道路。」

  前面的螢火蟲沒搭理它。

  綠翅又充滿感激地說:「謝謝你,為我照亮前方的道路!」

  「吵什麼吵,我正煩着呢!」

  綠翅吃了一驚:「對不起,我只是想把我的感激告訴你。」

  「你的感激跟我有關係嗎?」

  「當然有關係。對別人心存感激,我一定要大聲說出來。還有,只有你接受了,我的感激才有意義。」

  「嗯,你說得好像有道理。看來我也應該做些什麼。」

  「你也感激前面的燈盞吧。」

  「那,我也試試 謝謝你,為我 不好意思,我不太習慣表達 」

  綠翅說:「感激是從心裏湧出來的。」

  前面的螢火蟲試了一下,它大聲地說出了心中的感激。

  後來,整個螢火蟲隊伍充滿了感激的聲音。

  聽着身後接連不斷的感激聲,領頭的螢火蟲飛得更專心。眼前的黑夜,不再那麼可怕了。它心裏湧動着更大的責任感

  在九華山,在大覺寺,在月夜下,我感覺到,釋迦佛如同童話中那位自願排到隊伍最前面的螢火蟲。面對無明的黑暗,他化身為燈,照亮前方的道路,引領人們突破生死輪回。

  釋迦佛說:「要接受我的教誨,首先要明白我的立場。」他以心燈照亮我們腳下的道路,希望我們跟隨他一起飛,而不是站在一旁看;他鼓勵我們去實踐、去重新發現存在着的真理,而不是簡單地相信。

  對於人生,他希望我們能夠如實觀照世間,既非不可救藥的悲觀,也非盲目的樂觀。因為只有這樣,才能找到通往自由、和平、寧靜與快樂的途徑。他提醒我們,痛苦在世間客觀存在,不要太執著於此世間的事物。

  他告訴我們,和他一樣走在解脫道路上的僧侶,是我們的同行者與向導。

  釋迦佛自承,他是人類的普通一員,是覺醒者,是向導,而不是萬能的神。他慈悲地指出,所有的人 你、我、他、她 我們中的任何一個,只要肯發願、肯努力,都有覺醒的可能,都會成為他人的燈。

  有人說,所謂的大人物,會使他人感覺到自己渺小;真正的大人物,會使他人感覺到自己偉大。釋迦佛顯然屬於後者。

  想着這一切,我心裏充滿感激。

  「感謝你,為我照亮前方的道路。」

  途經平台,茶會已然結束。

  燈熄,人去,此地空余石桌石凳。

  頭頂上的月亮,已經完整地躍過缽盂峰頂,微笑着注視人間,照亮我腳下的道路。

  我也要去睡了,明天,我的九華之旅將漸次展開。

  暗夜中飛舞着的螢火蟲,明天見;照亮我道路的月亮,明天見;崔嵬挺拔的缽盂峰,明天見;送給宿鳥夢境的鬆杉,明天見;棲息我身心的九華山,明天見!(摘自馬明博《願力的奇跡》)

責任編輯:

熱聞

  • 圖片
<<>>
22

農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