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東美:一代大哲善講華嚴 臨終時皈依唸佛

\
方東美先生

  方東美先生,現代著名哲學家,新儒學八大家之一。以弘揚中華文化的精神價值為學術主旨,始終能以開放的胸襟對待中國傳統文化的各種思想流派,併力圖貫穿古今,統攝諸家之學。他曾自我評價,從家庭傳統來説他是一個儒家,從氣質上説他是一個道家,從宗教啟示上説他是一個佛教徒,從教養上説他是西方的。他把原始儒家、原始道家、大乘佛學、新儒學看成中國哲學的四大傳統。其哲學思想在世界中也佔有重要的地位,飲譽海內外。夏威夷大學哲學系主任查理摩爾教授曾認為方先生是當代“中國最偉大的哲學家”;日本著名禪學大師鈴木大拙先生也稱讚方先生的哲學著述“冠絕一時,允稱獨步”。從一定意義上説,是方東美先生改變了西方人對中國哲學的偏見,引起了西方學界對中國哲學的重視。他畢生致力於學術事業,圓融佛儒道,會通中西哲學與文化,建構了以生命為本體、統攝萬有、兼容幷包的宏大精深的哲學體系,達到了前人未有的理論高度。

  方東美的學者氣概

  方東美與毛澤東與蔣介石均有交往。蔣介石就曾從方東美先生學習《易經》、王陽明與辯證哲學,在比自己小12歲的方東美面前,執學生之禮,方則以布衣給蔣介石行國家元首之禮,兩禮並行,為一時佳話。蔣介石兼中央大學校長後曾到校視察講話,隨從人員將大禮堂座椅全部搬出。方東美時任哲學研究所所長,見此情景後勃然大怒道:“來者何人?”聞聽是蔣介石後,方東美更加氣憤地説:“既是校長,豈可以不敬師?”此語一出,全場譁然,座椅立即得到恢復。蔣介石是非常大度的人,對此並不介懷,還嚴斥隨從過失。1951年,蔣介石曾設宴招待部分大學教授,在座的便有52歲的方東美。

  毛澤東青年時期,曾加入“少年中國學會。1918年,毛澤東遊南京,受到“少中”會友的熱情接待,以年長被眾人呼為“毛大哥”。1945年8月,毛澤東赴重慶談判,專門宴請在渝的“少中”會員。會面時,赴宴的方東美,用桐城方音説了一句:“這不是當年的毛大哥嗎?”不料全場“少中”故人紛紛響應,齊呼“毛大哥到矣!”現場氣氛大變,方東美也察覺到失言,毛澤東則説起當年到南京,茫無所知,從下關獨上城頭,窮一日之力,繞南京城牆一週。眾人相顧失笑曰:“此乃萬里長征之初步練習,今日仍有此雅興否?”現場氣氛,重新變尷尬為融洽。

  抗戰勝利後,方東美選擇去台。1948年,49歲的方東美擔任台灣大學哲學教授、哲學系主任。1959年,方東美應邀赴美講學,並擔任美國南達科州州立大學哲學訪問教授。其後數十年,先後受聘密蘇里大學、俄亥奧伯林學院任訪問教授,往來台美之間訪問講學。

  臨終緊急皈依佛教

  方東美教授對於佛學造詣甚深,1961年某日下午三時,方東美應邀為台灣大學晨曦學社與師大中道學社以“差別境界與不可思議”為題,在台大最大的一間梯形教室作專題演講,聽眾爆滿,座無虛席。他口若懸河地講到下午六時,吸引住了每一個人的心,大家虔誠地靜聽,竟忘了晚餐時間已過。

  方東美生性耿介,一生絕不媚俗阿世,別人越是批評和反對,他越是有種衝動,非要打破砂鍋弄個清楚不可。他的怪,也怪得出奇,怪得可愛;他的固執,也固執得率真,固執得有趣。也難怪乎美國華盛頓美洲天主教大學教授柯文雄説:“西方及美國承認台灣有哲學,是因為台灣有方東美。”英國牛津大學中國明代思想史研究專家麥克慕蘭教授驚歎不已地説:“真未想到一位東方人,以英文著述,向西方介紹中國哲學思想,其英文之造詣如此優美典雅,求之於當世之英美學者亦不多見。”

  方東美研究佛學,平日亦愛靜坐,但並未皈依。1977年3月26日,方東美身患不治之症,痛苦異常,然而內心仍然清醒,發心皈依,便由林蘇民醫師與其門人劉孚坤副教授,護送至土城承天禪寺,參拜同樣由大陸來台灣弘法、不識字的大修行人廣欽老和尚,虔誠接受皈依儀式,法號為“傳聖”,從此成為一個正式的佛教徒!一般人只知道他中西學問至為淵博,而不知道他最後仍然歸結到佛家信仰,口唸佛號,發願往生,解行相應。成為一代哲人的典範!而一個善講華嚴事事無礙法界的大哲,臨終之時,卻在一位大字不識、整日勸人唸佛的老和尚座下皈依,也給後人留下無限啟示。
 

責任編輯:王冠

熱聞

  • 圖片
<<>>
22

農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