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玄:30歲後始“覺悟” 如果你問我什麼是成功

\
林清玄(資料圖)

  如果你現在問我什麼是成功,我會説,今天比昨天更慈悲、更智慧、更懂愛與寬容,就是一種成功。

  在人生最底層也不要放棄飛翔的夢想

  我的人生幾乎是最底層出發的。我生長在一個幾乎沒有文化和文明的地方,而且家庭十分貧困。我沒有讀過什麼好的學校,學校裏的老師經驗也都很不足,就像給我們教英文的老師,其實他只是受了幾個月的短訓就上崗了。但這沒有妨礙我們的成長。

  這個老師教我們用漢字來記住英文單詞,“土堆”就是today,“也是土堆”是yesterday,而tomorrow就理所應當的變成了“土馬路”。於是,我記住了這些單詞,還明白了一個道理:“今天是土堆沒關係,昨天是土堆也沒關係,只要明天能成為一條土馬路就行”。

  17歲那年,我決定離開家鄉。臨行前,媽媽送了我一樣東西,一個玻璃的瓶子,裏面裝着黑黑的東西。母親説,你別小看,這裏面裝了三樣重要的東西,一樣是拜祖先的香爐裏的香灰,一樣是農田裏的土,還有一樣是井裏的水。閩南的祖先們在離開家鄉的時候都會帶着這個,説是帶着這個去到別處就不會水土不服,而且有了它們,走到哪裏,哪裏就是你的家鄉。這個瓶子至今還擺在我的桌上,它讓我明白了什麼是家鄉。

  因為身上沒錢,離家後的生活一度過得很苦。我曾經在餐館當過服務生,做過碼頭工人,擺過地攤,還在洗衣店燙過衣服,甚至還殺過豬。殺完豬回到家,洗完手,就繼續寫作,變成作家。那會兒我17歲,開始陸續發表作品,被一部分讀者視為“天才”。

  我一直堅持寫作,希望能變成一個成功的作家。在我們那個地方几百年來沒有出現過一個作家,我知道要實現自己的理想,一定要比別人更勤快。我從小學三年級時開始,規定自己每天寫五百字,不管颳風下雨,心情好壞;到了中學,每天寫一千字的文章;到了大學,每天寫兩千字的文章;大學畢業以後每天寫三千字的文章;到現在已經40年了,我每天還寫三千字的文章。

  在我生長的年代,要當作家很難,因為稿費很少。我還有個習慣,就是絕不廢話,能3千字寫完的,絕不會寫成5000字,能500字寫完的絕不會變成1000字。

  想當作家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一件事。為了生存,我開始去報社上班。我對成功的慾望很強,和當時的所有年輕人一樣,希望得到名利、金錢、影響力。我工作很賣力,因而很快就升遷,第6年就當了總編輯,同時還在報紙上寫18個專欄,主持節目當電視公司的經理,還做了廣播節目《林清玄時間》,一時風頭無兩,成為大眾眼中成功的人。

  到如今,我一共寫了一百七十幾本書,擺起來比我的身高還高。當時台灣有個雜誌,評選“40歲以下的成功人士”,我排行第一,排在後面的2人分別是馬英九和**。

  覺悟就是“學習看見我的心”

  我以為,成功應該很快樂,應該每天帶着“神祕的微笑”。但事實上很難,因為每天從早到晚要開7、8個會,還要和很多你不喜歡的人約會、應酬,到最後,生命的時間和空間被擠壓,發現自己已經很難靜下心來寫一篇文章,而且幽默和浪漫精神不見了,對年輕時候嚮往的東西都失去了興趣。

  有一天,我在報館裏等待看樣刊,無聊的時候就翻開了一本書,開篇第一句話説,“到了30歲的時候,要把全部的時間用來覺悟。如果到了30歲還沒有用來覺悟,就會一步步走向死亡”。我當時很震驚,因為那會兒我已經過了30歲了,卻完全不知道覺悟是怎麼回事。我開始思考,什麼是覺悟。不久之後,我辭掉了所有的工作,到山上去閉關,去清修和思考,開始走進佛教的世界,清修持續了3年,這也是為什麼後來我的作品中有了很多關於宗教的元素。

  3年後,我覺得自己已經有了很多領悟,明白“覺”就是“學習看見”,“悟”是“我的心”,所謂“覺悟”就是“學習看見我的心”,因為心戀紅塵,我決定下山。

  在山下路過一個水果攤,我想買點水果,當時老闆不在,我便在邊上等,這時候一個路人過來,問我水果怎麼賣,將我誤認為老闆。我當時的第一反應是“我經過了三年修行,大家竟然看不出來我很有智慧?”隨即我就意識到,覺悟修行並不會改變人的相貌,只是內心起了革命。

  之所以講覺悟,是因為現代社會,很多人看不到自己的心。我們把生活分成兩部分,一部分是重要的生活,一部分是緊急的生活,會發現很多人都在緊急的生活,隨波逐流,而不是重要的生活。

  什麼是重要的生活?陪着愛人散步,躺在草地上看星星,一個小孩有沒有幽默感?懂不懂得愛和寬容?這些是重要的。而每天着急上班、學習、考試,是緊急的。當人整天在緊急的事情裏面打轉的時候,“琴棋書畫詩酒花”就會變成“柴米油鹽醬醋茶”,要學會騰出一些空間,進入“重要的生活”。

  台灣有個最有錢的博士,叫王永慶,他在92歲的時候去世了,在美國巡視工廠的時候。我聽到消息很難過,我想如果我90歲有5000億財產,我會去巡視工廠嗎?答案是一定不會。王的後人迄今還在為財產爭奪不休,這是一件很讓人傷心的事,因為他們沒有覺察到什麼才是重要的生活。

  還有一個富翁叫郭台銘,雖然他有很多財產,但他最後娶了一個平凡的舞蹈老師。我問他,你為什麼會選她?他回答我説,我太太最大的優點,是她身上聞不到錢的味道。這表明,對於一個整天追逐金錢的人來説,沒有錢的味道反而是最大的優點,意味着這個人並沒有掉進慾望的泥沼。

  成功是今天比昨天更慈悲、更智慧、更懂愛與寬容。

  再艱難時,也不要失去對人生真實價值的認知

  怎樣才能覺悟?你必須做到以下4點:

  1、要儘可能地把所有時間和空間都留給那些重要的事情。

  歷史上有一個很了不起的人,叫陸羽。他是一個棄兒,長大後,他給自己取了陸羽的名字,意思是漂流在陸地上的一根羽毛。他立志要喝遍天下的茶,飲遍天下的水,於是從9歲開始就一直旅行。我後來曾追隨他的飲茶之路去尋訪,深刻地體會到了他的不容易,全國的茶區那麼多,在只依靠步行的年代,他都一一走遍,還寫下了《茶經》,成為1300年來迄今無人超越的經典。支撐他的,就是一股叫做夢想的力量,他懂得,有限的人生裏什麼是重要的事情。

  2、你必須要意識到,世俗的事務並非無價。

  什麼是無價的?是浪漫的精神。有一次我去上海演講,和朋友站在黃浦江邊吹風,覺得夜晚的黃浦江格外地美,十分浪漫。此時,我的同伴撞了我一下,“喂,你知道每年黃浦江有多少人自殺嗎?”哈,真是煞風景。

  什麼是浪漫?“浪費時間慢慢吃飯,浪費時間慢慢走,浪費時間慢慢喝茶……這些都是浪漫”,浪漫其實就是創造一種時空、一種感受、一種嚮往,一種理想,在你的世俗土地上開出一朵玫瑰花。

  即便是被世俗捆綁,即便是處於人生低谷,也要時刻保持浪漫精神。求婚也並不一定需要房子、車子、票子,以及很大的鑽戒,我只是寫了“縱使才名冠江東,生生世世與君同”兩句詩,妻子就感動異常,嫁給了我。

  3、不要失去對真實價值的認知。

  現代社會,很多人對價值的認知已經不那麼清楚。

  有一次,我在上海走過一家百貨,看見櫥窗裏掛着一個包,售價100萬元人民幣,那是愛馬仕的鱷魚皮包。我很吃驚,誰會花100萬買這個包呢?但顯然是因為有人買才會有銷售。

  很多人都被這些名牌捆綁和魅惑,在吃穿用度上,花很多錢來消費,但事實上,他們看中的並不是物品本身的價值,而是價格。我到商場裏去買衣服,都會問服務員,有沒有沒牌子的東西?只有撕掉牌子,物件才會迴歸本身的價值。因為我希望尋找的是生命的價值。

  我認識北京的一個有錢人,是個礦產大亨,每年賺100多億人民幣。他家地面用的是玻璃,下面水池裏養着錦鯉。這些錦鯉都經過標準的挑選,不合格的魚會被拿去扔掉或給大魚吃。

  因為不符合某些標準,有些錦鯉一出生就被決定了悽慘的命運。後來,我把那些不合格的魚買了回來,養出來也格外與眾不同。人如果只認識統一的、固定的價值觀,實際上是很可憐的。好在人不是錦鯉,就算出生微賤,也可以通過自己的努力,找到自己生命的價值。

  4、要認識到這個世界是多元的而不是單一的。

  這個世界的可怕之處在於,大部分人被訓練成單一的人,按照上學、考試、工作、結婚等標準流程活着。這很值得檢討。

  你看看這個世界,最辣的是辣椒,最酸的是檸檬,最苦的是苦瓜,最甜的是甘蔗。如果你把他們養在一塊土地上,會出現兩種結果:全部死掉,或只有一種活下來。他們本來活在不同的土地上,有不同的成長經歷,如果硬將他們放在一起,也許辣椒最後會變成苦瓜。

  人需要發展自己的特質,但是也要包容別人的不同,這個世界才會精彩。因此家長也不要總拿自己的孩子和別人家的作比較,因為辣椒不需要和茄子比較,辣椒只要自己夠辣就好。

  人們從小就要發現,自己最合適做什麼,做什麼才最快樂。我這輩子一直想當作家,從來沒有改變。清華大學一百年的時候,有學生問我,你已經寫了170多本書,還會接着寫嗎?我的回答是,如果我下午會死,我會寫到今天早上,如果明天會死,我會寫到明天早上。我已經寫了40多年,我一直在想,我最好的作品還沒有寫出來,我要一直努力。

  如果你現在問我什麼是成功,我會説,今天比昨天更慈悲、更智慧、更懂愛與寬容,就是一種成功,如果每天都成功,連在一起就是一個成功的人生。不管你從哪裏來,要去到哪裏,人生不過就是這樣,追求成為一個更好的、更具有精神和靈氣的自己。

責任編輯:王冠

熱聞

  • 圖片
<<>>
22

農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