濮存昕:飾演弘一大師 我痛哭問自己是不是也要這樣

\
濮存昕飾演的弘一大師(資料圖)

  很有幸,我演了影響我人生的兩個角色——電影《一輪明月》中的弘一法師和電影《魯迅》中的魯迅。但是,在商業放映渠道,這兩部電影沒法放映。為什麼花了那麼多錢拍的電影不與觀眾見面?我不相信今天的兄弟姐妹不愛看這個電影。有時候我想這就是今天文化的悲哀。所以我們要拼命把文化市場做好,讓真正滋養心靈的文化接近我們,這是我所執着的事。

  弘一法師是中國近代史上非常了不起的文化名人,我始終覺得他不只是一位高僧,更是一位藝術家。他曾經在上海也紈絝一番;為了生意,他辦過太平洋報;他開設美術課、裸體素描課遭到過禁止。他的文化教育救國的理想還是趨於破滅。最終之所以斷然出家,那麼虔誠地跪在師家面前,一定有一種深刻的內憂外患在。

  讓我感悟生命。什麼是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我覺得是“原本什麼都沒有”時候的快樂。禪學是中國對於佛教的貢獻,禪的一個最主要的概念是“原本”。“原本”是什麼?有這麼一句禪:山是山,水是水。

  作為一個演員有名有利,但是很容易不快樂。比如有一次在南京演出時,我也曾忿忿不平,憑什麼我是公益演出,而某個歌星出場費26萬?不過,即使在那個時候,我還是提醒自己,要熱情地演出。剛開始做演員時,從沒想過得最佳演員獎,那個時候是最快樂的。“山是山,水是水”這句話告訴我,應該怎麼做。百年千年都應該這樣子。這是佛家的一個道理。

  扮演弘一法師在山頂剃度時,我痛哭流淚。我問自己,我是不是也要這樣?但我沒有這種力量,演完我就蓄髮了。我心裏有這樣一個認定:生活中的快樂之源,不僅僅來自文藝。中國的傳統文化對我們修身養性是有幫助的,宗教文化也可以讓我們心靜,我們滿可以在傳統文化中尋找到一些能讓我們心靈真正寧靜、快樂的東西。

責任編輯:王冠

熱聞

  • 圖片
<<>>
22

農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