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從文:這是一本一千年前就寫給我們的經書

\
沈從文(圖片來源:資料圖)

  編者按:沈從文(1902年12月28日-1988年5月10日)原名沈嶽煥,沈從文是現代著名作家、歷史文物研究家、京派小説代表人物。14歲時,他投身行伍,浪跡湘川黔邊境地區,1924年開始文學創作,抗戰爆發後到西南聯大任教,1931--1933年在山東大學任教。1946年回到北京大學任教,建國後在中國歷史博物館和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工作,主要從事中國古代歷史的研究。以下為沈從文作品中對於佛教文化認識的相關內容。

  《百喻經》説,往昔有夫婦兩人,烘了三個大餅,作為晚餐。大餅烘就,夫婦二人各自吃盡名分下的一個餅後,還剩大餅一個,不便給誰獨吃,於是互相約定,不許説話,誰若先説話,就莫吃餅!兩人既然互相約好,便坐在家中,沉默不語。到了半夜,來了一個賊徒,到家偷竊東西,掠盡家中所有寶物。兩人皆因有約在先,關懷大餅,誰也不願出聲。賊人眼見這家中人痴呆如此,胡來亂為,全不妨事,且覺得主婦靜婉可人,便傍近婦人,作了些小小輕薄行為。那丈夫雖親眼見到賊人胡鬧,卻仍因為不忘記那個大餅,故不作聲。

  到後婦人忍無可忍了,就叫喚她的丈夫:“大伍,大伍,你真是個傻子,為一個餅,盡人把我如此侮辱調戲!”那丈夫快樂得拍手大笑,他説:“咄,咄,愚蠢丫頭,你已説話,你輸定了!餅應歸我,你已無分!”

  這是兩夫婦的問題,誰最愚蠢,別人似乎不能置喙,輕易加以判斷。《百喻經》故事所注重的是人的性格。千年前世界上既儼然曾經有個這種丈夫,這性格也似乎就有流傳到如今的可能。我們如今已不容易遇到這種丈夫了,但卻可從別種人物的治國政策生活態度得知一二。譬如説,一大片土地忽然丟了,或家中老婆跟人跑了,有些人不正是因為守着一點類似有關大餅的約言,不發一言不做一事,沉默支持下去?若有人説了一句話,想提醒他,這些人不正是頃刻之間就會天真快樂地向人喝着:“咄,咄,蠢東西,大餅歸我了!”

  讀到這本充滿了愚人故事的小書時,我總疑心寫這本書的人,書雖在一千年以前寫成,他的諷刺卻預備留給一千年以後。不過如今爭大餅的聰明人,大都忙忙碌碌,雖做了不少不折不扣的蠢事,卻好像從不曾注意到這樣一本小書上來,因此這諷刺,也等於無用了。若希望他有用,又似乎還必須從現在起始,再過一千餘年,才能讓做主人的明白。

  不過我總想介紹這本書給那些應讀這本書的人。

責任編輯:胡月冉

熱聞

  • 圖片
<<>>
22

農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