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佛道”到“商道”——稻盛和夫的商業信念

\
稻盛和夫(圖片來源:資料圖)

  稻盛和夫27歲開始創業,白手起家,40年間創建了“京瓷”和KDDI(日本第二電信電話)兩家世界500強企業,這已經是舉世罕見。更可貴的是,稻盛先生還是一位出色的哲學家,而且曾經在1997年出家修行。季羨林説:“根據我七八十年來的觀察,既是企業家又是哲學家,一身而二任的人,簡直如鳳毛麟角。有之自稻盛和夫先生始。”

  一、稻盛和夫剃度出家,皈依佛門

  楊瀾:97年的時候您剃度出家,這個讓很多人都不太理解。因為作為一個企業家來説,他是在俗世當中追求利潤、追求成功的,而佛家的理念卻是放棄這一切的功名利祿,專心向佛。當時怎麼會有要出家的願望?

  稻盛:我剃度出家,皈依佛門。正如您所説,日本國內外都有很多人説佛教和企業經營盈利是不是有矛盾呢?其實這是一個很大的誤解。佛教中有這樣一句話“自利利他”,佛教認為要想自己獲利必須造福他人,教導人們不要只考慮自己的利益,也要讓他人得益。我在企業經營當中也經常要求員工幫助他人。

  日本有句話叫作“人情並不是為別人”,意思是説善待別人就肯定有回報。中國也有類似的話“積善之家有餘慶”,做善事的人家子子孫孫都會得到幸福。就這點來説,我認為説佛教不適應資本主義、不適應企業經營盈利的説法是錯誤的,以佛教思想為基礎從事企業經營遠遠比一般的企業經營高尚得多。

  楊瀾:您做了許多慈善事業,也經常幫助別人。當您自己穿着草鞋、拿着鉢出去化緣,接受別人施捨的時候,心態上有一個什麼樣變化?

  稻盛:那天是初次去化緣,腳露出草鞋,走着走着磕到小石子,腳趾前面都滲出了血,就在這樣一種情況下挨家挨户地化緣,化些大米雜物。傍晚我拖着疲憊的步伐回寺院的途中,正好有個大嬸在公園旁邊做清掃工作,她看上去比較貧窮。她走近我,一語不發地給了我一個100日元的硬幣。我有些吃驚搞不清狀況,但猜想這100日元大概是給我的,就道了一聲謝。她説:“師父您一定很累了吧,回去的路上買個麪包吃吧。”

  禪宗的寺院吃得很簡單,一般是早中晚各一碗粥,菜只不過是兩三根醃菜,那位大嬸肯定知道這個情況才給我100日元的硬幣。當時我拿着這枚硬幣全身像被電擊了一樣感到無上的幸福,眼淚難以自禁,全身被幸福的感覺包圍着,公園的所有景物也好像變得光輝起來。我覺得沒有比這更幸福的事了。我深深地體會到,原來這就是那種被幸福包圍的感覺。這位大嬸給我的100日元所藴含的偉大的愛把我整個包圍住,把我帶到幸福的頂峯。

  二、締造兩個世界500強的經營理念

  面對這位篤信佛教的日本商界“經營之聖”,我們希望能在非常有限的時間裏窺得先生的人生智慧,便選擇了一種與常人交流的方式,想盡量散開空氣中略微的嚴肅與緊張。

  “稻盛先生,您這一生所取得的成功,在您看來,根本得益於什麼呢?”

  稻盛先生微微低頭,語調平和,話不驚人:“如果要用一句話回答,就是作為一個人,最重要的是他心中所描繪的夢想,必須用人生正確的思維方式去實現。這是我一生成功最根本的原因。”

  “這種正確的思維方式,是您的信仰?”

  “如果説是信仰,可能就會帶有一些宗教色彩。與其用‘信仰’來表示,我覺得可以用‘信念’更好一點。不過‘信念’這個詞聽起來還是有些僵硬,所以我用‘思維方式’來表示。

  “我認為,人們的思維方式大致可以分為兩種判斷標準。一個是按照‘得’、‘失’來進行判斷,另一個是按照‘善’、‘惡’來進行判斷。我的判斷標準,不是按照得失,而是按照善惡。我認為這是一個正確的判斷標準,我是基於這個標準來開展我的工作的。”

  “善惡”,這是多麼“小兒科”以致於會引很多人發笑的標準啊!但是,我們確實又在自以為深刻與成熟的“得失”衡量中迷失、焦慮,甚至沉淪。這時候,“大道至簡”,顯得格外擲地有聲。

  “這樣一個正確的思維,您是怎麼建立起來的呢?在複雜的當今社會裏,用‘善惡’來判斷是否還可行呢?”

  “如果要追根溯源,我年輕的時候就開始思考:我應該按照一種什麼樣的生活方式來度過我的人生。孩提時代,我父母、祖父母的教育非常質樸,就是‘善惡’一個標準。這可以説幼稚,但是我覺得這在人生中非常重要,我就是按照這樣一個淳樸的判斷標準來度過我一生的。隨着我的歲數增長,我也從中國古典文化、佛教的智慧中吸取營養,人類先祖很多的賢人、聖人,他們所説的一些真理在現代也是非常適用的。”

  一生的活動都尋求這“一個標準”來判斷和處理事務。儘管在稻盛先生的大量著作中都貫穿着這樣的思想,可是面對面聆聽他舉重若輕地談“正確思維”,仍然讓人震撼。

  説到反省,稻盛和夫一生中倒有過一次價值觀的重大改正。

  那是在他初創企業不久,幾個年輕人對待遇不滿而要求定期漲工資和保證獎金髮放。他當時雖然用幾天幾夜的通宵談判,做通了他們的工作,但是這件事情也深深觸動了他。由此他把企業的經營理念做了重大調整,從“希望用自己的技術生產的產品遍及世界”轉變為“公司永遠是保障員工生活的地方”。

  當面交流時,他説:“因為我小時候就受到佛教關懷他人的思想影響,我在創業的時候就沒有過自己將來要成為一個富翁這樣的想法。這幾個年輕人的鬧事只是一個刺激罷了,我認識到了保障員工的未來生活是如何的重要。我之所以要把企業搞得越來越出色,目的就是讓在京瓷的員工能夠安心地工作,度過一個幸福的人生。自從我的經營目的轉變之後,我就可以直截了當地跟員工談我的一些想法了。我夜以繼日地工作,也可以堂堂正正地嚴格要求他們了。如果我為了一己私利的話,我就不可能做到這一點。京瓷的成功,也是這種經營思想的轉變帶來的。”

  隨着企業日益壯大,稻盛的思想和作風怎麼能傳導到企業裏去,讓所有的員工認同呢?稻盛説了一個極其重要的觀點:“培養更多的幹部。”重要的是:“讓更多的幹部跟我一樣有同樣的哲學思想。這是非常重要的。做不到這一點,公司是不可能發展的。”

  “培養幹部,最有效的方法是什麼呢?”稻盛先生終於微微地笑了:“沒有捷徑,我們只是付出腳踏實地的努力。比如説,工作之餘和大家多多溝通,一起喝酒,一起暢談人生、人格,使大家有一個共鳴。”

  “當然,我們會有系統化的培訓。其他企業可能會非常關注技術、技巧、經營管理方面的教育,但是我們會在哲學方面花掉培訓60%~70%的精力。我們非常關注幹部的修身,公司在全世界各個地區,我們都非常重視對京瓷哲學的研修。”

  “這種研修,就是讓更多的幹部學會辨別事物的善與惡,辨別行為的善與惡。”

  50年來,稻盛和夫一手締造了兩家全球500強企業。1983年他又創辦“盛和塾”,從此開始向全球年輕的經營者們無償教授人生哲學和經營理念。

  稻盛在65歲時因患胃癌退居二線,在家修行,他系統地整理了自己的思想。他提出的正確思維,涵蓋了人生哲學、生活態度、社會倫理觀等人格因素。進而,他給出了自己總結的成功方程式:成功=人格理念×努力×能力。

  從“佛道”到“人道”到“商道”,稻盛把一個企業家的人格修煉放到了最高的位置。

  這源於他的宇宙觀:宇宙中無論體積多麼小的東西,全是構成宇宙不可或缺的元素。因此,這世界上沒有一樣東西是多餘的。如果有,宇宙的平衡就會遭到破壞。顯然,宇宙間的萬物也是在相互聯繫中建立“存在”的。而人類是“存在”的“萬物之靈”,因此人類可以為世界、為人類本身做出貢獻。既然人類的存在是有價值的,那麼人來到這個世界上,就是來修行的。

  走近稻盛和夫,我們不是感受到“財富”的魅力,而是感受到“人格”的魅力。什麼是“君子”?獨善其身罷了;什麼是“聖人”?一定是兼濟天下。這是大愛的思想。

  三、將“因果報應法則”變成了信念

  當稻盛先生苦悶彷徨時,袁了凡的故事給了他一種啟示:“原來如此,人生原來是這樣的。前面有什麼樣的命運在等待自己,雖然不清楚。但是,在難以捉摸的命運的安排下,遭遇各種事情的時候,我們卻可以堅持‘想好事做好事’,只要以這種態度來度過自己的人生,不就好了嗎?”

  稻盛先生説:“命運乃經紗,因果法則乃緯紗,兩者交織而成的布就是人生。”

  正因為他將“因果報應法則”變成了信念,並在實踐中忠實地貫徹,使他對事物的判斷變得很簡單,他的人生和事業很順利地獲得了巨大的成功。

責任編輯:王冠

熱聞

  • 圖片
<<>>
22

農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