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觀
    10 大公佛教出品

看,不凡的高僧氣質!

    導語

    僧寶不可思,本跡凡聖難知。文殊曾為七佛師,示作寒山痴。凡僧力修戒定慧,擔荷如來菩提。由此凡聖二洪儀,法道永傳持。僧寶是三寶中重要的一寶,下面一起來看看高僧們的不凡氣質吧!

    學誠法師給人的印象是不温不火,面龐始終釋放着由衷的笑容。吐納珠玉間,燦爛的笑容不加掩飾,剎那間,讓人的疑霧惑霾煙消雲散;那一刻,透過他那明晰的鏡片,你可以看到,年逾不惑、立地書櫥的學誠法師,那雙眼睛依然單純、清澈!身為中國佛教協會的會長,學誠法師卻常説:“作為一個出家人不過宗教生活怎麼可以呢?當頭的要帶頭這樣才能夠領眾薰修”。
    年近耄耋的星雲法師笑時如孩童般歡喜自在,他常説自己年紀大了,耳朵聽不清、眼睛也看不清,但“存好心、説好話、做好事”的三好原則卻片刻不敢忘卻。
    十一世班禪每次出場都可謂萬眾矚目,那襲火紅的僧袍猶如冬日裏的暖陽,令所有的灰暗消失殆盡。年輕的臉上始終掛着一抹淡淡微笑,顯得格外清淨,猶如晨曦中的太湖,澄澈洞明、波瀾不驚。“90後”年輕人的朝氣蓬勃和智慧長者的雍容閒雅,兩種看似矛盾的氣質被他集於一身,卻似渾然天成,令人不禁升起敬仰之情。
    一誠長老,被教界譽為“佛門領袖,禪門尊宿”。他飽滿圓融的面龐,嚴肅時如護法金剛,法相莊嚴,令人心生敬畏;微笑時卻似冰雪消融,滿含歡喜慈悲,令人親近異常。行止間,一雙星目顧盼生威,談吐間,智慧真如閃耀流轉,令人肅然起敬而頂禮膜拜。
    傳印法師微笑時,一雙眼睛眯成了好看的月牙,兩抹白眉似也隨着笑容歡喜起來。任誰也想象不到這位慈祥和藹、平易近人的老人竟然就是虛雲老和尚最後一任侍者,更是中國佛教界昔日的領袖。
    夢參長老在五台山靜修、講經,雖已百歲高齡,依舊聲如洪鐘,法音攝受人心,儼然成為深山中的一盞明燈,常時照耀加被幽冥眾生。
    坐在輪椅上的永惺長老,儀態風範盡顯法相莊嚴:圓融而飽滿的面龐,既流露神聖不可輕怠的嚴肅,亦不乏和煦易於親近的慈悲,兩嶺全白的眉毛,遠觀恍若絮團雪簇,近瞻乍現銀絲林立,無不顯露覺海修行的非凡氣度;兩汪眼睛雖飽經滄桑,但不失清澈和犀利,證悟的智能閃爍其中,若喜怒哀樂之未發,或喜怒哀樂已發而合乎禮,中和之美周匝四溢,般若妙相無與倫比!在長老面前,不用等他啟口開示,勿論利鈍,無不因心悦誠服或肅然起敬而頂禮膜拜!
    祜巴龍莊勐長老是南傳上座部佛教的領袖,他為人和善、體恤眾生、正直慷慨,在國內外享有很高的威望和聲譽,同時這位大長老的觀念也十分先進,他常説:“時代要發展,民族也要發展。工業化時代、資訊時代,我們也一樣要跟上。”
    聖輝法師對佛教的虔誠是深入骨髓的,他常有一句口頭禪,“護持佛法和珍惜佛教聲譽如愛護自己的眼珠子一樣”。
    對純一法師最深的印象便是他爽朗的笑,如陽光般純淨、透徹、明亮,那爽朗的笑聲似具有一股不可名狀的魔力,令人不由忘卻煩惱跟着一起笑將起來。他秉持“即為佛子當行佛事”的精神,弘化四方,普世濟人,談吐間,佛法從他口中,若涓涓細流,似習習微風,拂過每一個人的心靈。
    用“清風霽月”這四字來形容明海法師再恰當不過。他身材中等,不過分瘦削,也無絲毫臃腫,行止間儒雅非凡,猶如清風拂面,令人心生歡喜。他面龐飽滿如月,一雙慧眼,眸光流轉間智慧之光隱現,因慈悲眾生,眉間總是鎖着一抹淡淡的愁,但目光所及,卻又令人歡喜信賴,世間煩惱頓拋九霄之外。
    心澄法師為人低調而謙恭,慈悲的微笑時幾乎是鎖在臉上,不管在什麼場合,靜默都是他的常態,行為舉止温文爾雅,渾身盪漾江南才子的氣韻。
    印順法師身材挺拔,行動迅速,雷厲風行中又帶有一絲不為凡塵所擾的飄逸。法師面龐飽滿圓融,雙目炯炯有神,慈悲隱現。法師常言須謹記恩師本煥老和尚的教誨,誓將佛法之光綻放海內外。
    明基法師自幼熏習禪定,唯慧是業,有着罕見的善良和天然的純真,多年“守一不移”的修行功夫,在寺院裏,他常年一襲青灰色僧袍,神情從容淡然,全然沒有一點方丈和尚的派頭兒,除了盛大的法會和典禮,他一直穿着最普通的青灰色或土黃色僧袍,在齋堂和大眾一起過堂用餐,隨眾出坡勞動,讓人見則生信,凡情頓消。
    珠康活佛那飽滿的面龐,煥發着青藏高原特有的黝黑;展朗的五官,散發着與生俱來的慈悲氣息,神態寧靜而恬淡;他體形肥碩,行動起來略顯遲緩,但走起路來昂首闊步、鏗鏘有力,有一種高屋建瓴的自信和飽經風雨的淡定!
    正慈法師自稱山裏人,在山裏出生,在山裏成長,他又在山裏出家修行,深厚的學識與豐富的閲歷讓他的生命充滿温度,身邊的人總是如沐春風,他在紅塵外創造了一個清淨的人文世界,讓來來往往的遊客和行人,能找到一個心靈歸依處,讀一本好書,喝一杯清茶,品味內在的祥和寧靜。
    我們都知道《修行者的消息》這部書,記載了宣化上人的弟子恆實法師與恆朝法師千里朝聖的事蹟,“洋和尚”恆實法師繼承了宣化上人的衣鉢,精通英文、中文、法文、日文的他還擅長演奏吉他,他演唱的佛曲成為網際網路上的流行經典。2008年,他發行了他的第一張音樂專輯“Paramita: American Buddhist Folk Songs。”
    紹雲長老在各地禪堂裏的開示,樸實簡潔卻鞭辟入裏的話語,讓人受益匪淺,長老待人接物卻總是那麼地謙卑,那麼地慈愛,他常常對後學諄諄教誨“照顧話頭,念念不忘”。
    沒有見到明慧法師之前,總以為一位引領兩序大眾篳路藍縷、披荊斬棘,最終振興梅州正信佛教的法師,多少會有些威嚴或桀驁的,但是親近法師之後才發現,她不僅不是如此,反而是超乎尋常的平靜,超乎尋常的歡喜,超乎尋常的慈悲;猶如青藏高原的一泓湖水,清淨、自在、祥和,讓人掩飾不住地敬仰。
    道生長老身材偉岸,面龐慈祥,頭髮眉毛盡顯灰白,兩隻耳朵碩大而厚實,彰顯智慧之相;一雙充滿慈悲的眼睛,又總是笑意盈盈,彷彿鄰家的老人一樣,令人親切;講起話來,雖有着濃厚的舟山方言味道,但是不瘟不火,抑揚頓挫、柔和婉轉,吐納之間令人滿心歡喜。
    在寂誠法師的雙臂上,因燃臂供佛而留下的傷疤密密麻麻、清晰可見,每個臂上可以數十計。我問大師:“皈依佛門,六根清淨、一心向佛就算依教修行了,為什麼您還要這樣呢?”他看着我,那雙鋭利的眼睛若有所思;他停頓了一下説:“一般人都知道,出家人靠四方眾生供養修行,但是大多人不知道出家人也要供養佛菩薩,其中燃臂供佛就是對佛菩薩的供養之一;而且我個人有個習慣,每當我在佛祖面前發願做一件事時,都會燃臂供佛,祈求佛祖保佑。”
    “發心求正覺,忘己濟羣生”,濟羣法師一襲灰衣,面帶祥和微笑,稱自己是山野之人,“我平時讀書累了,就會去山上走走,或者到海邊漫步,或獨自沉思,或帶上幾個學生,或偕同一些朋友,在一種很放鬆的狀態下,自由地思考和討論一些人生問題”。
    第一次見到證嚴法師,就有一種沉靜透明如琉璃的感覺,這個世界上有些人不必言語就能給人一種力量,那種力量雖然難以形容,卻不難感受。證嚴法師的力量來自於她的慈悲,還有她的澄澈,佛經裏説慈悲是一種“力”,清淨也是一種力,證嚴法師是語默動靜都展現着這種非凡的力量。作家林清玄如是説。
    一行禪師有一種讓人安詳的力量,病中的他常常告訴大家,不論你身處何方,我們滋養和療愈自己的休習,照顧好當下一刻,就是我們所能照顧禪師的最好方式。
    唱贊、拈香、禮佛、升座、盤腿、緣念……在法門寺,賢空法師沿襲古風,用最傳統的方式講經,用最踏實的方式修行,曾經的他沒有剃度師父,便自行落髮,靜靜地踏上了修行悟道之路,但決心與信心讓他在解脱大道上圓滿了一切,法師言談之中的大將風采讓人印象深刻,舉手投足間的厚重與安忍更是讓人難以忘懷。
    九十多歲的慈學老法師仍然每天讀經唸佛,關心時事。這位親近過虛雲長老、太虛大師,創辦過武昌佛學院愛道培訓班的“佛教黃埔生”,還是那樣的謙遜,還是那樣充滿天真的笑容,沒有一點架子,對後學盡是鼓勵和寬慰,滿是關心和期待。這樣的老人,看起來再平凡不過了。她一生的修行,像是落葉順着流水劃過的痕跡,是一種只能謙卑的用心體會的柔和。
    養立法師身形瘦削,遠遠望去宛如一株寒夜綻放的臘梅,寧靜中透着一股堅韌。一雙明眸,笑起來時便彎成兩彎新月,恬靜安然的氣質令周遭的一切頓時也跟着安靜下來。鼻樑上的邊框眼鏡,為她平添了兩分書卷氣,但言談間卻隱現這一絲書生所不具有的堅韌不拔,她常説:“修行不易,要做到永不退轉是非常難的,很多人都覺得堅守是一個起步,其實堅守就是未來。”
    崇度法師身材欣長,一雙星目,明亮澄澈中不失犀利睿智。他是淨慧老和尚的高足,瘦削的雙肩承擔着淨老的殷切期望和諄諄教誨。因而,雖年紀尚輕,卻學修有數,並在馬祖道場致力弘揚“生活禪”,傳承慧藏禪師“拉弓射箭”的因緣,開創獨特的禪修模式,踐行人間佛教。
已瀏覽全部圖片!
如是觀
大公佛教二維碼

掃二維碼關注大公網佛教

製作團隊 出品人:林學飛 總監製:王文韜 總策劃:史利偉 主 編 : 王麗君 編 輯:胡月冉 王冠 攝 影:姚勇 徐上傑 方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