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夏年:南海佛教進入國家頂層設計應是題中應有之議

導語

習近平主席強調,中國必須有自己特色的大國外交。中國佛教是世界佛教中最有特色、最有風格的群體,“講好中國故事,做好對外宣傳”,是中國佛教界不可推卸的責任。南海佛教體系含納東南亞與南亞國家佛教,由此所構成的佛教文化圈,在人數和國家數量上佔世界整個世界佛教三分之二以上,其影響是全面的,涵蓋整個世界,故對此佛教文化圈的構成不可小看,應引起我們重視。

南海問題的研究與思考已納入國家戰略高度

    南海問題成為世界輿論關注的焦點。這片廣袤的海域事關中國的核心利益,又牽涉到其他諸多國家的領土、資源,已經被納入中國國家安全問題範疇。2014年8月,中國外交部王毅外長在記者會上提出“雙軌思路”:有關爭議直接由當事國通過友好協商談判尋求和平解決,而南海的和平與穩定則由中國與東盟國家共同維護。中國政府希望“雙軌思路”能夠解決南海問題,早日達成“南海行為準則”。

  據媒體報道,中國同意在多邊框架下處理南沙爭端,東盟可以在南海爭端中發揮適當作用,但堅決反對區域外國家插手南海問題。也就是説,在應對南海爭端國際化上,中國的立場調整為:“以有限(或相對可控)的地區化來防範無限(或不可控)的全球化”。表明中國對“南海行為準則”的態度從“合理預期”轉向“適當加快”,最終達成“協商一致”。

  南海問題與我國的核心利益相關,表明了它的重要性;國家領導人和有關部門也曾多次強調南海問題的重要性。習主席在中央外事工作會議上強調“要切實抓好周邊外交工作,打造周邊命運共同體,秉持親誠惠容的周邊外交理念,堅持與鄰為善、以鄰為伴,堅持睦鄰、安鄰、富鄰,深化同周邊國家的互利合作和互聯互通。”最近習主席又在博鰲論壇上指出:“‘遠親不如近鄰。’這是中國人很早就認識到的一個樸素的生活道理。中國堅持與鄰為善、以鄰為伴,堅持睦鄰、安鄰、富鄰,秉持親誠惠容的理念,不斷深化同周邊國家的互利合作和互聯互通,努力使自身發展更好惠及周邊國家。中國已經同8個周邊國家簽署睦鄰友好合作條約,正在商談簽署中國—東盟睦鄰友好合作條約,並願同所有周邊國家商籤睦鄰友好合作條約,為雙邊關係發展和地區繁榮穩定提供有力保障。”顯然,對南海問題的研究與思考已納入國家戰略高度,無疑屬於頂層設計的內容。


南海佛教進入頂層設計應是題中應有之議

  南海佛教是這一地區產生最早、傳播最廣、影響最大的歷史文化傳統,也是聯結南海各國與各民族的公共信仰。南海的傳統佛教也始終是中國在南海溝通交往的主線,已經延續近二千年。南海問題的綜合性、多層次頂層設計必然要充分考慮傳統的歷史文化因素,作為南海地區傳統歷史文化最主要組成部分的南海佛教,進入頂層設計應是題中應有之議。

  頂層設計是最高規格的設計,只有事關最重大的一些問題才會進行。特別是當前中國是大國,任何一項行動都會影響到全世界,必須要有一定的計劃性和系統性,所以做現實與未來相結合、具有前瞻性的頂層設計非常必要。古人説過:“不謀萬世者,不足謀一時;不謀全局者,不足謀一域”。南海問題因為與國家安全和領土完整密切相關,進入了國家層面的頂層設計,表示國家對這一問題的重視程度。頂層設計是一項系統工程,也是一項複雜的工程。既是國家工程,又處於高端位置,要求這項工程應該是立體的,不是平面的,是綜合的,而不是單向的,是短期與長期的結合,學術與現實的結合,歷史與現代的結合,靈活與原則的配合,每一步都像棋局一樣,要有周密的思考。

  總而言之,頂層設計應是在世界背景下,具有世界眼光和國家視野的戰略性規劃,牽涉到與之關聯的政治、經濟、外交、歷史、文化等等各個領域,是一項高難度的工程。

南海佛教在“雙軌思路”中擔當了推動文化交流的重大任務

  解決南海問題的“雙軌思路”,是中國政府誠意的表現,維護南海地區的和平與穩定是中國政府一貫主張,也是為解決南海問題頂層設計的最高目標。複雜的南海地區有很多想不到的問題,解決這些問題,有時也會有“觀水泉之會,疏流決壅,障以陂渠,瀉以川澮”之感覺。“雙軌思路”在現實情況下可以表現出處理問題的靈活思維,媒體將這一思路解釋為在“多邊框架”下處理爭端。解決南海問題的前提是排除區域外國家插手,中國的立場調整為:“以有限(或相對可控)的地區化來防範無限(或不可控)的全球化”。從整個南海地區大家庭角度看,將南海問題外延固定在某一地域之內,“雙軌思路”就變成解決某一範圍或地區的國家之內部矛盾,“多邊框架”自然也變成以平等為基礎的某一範圍或地區的內部成員國的事情,可以阻擋其它無干的勢力來插手或施加影響。

  當前南海問題的矛盾更多地表現在政治經濟與國土安全領域,“雙軌思路”和“多邊框架”思維是圍繞解決這些現實的問題而設置的,屬於頂層設計的中短期方案。習近平主席強調,我們要堅持合作共贏,推動建立以合作共贏為核心的新型國際關係,堅持互利共贏的開放戰略,把合作共贏理念體現到政治、經濟、安全、文化等對外合作的方方面面。習主席又在博鰲論壇上強調:“邁向命運共同體,必須堅持合作共贏、共同發展。東南亞朋友講‘水漲荷花高’,非洲朋友講‘獨行快,眾行遠’,歐洲朋友講‘一棵樹擋不住寒風’,中國人講‘大河有水小河滿,小河有水大河滿’。這些説的都是一個道理,只有合作共贏才能辦大事、辦好事、辦長久之事。要摒棄零和遊戲、你輸我贏的舊思維,樹立雙贏、共贏的新理念,在追求自身利益時兼顧他方利益,在尋求自身發展時促進共同發展。合作共贏的理念不僅適用於經濟領域,也適用於政治、安全、文化等廣泛領域;不僅適用於地區國家之間,也適用於同域外國家開展合作。要加強宏觀經濟政策協調,防範不同經濟體經濟政策變動可能帶來的負面外溢效應,積極推動全球經濟治理變革,維護開放型世界經濟體制,共同應對世界經濟中的風險和挑戰。”

  在堅持國家核心利益的前提下,南海問題的解決可以有一定的靈活性,建立“合作共贏”戰略。習主席説:“邁向命運共同體,必須堅持不同文明兼容幷蓄、交流互鑑。在漫長曆史長河中,如亞洲的黃河和長江流域、印度河和恆河流域、幼發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流域以及東南亞等地區孕育了眾多古老文明,彼此交相輝映、相得益彰,為人類文明進步作出了重要貢獻。今天的亞洲,多樣性的特點仍十分突出,不同文明、不同民族、不同宗教匯聚交融,共同組成多彩多姿的亞洲大家庭。” 取得合作共贏,除關注政治、經濟和國土安全等重大問題之外,文化軟實力也能發揮其獨特作用。古人云:“嘗謂天下之事不患不可處,而患處之不得其法,化外之民不患不可治,而患治之不得其道,苟處得其法而治得其道,則事妥民安,不虞之禍無自而起矣。”把“雙軌思路”延伸到現實政治、經濟與歷史文化並行的“雙軌思路”,把以國家為主體的“多邊框架”,發展到政治、經濟、安全、文化等並行的“多邊框架”,這是“得其法”;發揮傳統歷史文化的作用,這是“得其道”,擴大瞭解決南海問題思路,促進頂層設計短中期方案的實用性與有效性。

  習主席説:“中國古代思想家孟子説過:‘夫物之不齊,物之情也。’不同文明沒有優劣之分,只有特色之別。要促進不同文明不同發展模式交流對話,在競爭比較中取長補短,在交流互鑑中共同發展,讓文明交流互鑑成為增進各國人民友誼的橋樑、推動人類社會進步的動力、維護世界和平的紐帶。”拓寬“雙軌思路”、發展“多邊框架”,發揮的是文化軟實力和地域文化圈內的文化紐帶作用。南海佛教在“雙軌思路”中擔當了推動文化交流的重大任務,在“多邊框架”裏則是發揮諸多元素組成的南海文化裏最大文化載體與信仰群體的公共信仰,通過文化紐帶作用,增進與各國有同一信仰的公民群體之間的聯繫,形成遍佈南海地區的信仰同伴關係網路。


佛教應為我國的特色大國外交做出努力

 習近平主席強調,中國必須有自己特色的大國外交。我們要在總結實踐經驗的基礎上,豐富和發展對外工作理念,使我國對外工作有鮮明的中國特色、中國風格、中國氣派。大國必須有大國風範,大國佛教應該發揮千餘年來民間外交的傳統,為我國的特色大國外交做出自己的努力。中國佛教是世界佛教中最有特色、最有風格的群體,南海佛教裏面最主要的是中國佛教,“講好中國故事,做好對外宣傳”,是中國佛教界不可推卸的責任,為中國佛教向海外發展提供了機遇,是中國佛教界愛國愛教應盡之責。

  講好中國故事,不僅僅是講好政治、經濟的故事,講好歷史文化故事同樣重要。政治與經濟搭建的平台,以交換為基礎,用實力講話,利益最大化是首要目標,當達不到這一目標時,可以有限度的後退,雙方利益平衡而達成妥協。這是一個有限度的平台,經濟訴求和利益追逐成為這個平台的最大特點,情感是放在最後的,通常是外交的補充。

  歷史文化平台的最大作用是可以超越因交換而帶來的利益分割的矛盾,“‘天生蒸民,有物有則,民之秉彝,好是懿德。’是豈有古今之間、遠近之殊哉。”情感與文化的溝通是人類社會一直存在的最真實交流,由於文化和信仰的趨同慣性,往往能夠把一些複雜問題,或者看似不可調解的矛盾予以化解,而且文化與信仰方面的交流發酵時間更長,影響更深遠,許多大國都非常重視文化的滲透力,文化輸入與政治經濟活動同步,甚而先行進入並在後期跟進成為重要補充。習近平主席指出,“我國已經進入了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關鍵階段。中國與世界的關係在發生深刻變化,我國同國際社會的互聯互動也已變得空前緊密,我國對世界的依靠、對國際事務的參與在不斷加深,世界對我國的依靠、對我國的影響也在不斷加深。”把情感的交流以及與之相伴隨的文化、信仰元素放在了歷史文化平台首位,就是突出大國外交背景下的中國傳統文化所具有的親和力與影響力,這是中國特色的體現。充分利用傳統中國文化與宗教在歷史上曾經對外域的影響,找到共同的話題與共同信仰的契合點,與南海國家的文化傳統發生互動,起到“道化翔洽,文教四訖”的作用。


要讓中國傳統歷史文化南海產生更大與持續長久影響力

  頂層設計的特點有:眼光放長、視野應寬,佈局須廣,層次清楚,戰略性考慮大於現實訴求,甚至要把今後幾十年可能會出現的問題都預估在內,説到底必須得有佈局的要求。“以有限(或相對可控)的地區化來防範無限(或不可控)的全球化”之中國立場,其中就包含了以有限短期可控和防範長期無限不可控的頂層設計內容。從大國外交立場考慮,“有限(或相對可控)”的思路是以“雙軌思路”和“多邊框架”的運作而完成的。在這個思路下,“合作共贏”是當前最可行的辦法,也是南海地區的各國都願意接受的條件。無限(或不可控)是長期的計劃,這個“無限”甚至會有幾十年,在頂層設計裏則是人為可預期的設置,要實現這個預期,必然要有慎密地安排和周到的步驟,古人云:“孔子有變齊魯説,所以劑姬呂之窮,而善維其化也。譬之地方,棋局也:政事譜也,精於譜者,必不困於今局也。”就是這個道理。

   縱觀世界大國的頂層設計,都會在這個問題上有一個長遠目標,美國與北約國家搞亂中東,長遠目標就是想在這一地區建立新秩序。美國提出“重返亞洲”,其目的是想重新恢復對亞洲地區影響,潛在目標就是要遏制中國發展。世界上各個國家都有自己的發展戰略,甚至還出現了專門研究發展戰略的公司。例如美國蘭德公司是世界著名的綜合性戰略研究機構,被稱為研究政治、軍事、經濟科技、社會等各方面的綜合性思想庫,被譽為現代智囊的“大腦集中營”、“超級軍事學院”,以及世界智囊團的開創者和代言人、決策諮詢機構。蘭德公司許多研究成果都被事實所證明,甚至有的預測性、長遠性研究,不少都是當事人根本沒想到的,而後經過很長時間才被證實。據説蘭德公司正在研究將中國肢解成四塊,甚至連三十年後因民族問題分裂的中國地圖都畫好了。 

南海佛教文化圈的構成不可小看

  我國南海戰略的根本目標是建立一個長期穩定與和平的南海,要最終實現這一目標,做到“防範無限(或不可控)的全球化”,繼續讓南海國家分享因中國政治穩定與經濟發展而帶來的紅利的“得其法”之外,還應讓這一地區的國家人民不斷“得其道”,讓中國傳統歷史文化在這些國家產生更大與持續長久影響力,在頂層設計中應該給予更重要地位。

   南海佛教進入南海戰略的頂層設計的內容之一,是因為中國佛教的歷史與現實,以及其所具有文化影響力和滲透力所決定的。南海佛教既是一個地理範圍,又是一個現實存在的佛教文化圈。歷史告訴我們,佛教在中世紀時覆蓋了南海周圍各國,在這條道路上走過上千的僧侶,佛教是這條道路上最值得關注的文化傳播活動。簡言之,佛教文化交流是南海歷史上最著名的文化活動,由此構築了一個歷史悠久、範圍甚廣,首站印度,終點中國的一個佛教文化通道。中國佛教類型整齊,傳承全面,歷史久遠,文化獨特,信徒眾多,寺院分佈廣,已是世界佛教界不可缺少的重要力量,也是南海佛教體系裏地位最重要的一方,所以南海佛教文化圈應該以中國為主,含納東南亞與南亞國家佛教,由此所構成的佛教文化圈,在人數和國家數量上佔世界整個世界佛教三分之二以上,其影響是全面的,涵蓋整個世界,故對此佛教文化圈的構成不可小看,應引起我們重視。

  習近平主席強調,當今世界是一個變革的世界,是一個新機遇新挑戰層出不窮的世界,是一個國際體系和國際秩序深度調整的世界,是一個國際力量對比深刻變化並朝着有利於和平與發展方向變化的世界。和平與發展的時代主題不會改變。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的幾十年裏,南海地區的局部戰爭就沒有停止過。戰爭是政治的繼續,但是並不能解決每個問題。屬於南海地區的中國海南省,由於地理特殊性,歷史上就一直在進行各種大小戰爭,歷代王朝採取的軍事手段都不能從根本上解決海南社會的安定問題,明代就有人指出海南“外有肩背之憂,內有腹心之患。雖官兵備設,水陸兼防,而鯨浪狼煙未盡平息,屢動軍興,大耗國帑。”由此可見,國家耗費大量的經費,並不能平息鯨浪狼煙。為了海南長治久安,許多人都在思考,有人指出“內治修則文德以來遠,既來則安,此聖門一段降夷大策,洵賁育不患,而幹羽之風也,又何慮乎山海之間有竊發者。”文治武衞是歷代經略國家的方策,“干戈寢息,風化大行”,將出聖人,故古人呼籲治理海南,要“教化形於上,而風俗美於下,梗氣遷革,日趨於善而不自知也。”

以南海佛教文化圈為基礎形成“南海佛教共同體”

 海南事例告訴我們,從長遠來看文德修治必須納入我們的視野,併成為南海頂層設計的重要內容之一。“防範無限(或不可控)的全球化”提示的是長期工程的安排,歷史文化的滲透力與影響力是頂層設計最值得重視的選項之一。政治談判達成協議簽約即可,做貿易可以每做一單立刻完成,效果明顯,文化交流不是一下就能完成的。文化傳播是長期性的,其中充滿了曲折與挑戰,這就像一瓶老酒,慢慢發酵揮發,最後完全融入空氣裏面,為人所感知而瞭解。古人云:“天有常運,聖有常政,君子道其常而已。”文化交流是“常運”,始終是存在的,並不以人們的意志為轉移,“惟風會日漓,物產亦變,則世局不能無古今,元運不能無剝復。”民風與物產可能會變,但是文化的“元運”則不可能變,將歷史文化內容頂層設計,充分利用它的發酵滲透與影響力,從深層次去溝通和影響與南海佛教國家的人民,產生親和力,有助於樹立中國國家形象,拓深友誼,增進感情交流。

   歷史上海南之所以不斷髮生戰爭,就是因為“同舟而濟者,覆於各有一壺之心,何者?失眾之形也。”根本原因是眾心不齊,南海國家要做到“協商一致”的長期和平穩定局面,就需要有“同舟共濟”的精神,同時還要有“共同體”的設計。將南海佛教列入頂層設計,是因為南海佛教文化圈是共同的聯繫基礎,公共的信仰可以將這些國家的佛教織成網路關係,充分發揮佛教的民間外交傳統與職能。南海佛教文化圈是南海地區最有影響的宗教文化,佛教在百姓生活與國家政治體制裏面佔據了重要地位,可以形成“南海佛教共同體”,而且這是南海地區最大的文化共同體,在南海文化體系裏面佔有重要的地位。吸收海南的歷史經驗教訓,“後居其位者以前人之心為心,犁庭開道寢食在念,則古之書村書峒者,今皆為都為圖矣。”將信仰深入社會底層,利用共同的佛教信仰,促進與各國佛教界的文化交流,形成佛教共同體,經過長期發酵,中國的文化的影響力將會最後紮根。

   “董之以威,裁之以權,睽而攜之,漸而柔之,申畫封疆,時經理之,無逸渠魁,無上首功,舍舊圖新,會於大同,斯善變者也。”不做魁首,不爭居功,以柔克剛,經理邊疆,將南海佛教列入頂層設計,應是題中應有之議。 

    欄目介紹

      門庭施設,盡入漫天花雨的智者之思;燈枼相續,共享圓融無礙的華藏世界。兩刃相交不須避,在大公佛教,觀照生命的本質困境,傳遞智慧的莊嚴浩瀚。

    作者介紹
    黃夏年

    黃夏年,1988年畢業於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系,專業宗教學,方向佛教學。現在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雜誌社工作,原任副編審、雜誌社社長、《世界宗教文化》主編。

    思享家
  • 遊祥洲

    世佛聯執委 台灣著名佛教文化學者

  • 正慈法師

    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湖北省佛教協會會長、黃梅五祖寺方丈、東方山弘化禪寺方丈

    製作團隊
  • 出品人:林學飛
  • 總監製:王文韜
  • 總策劃:史利偉
  • 主 編: 王麗君
  • 攝 影:姚 勇
  • 編 輯:胡月冉 王 冠
  • 設 計:王 平
  • 技 術:王宇飛 張麗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