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花開五葉,結果自然成。千年前,黃檗希運和臨濟義玄兩位祖師於黃檗山開創了五葉中燦爛的一葉——“臨濟宗”,一時間,臨濟祖庭黃檗禪寺令天下宗門仰止;千年後,黃檗山依舊景緻秀麗,而祖庭卻只餘斷壁殘垣。為完成恩師一誠長老修復祖庭的心願,純一法師遠赴千里,勇挑祖庭重興之重任。今天,大公佛教就帶您走近這位秉持“既為佛子,當行佛事”的大和尚——純一。

一、黃檗禪寺復興是一誠長老重要心願

主持人:純一大和尚您好,非常開心今天來到黃檗寺。我們知道您將要修復這個道場,您能跟我們分享一下第一次來到這裏的感受和經歷嗎?

純一法師:黃檗禪寺是聞名海內外的,臨濟宗的發源地。我來到江西以後,我的恩師一誠長老多次跟我談到黃檗禪寺的復興,可以説這是他老人家一個非常重要的心願。一誠長老把法派的衣鉢傳給我了,我是臨濟宗第四十六代。臨濟宗的源頭就在黃檗禪寺。當時我還沒有去過黃檗禪寺,但是心儀已久,是我們夢中的故鄉,精神的家園。後來我到黃檗山來禮祖,發現這裏非常的破落,僅留下了一些殘垣斷壁,這對我的觸動非常大。祖師當年在這裏振興道場、創立宗風的時候,他們的精神令人敬仰。因為當時沒有現在這樣便利的交通條件,在五百里延綿的崇山峻嶺之中,我們禪宗的祖師,在宜春這塊土地上寫下了許多可歌可泣的禪宗的故事。

純一法師:恩師一誠長老多次跟我談到黃檗禪寺的復興,這是他老人家一個重要的心願

二、黃檗山像天竺的靈鷲山

黃檗山原來叫鷲峯,就是因為有印度的梵僧在這個地方打坐,他説這個地方特別像天竺的靈鷲山,所以他就把這個名字起做就鷲峯。黃檗禪師來了以後,他是福建福清人,福建有一個黃檗山,所以現在有兩個黃檗。據説黃檗禪師在這裏住久了以後,因思念故鄉,就把鷲峯改為黃檗山。並且,現在的黃檗山特別酷似福建他們老家福清的黃檗山。所以這個地方,就被叫做黃檗山。

相傳印度的一位僧人來到這裏,發現這裏的山川非常像印度的靈鷲山,就將它命名為“鷲峯”。

三、黃檗希運禪師動人故事:天下的出家人非常不易

黃檗希運禪師,他出家以後一直沒有回過家,他的老母親因為思念自己的兒子,眼睛後來都看不見了。為了找到兒子,他就在福建的福清的一個路口,擺了一個茶舍,專門接待出家人來喝茶,並免費幫他們洗腳。結果有一個僧人來了,就只讓她洗一隻腳,這個人就是黃檗希運。他也想看他的母親,但是如果見了面,他又更加的割捨不下,所以乾脆就沒有認。後來他走了以後,人家説剛才走的那個人就是你的兒子。老人家很高興,説他兒子還是很孝順的,儘管出了家,還是要來看母親最後一面。後來黃檗希運禪師曾經講過一句話,他覺得天下的出家人是非常的不容易,他就説了一句話。他説一子出家,九族超生,若不超生,諸佛妄矣。

黃檗希運禪師:一子出家,九族超生,若不超生,諸佛妄矣。

四、臨濟義玄禪師在黃檗山參學:每一次開口問問題都被棒喝

黃檗希運禪師將黃檗禪寺,作為他弘揚馬祖禪學思想的重要根據地。後來的臨濟義玄禪師在這裏跟隨他參學了十幾年。但是義玄每一次開口問問題,都被他棒喝,或者是被打一拳。兩次問,兩次遭拳打,結果義玄禪寺就離開了希運禪寺,去了大愚祖師那裏。大愚祖師説你師父“眉毛拖地,老婆心切”,你這個人真是不知感恩。義玄聽後就又折回。希運禪師父問,怎麼走了又回來了。義玄答,師父對我太好了,我沒有理會到。希運問,誰給我在這裏多嘴?義玄説,是大愚和尚告訴我的。希運説,這個老和尚被我見到了,我要給他一拳。義玄就説了,要打現在就打,然後他就打了他師父一拳。希運禪師就笑説,這個徒弟已經成長為一名宗風傳承的一個法將。後來義玄跟黃檗禪師修行了一段時間之後,就遵照師父的囑託,到河北正定臨濟院弘法了,並以"臨濟"這一地名為臨濟宗立名。義玄禪師在《臨濟錄》裏曾説,他是奉師命到北方弘揚黃檗心法,禪法。所以按照禪學思想來講,應該叫黃檗禪可能更好一點。

義玄禪師跟隨希運禪師參學,但是每一次開口問的問題,都被他棒喝,或者是給他一拳。

五、談修復祖庭臨濟道場:我必須要去做這件事兒

一誠長老,因為年事已高,沒有心力再來振興這個道場,再加上交通不便,所以特就委託我,看看有沒有這種可能。我來這個寺院的時候,看到三畝多地,和之前一位台灣的法師修未修復完成的一個大雄寶殿的底下的框架。當時,我就不忍心這個道場這樣荒廢。儘管我想修復,但是我已經有了洞山普利寺,在手邊要準備修復。後來我就到廣東雲門寺去找了佛源老和尚,他派好幾個徒弟來看。結果他們看了以後,大家都沒有聲音。縣統戰部自己也四處到海內外找法師,結果沒有人來修,因為太遠,交通不便,這是根本的原因。然後,他們就打了我的主意,他們就去找了一老,一老説,我是很支持他去搞。然後,縣裏面統戰部又來做我的工作,説你師父要你去修這個道場。我説如果師父讓我去修,那我肯定是責無旁貸,義不容辭的。因為我又是臨濟宗第四十六代的傳人,我必須要去做這件事兒。

純一法師:因為我是臨濟宗第四十六代的傳人,我必須要去做這件事兒。

六、天下臨濟出黃檗 海內外高僧大德對黃檗山非常關注

主持人:肩負責任。

純一法師:對,既為佛子、當行佛事。振興祖庭,這個是義不容辭的,後來我就照師父的法旨來修復道場,實際上我也沒有資金,經過很多年的努力,才有了今天這個規模,可以説非常艱辛。後來南懷瑾老先生還幫我們在邊上修了一條路。這個地方大雄寶殿上樑的時候,一誠長老,還有傳印長老,都曾到這裏來參加我們上樑的法會。傳印長老還主持了大雄寶殿的上樑法會和天王殿的奠基法會。後來,作為臨濟宗四十八代傳人的星雲法師又尋根到了黃檗山,在這裏我們也互相做了交流。應該説海內外的一誠長老、傳印長老,包括星雲大師,南懷瑾這些人都非常關注黃檗山。得到這麼多的大師、長老、學者們的關懷,我也覺得應該要發憤圖強,勇猛精進,把這個荒廢道場能夠發揚光大,重新得以振興。一老還給我們提了一個詞,“天下臨濟出黃檗”。並且寫了一段話,因為臨濟宗大部分的子孫出自黃檗,大部分漢傳佛教的禪僧出自臨濟宗,所以叫“天下臨濟出黃檗”。

海內外的一誠長老、傳印長老,包括星雲大師,南懷瑾這些人都非常關注黃檗山的關注。

七、未來的禪學院標明宗風 在教外別立禪居

主持人:今天我們也看到黃檗寺在大興土木,對於未來的黃檗寺在文化建設方面,您有什麼樣的規劃?預計什麼時候落成開光?

純一法師:黃檗山第一期工程,今年年底可能初具規模,特別是大雄寶殿有可能在春節前開光,我們在努力趕工期。另外,未來我想把黃檗禪寺的宗風,也就是臨濟禪師所秉承黃檗禪法做進一步的闡釋和弘揚,把這個地方打造成為禪宗的一個重鎮。特別是要在心法的傳播方面,我們要好好的努力,使之為當代的人服務。還要辦一所禪學院,我們現在的佛學院太多了,我想還是辦一座禪學院,標明宗風,在教外別立禪居。我們就是要在教外單獨的安立禪宗教學的一個基地,也就是禪學的一箇中心。因為我們江西是禪宗的重鎮,一花五葉都在江西,而這裏又是一花五葉裏面最重要的一個宗派,黃檗臨濟。日本有一個臨黃友好學會,臨濟黃檗友好協會,他們也經常到這裏來,所以這個地方可以成為海內外參禪悟道的人們的朝拜聖地、心靈家園;也是信眾旅遊的一個去處,同時也是我們自己修身養性,陶冶情操的好地方。我們希望能把這個地方的宗風進一步的符合現代人的生活習慣,為當代人服務,立足當下,面向未來。

未來我想把黃檗禪寺的宗風,做進一步的闡釋和弘揚,把這個地方打造成為禪宗的一個重鎮。

聆聽出世的智慧 感受濟世的情懷
  • 嘉賓
      純一法師

      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江西省佛教協會會長

  • 主持人
      王麗君

      大公網佛教頻道主編

  • 出品人:林學飛
  • 總監製:韓紅超
  • 總策劃:史利偉
  • 監 制:史利偉
  • 主 編 : 王麗君
  • 編 輯:胡月冉 楊藍
  • 攝 影:姚勇
  • 編 導:徐上傑
  • 設 計:王平
  • 文 字:許楠
  • 技 術:王宇飛
    掃一掃
    關注更多大公佛教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