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佛教頻道 > 大公網·盛世菩提 > 記者手記 > 正文

熱聞

  • 圖片

樓宇烈印象記:博聞強識 氣度非凡

年逾八旬的樓老師博聞強識、反應敏捷,不僅在文化領域,即使時政與經濟問題,也能夠言簡意賅地一語中的,當然他最關注的依然是文化。寫字如做人,樓老師以做學問嚴謹而著稱,看過樓老師寫字,我們真的心悅誠服。


樓宇烈老師(中)與大公網行政副總裁兼總編輯韓紅超(左一)大公報宗教文化版主筆史利偉(右一)合影

  采訪樓老師的想法,已經醞釀了很久。雖然在各地的會議上,我們經常與樓老師謀面,也多有閑談;但是當我們把這個想法變成現實、去迎接樓老師來直播室的那一刻,驀然回首,發現數月的光陰已悄然劃過。一位學者與一家媒體實現一次對話、實現一次理想軌跡的交集,尚且如此,你可以想象,要實現十三億中國人的夢想,人們需要付出怎樣的努力!

  那一天我依然起早,雖然頭一天晚上從深圳趕到北京時已近淩晨兩點,我還是在早晨七點時走出酒店的大門,與同事匯合去接年逾八旬的樓老師。那天北京下雨了,本已擁堵的北京交通更顯煩躁,原計劃一個小時車程的路我們硬是走了近兩個小時,世事無常的冷峻令我們八點趕到樓老師住處的承諾顯得如此輕浮。我們趕到樓老師家門前時,師母說:樓老師早已在小區門前的馬路邊等我們了。立刻奔了出去,遠遠地看到身着唐裝的樓老師正在路邊翹首以待。帶着慚愧和歉意的神色,我們趕緊迎樓老師上車。年逾八旬的樓老師和藹地衝我們一笑,輕鬆地跟我們握手,沒有絲毫的責備,讓本來沉重的我們輕鬆了很多。

  對於采訪,我一直堅持「功夫在詩外」的理念。所以,一路上我們不失時機地向樓老師請教。年逾八旬的樓老師博聞強識、反應敏捷,不僅在文化領域,即使時政與經濟問題,也能夠言簡意賅地一語中的,當然他最關注的依然是文化。他說當下的國民在心態上有點迷失,本土傳統文化的破壞與丟失、外來文化的輸入與幹擾,讓人亂了分寸看不清自己了,盲目地讚美、盲目地批判、盲目地追隨,彷徨中找不到精神支柱。後來吃飯的時候,樓老師還給我們補充了一個掌故。上個世紀三十年代,北大的一群教授在討論大丈夫的話題,大部分人認可孟子的「富貴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貧賤不能移」為大丈夫的評判標準;這時胡適先生開口了,他說以他之見還應加一條:時髦不能趕。頓時嘩然,很多人心悅誠服。樓老師說他也很讚成胡適的觀點,中國文化一貫具有開放性和包容性,但是我們一定要認清到底什麼是主體,若一味地趕時髦,最終受害的是我們自己。

  在大公網會客室裏,樓老師欣然為我們題字,他那一絲不苟的態度,給我們留下深刻的印象。樓老師說給我們寫一個「禪」字,把本來橫鋪的宣紙輕輕地換位豎鋪、壓平;然後拿起毛筆蘸水、浸墨,小心翼翼、心無旁騖、有條不紊。樓老師下筆非常平靜,沒有太多的架式,落筆自然,起承轉合皆在緩慢和細微的動作中完成;最重要的是,樓老師寫字不像很多人一樣,大筆一揮、一氣嗬成,他是先把一個字的間架結構寫出來,然後再回過頭來認真修補,直到自己認為完美。一個大大的禪字躍然紙上,樓老師胸意未盡,他又拿起小筆,在禪字的空隙裏寫下「意人生」三個小字,最後落款,一副「禪意人生」的大作完美呈現,令大家讚歎不已。寫字如做人,樓老師以做學問嚴謹而著稱,看過樓老師寫字,我們真的心悅誠服。(文/大公報記者史利偉)

  • 責任編輯:崔容菠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