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滿希望 喜讀經典|心生種種法生,心滅種種法滅

  充滿希望 喜讀經典 第二季第三十二期

  本期主講:《六祖壇經》

  主講人:文化學者韓望喜

  六祖壇經 付囑第十

  已上七佛今以釋迦文佛首傳

  第一摩訶迦葉尊者 第二阿難尊者 第三商那和修尊者 第四優波鞠多尊者 第五提多迦尊者 第六彌遮迦尊者 第七婆須蜜多尊者 第八佛馱難提尊者 第九伏馱蜜多尊者 第十脅尊者 十一富那夜奢尊者 十二馬鳴大士 十三迦毗摩羅尊者 十四龍樹大士 十五迦那提婆尊者 十六羅睺羅多尊者 十七僧伽難提尊者 十八伽耶舍多尊者 十九鳩摩羅多尊者 二十闍耶多尊者 二十一婆修盤頭尊者 二十二摩拏羅尊者二十三鶴勒那尊者 二十四師子尊者二十五婆舍斯多尊者 二十六不如蜜多尊者 二十七般若多羅尊者 二十八菩提達磨尊者(此土是為初祖) 二十九慧可大師 三十僧璨大師 三十一道信大師 三十二弘忍大師

  惠能是為三十三祖。從上諸祖。各有稟承。汝等向後。遞代流傳毋令乖誤

  大師。先天二年癸丑歲。八月初三日(是年十二月改元開元)於國恩寺齋罷。謂諸徒眾曰。汝等各依位坐。吾與汝別。法海白言。和尚。留何教法。令後代迷人得見佛性。師言。汝等諦聽。後代迷人。若識眾生。即是佛性。若不識眾生。萬劫覓佛難逢。吾今教汝。識自心眾生。見自心佛性。欲求見佛。但識眾生。只為眾生迷佛。非是佛迷眾生。自性若悟。眾生是佛。自性若迷。佛是眾生。自性平等。眾生是佛。自性邪險。佛是眾生。汝等心若險曲。即佛在眾生中。一念平直。即是眾生成佛。我心自有佛。自佛是真佛。自若無佛心。何處求真佛。汝等自心是佛。更莫狐疑。外無一物而能建立。皆是本心生萬種法。故經雲。心生種種法生。心滅種種法滅。吾今留一偈。與汝等別。名自性真佛偈。後代之人。識此偈意。自見本心。自成佛道。偈曰

  真如自性是真佛  邪見三毒是魔王

  邪迷之時魔在舍  正見之時佛在堂

  性中邪見三毒生  即是魔王來住舍

  正見自除三毒心  魔變成佛真無假

  法身報身及化身  三身本來是一身  

  若向性中能自見  即是成佛菩提因  

  本從化身生淨性  淨性常在化身中

  性使化身行正道  當來圓滿真無窮  

  淫性本是淨性因  除淫即是淨性身  

  性中各自離五欲  見性剎那即是真  

  今生若遇頓教門  忽悟自性見世尊  

  若欲修行覓作佛  不知何處擬求真  

  若能心中自見真  有真即是成佛因  

  不見自性外覓佛  起心總是大痴人  

  頓教法門今已留  救度世人須自修  

  報汝當來學道者  不作此見大悠悠   

  師説偈已。告曰。汝等好住。吾滅度後。莫作世情悲泣雨淚。受人弔問。身着孝服。非吾弟子。亦非正法。但識自本心。見自本性。無動無靜。無生無滅。無去無來。無是無非。無住無往。恐汝等心迷。不會吾意。今再囑汝。令汝見性。吾滅度後。依此修行。如吾在日。若違吾教。縱吾在世。亦無有益。復説偈曰

  兀兀不修善  騰騰不造惡

  寂寂斷見聞  蕩蕩心無著

  師説偈已。端坐至三更。忽謂門人曰。吾行矣。奄然遷化。於時異香滿室。白虹屬地。林木變白。禽獸哀鳴。十一月。廣韶新三郡官僚。洎門人僧俗。爭迎真身。莫決所之。乃焚香禱曰。香菸指處。師所歸焉。時香菸直貫曹溪。十一月十三日。遷神龕並所傳衣鉢而回。次年七月出龕。弟子方辯以香泥上之。門人憶念取首之記。仍以鐵葉漆布。固護師頸入塔。忽于塔內白光出現。直上衝天。三日始散。韶州奏聞。奉敕立碑。紀師道行。師春秋七十有六。年二十四傳衣。三十九祝髮。説法利生。三十七載。嗣法四十三人。悟道超凡者莫知其數。達磨所傳信衣(西域屈眴布也)中宗賜磨衲寶鉢。及方辯塑師真相。並道具。永鎮寶林道場。留傳壇經。以顯宗旨。興隆三寶。普利群生者  

  六祖大師法寶壇經(終)

  \

  相關故事:無下手處

  石鞏慧藏本為射鹿的獵人,一日遇到馬祖問他:“何不自射?”石鞏説:“若教某甲自射,即無下手處。”馬祖即贊説:“這傢伙的曠劫無明煩惱,今日頓息。”石鞏立即譭棄了弓箭,以刀截髮,隨馬祖出家了。

  這則故事,起因於石鞏射鹿,經過馬祖庵前,探問見到中了他箭的鹿否?馬祖問他一箭射幾個,答説一箭射一個,馬祖自稱能夠一箭射一群,石鞏便問:“彼此是命,何用射他一群?”馬祖趁機開導他説:“既知彼此是命,你仍射鹿,何不自射?”石鞏不忍射殺他自己,所以説:“無下手處。”馬祖乘勝追擊,説他無明煩惱今日一下子就要斷了,這正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一個例子。

  這是一則非常有名的公案,其實馬祖不是真的要他一箭射一群鹿,而是另有深意:如果用一支佛法的箭對一群人説法,使得人人受益,就等於一箭射一群。但石鞏當時無法領會,只知打獵的箭一次只能射一隻鹿。一箭射中兩鹿的可能性幾乎沒有,何況一箭射一群呢?尤其一箭射殺一群鹿,未免也太殘忍了。

  馬祖發現此人雖以打獵為生,尚有慈悲心腸,所以再用一句話來激他一下:“你既知道鹿也愛惜生命,何不用箭射你自己呢?”石鞏的直接反應是:“用箭射自己,就沒有下手處了。”意思是更加硬不起心了。馬祖再點撥他一次:“既然沒有自射的下手處,那表示你的‘自我’是不存在的,今日發現你從曠劫之前以來的自我既不存在,一切使你困擾的無明和煩惱,當然也就不存在了!”石鞏一聽,當場開悟了。其間由打獵殺生而引發了愛憐生命的慈悲心,再以不忍心以箭自射而透露出自我不存在的消息,最後領悟到只要將自我的執着心放下之時,一切的煩惱也就隨着雨霽雲散了。

  “無下手處”和“無置喙處”一樣,都表示人世間一切現象如果不以主觀的自我中心去做批判,就能尊重客觀的事實,就能避免自以為是的偏見,也能減少許多不必要的爭執和麻煩了。否則,總覺得主觀的自我和客觀的人事,永遠是對立的,因此都有下手處和置喙處了,也就會不斷地產生折磨自己,也折磨他人的行為了。 (摘自《公案100》)

責任編輯:徐上傑 離岸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