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滿希望 喜讀經典|法性本無生滅去來

  充滿希望 喜讀經典 第二季第三十期

  本期主講:《六祖壇經》

  主講人:文化學者韓望喜

  六祖壇經 付囑第十

  若着相於外。而作法求真。或廣立道場。説有無之過患。如是之人。累劫不得見性。但聽依法修行。又莫百物不思。而於道性窒礙。若聽説不修。令人反生邪念。但依法修行。無住相法施。汝等若悟。依此説。依此用。依此行。依此作。即不失本宗。若有人問汝義。問有將無對。問無將有對。問凡以聖對。問聖以凡對。二道相因。生中道義。如一問一對。余問一依此作。即不失理也。設有人問。何名為闇。答雲。明是因。闇是緣。明沒即闇。以明顯闇。以闇顯明。來去相因。成中道義。余問悉皆如此。汝等於後傳法。依此轉相教授。勿失宗旨 師于太極元年壬子。延和七月(是年五月改延和。八月玄宗即位。方改元先天。次年遂改開元。他本作先天者非)命門人往新州國恩寺建塔。仍令促工。次年夏末落成。七月一日。集徒眾曰。吾至八月。欲離世間。汝等有疑。早須相問。為汝破疑。令汝迷盡。吾若去後。無人教汝。法海等聞。悉皆涕泣。惟有神會。神情不動。亦無涕泣。師雲。神會小師。卻得善不善等。譭譽不動。哀樂不生。余者不得。數年山中。竟修何道。汝今悲泣。為憂阿誰。若憂吾不知去處。吾自知去處。吾若不知去處。終不預報于汝。汝等悲泣。蓋為不知吾去處。若知吾去處。即不合悲泣。法性本無生滅去來。汝等盡坐。吾與汝説一偈。名曰真假動靜偈。汝等誦取此偈。與吾意同。依此修行。不失宗旨。眾僧作禮。請師説偈。偈曰

一切無有真  不以見於真

若見於真者  是見盡非真

若能自有真  離假即心真

自心不離假  無真何處真

有情即解動  無情即不動

若修不動行  同無情不動

若覓真不動  動上有不動

不動是不動  無情無佛種

能善分別相  第一義不動

但作如此見  即是真如用

報諸學道人  努力須用意

莫于大乘門  卻執生死智

若言下相應  即共論佛義

若實不相應  合掌令歡喜

此宗本無諍  諍即失道意

執逆諍法門   自性入生死

  \

  相關故事:直用直行

  有僧人問大珠慧海禪師:“如何得解脱?”大珠答:“本自無縛,不用求解,直用直行,是無等等。”   在本則對話中,一方問如何解脱,另一方答説不需要解脱,因為並沒有什麼人綁着你,只要以正直的心做正直的事,那就是解脱。

  一般人總覺得自己被環境所困,被他人所擾,被自心的矛盾所惱,而且往往認為是來自環境的困擾而引起內心的矛盾,自己是無辜的受害者。從表面上看,這種想法似乎有些道理,比如把錢存放地下錢莊,結果錢莊倒閉了;放高利貸,希望獲得多一些,卻被黑吃黑吃掉了;投機買股票,卻被股票套牢了……好像都是環境跟自己過不去。但是請問:究竟是自己願意被它困擾,還是它來困擾你的?

  若以鼠籠做比喻,籠中放香餌,為的是引誘老鼠進籠。老鼠明明知道籠中的食物可愛而危險,卻仍願意冒險。聰明的老鼠進了籠,美食下肚且全身而退。幾次僥倖得手之後,膽子越來越大,設陷阱的人則把籠子和機關的裝置越做越精巧靈敏,老鼠終究還是被抓住了。

  人也是如此,想要佔便宜,結果遇上金光黨,不但一無所得還損失慘重。聰明人雖然不會上金光黨的當,但比金光黨更厲害的誘惑會使人不知不覺地進入圈套。有的上了當還不知道,時間久了才恍然大悟;有的不是立刻上鈎,而是逐步腐蝕自己才入殼。

  因此大珠慧海説:“修行禪法的人,不要老是希望求解脱,希望人家幫你忙來替你解脱。只要你心中不追求什麼、不恐懼什麼、不逃避什麼、無所罣礙,這個時候就是解脱。”罣礙是未得的想追求,已得的怕失去,得到的還嫌不足,患得患失,當然永遠不得解脱。

  所謂“直用直行”,是把自己的身心用在當用、該用、值得用的地方,合情合理地運用它,這叫做“直用”。當自己的行為,從口頭、身體、心理等三方面表現出來時,不要扭曲,不要用懷疑的、驕傲的、自卑的、嫉妒的、憤怒的、得意洋洋的態度來表現,就叫做“直行”。否則就像一面凹凸不平的鏡子,反映出來的影像跟環境中真實的事物不相同,自己還以為看得很準、做得很好,其實謬誤百出而不自知,就不能稱為直用直行了。

  儒家有交友三要訣:直、諒、多聞。“直”就是正直不阿,這種人可以得到他人的信賴,但正直並不等於剛直。正直是不用扭曲的心對待人、事、物,不是用剛直的心來傷害人。可知,智慧與慈悲兼重並顧的行為,便是直用直行。 (摘自《公案100》)

責任編輯:徐上傑 離岸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