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滿希望 喜讀經典|道無明暗

  充滿希望 喜讀經典 第二季第二十八期

  本期主講:《六祖壇經》

  主講人:文化學者韓望喜

  宣詔第九

  神龍元年上元日。則天.中宗詔雲。朕請安.秀二師。宮中供養。萬機之暇。每究一乘。二師推讓雲。南方有能禪師。密授忍大師衣法。傳佛心印。可請彼問。今遣內侍薛簡。馳詔迎請。願師慈念。速赴上京。師上表辭疾。願終林麓。薛簡曰。京城禪德皆雲。欲得會道。必須坐禪習定。若不因禪定而得解脱者。未之有也。未審師所説法如何。師曰。道由心悟。豈在坐也。經雲。若言如來若坐若卧。是行邪道。何故。無所從來。亦無所去。無生無滅。是如來清淨禪。諸法空寂。是如來清淨坐。究竟無證。豈況坐耶。簡曰。弟子回京。主上必問。願師慈悲。指示心要。傳奏兩宮。及京城學道者。譬如一燈。然百千燈。冥者皆明。明明無盡。師雲。道無明暗。明暗是代謝之義。明明無盡。亦是有盡。相待立名故。淨名經雲。法無有比。無相待故。簡曰。明喻智慧。暗喻煩惱。修道之人。倘不以智慧照破煩惱。無始生死。憑何出離。師曰。煩惱即是菩提。無二無別。若以智慧照破煩惱者。此是二乘見解。羊鹿等機。上智大根。悉不如是。簡曰。如何是大乘見解。師曰。明與無明。凡夫見二。智者了達。其性無二。無二之性。即是實性。實性者。處凡愚而不減。在賢聖而不增。住煩惱而不亂。居禪定而不寂。不斷不常。不來不去。不在中間。及其內外。不生不滅。性相如如。常住不遷。名之曰道。簡曰。師説不生不滅。何異外道。師曰。外道所説不生不滅者。將滅止生。以生顯滅。滅猶不滅。生説不生。我説不生不滅者。本自無生。今亦不滅。所以不同外道。汝若欲知心要。但一切善惡。都莫思量。自然得入清淨心體。湛然常寂。妙用恆沙。簡蒙指教。豁然大悟。禮辭歸闕。表奏師語。其年九月三日。有詔獎諭師曰。師辭老疾。為朕修道。國之福田。師若淨名託疾毗耶。闡揚大乘。傳諸佛心。談不二法。薛簡傳師指授如來知見。朕積善餘慶。宿種善根。值師出世。頓悟上乘。感荷師恩。頂戴無已。並奉磨衲袈裟。及水晶鉢。敕韶州剌史修飾寺宇。賜師舊居為國恩寺。

  相關故事:山下做水牯牛

\


  南泉普願禪師辭世前,門下問:“和尚去世之後將往何處?”南泉答:“山下做一頭水牯牛去。”僧人説:“我也隨你去,可以嗎?”南泉雲:“你如果隨我去,就必須銜一莖草來。”

  這是師徒二人的對答。師父説他死了之後將到山下做一條大水牛,弟子不解,問師父是否他也可以去做水牛。南泉説:“你如果跟我去的話,就要把草銜着來了。”意思是不是南泉做水牛就不必“銜一莖草”呢?

  “銜一莖草”意味着心有罣礙,業障放不下,還不能灑灑脱脱地自由來去。南泉並不是因為造了惡業才去做水牯牛,而是既然有人問他死後會到哪兒去,他也就隨口答説到山下做水牛去也無妨。這不是預言,而是“做什麼都可以”的自在灑脱。大師們往往被弟子預想設定,來生一定再做大菩薩,或者到西方極樂世界,蓮品高超。這都是執着、計較、分別。在解脱自在的禪師心中,做大菩薩或做水牯牛都是相同的,因為他們已是無罣無礙、無所期待、無所畏懼。

  因此,不要一口咬定南泉一定會到山下做水牛,重點不在於做水牛而於解脱自在。至於他終究會到哪兒去?這得由因緣而定,看因緣如何需要他、促成他,他就在哪裏出現,即所謂隨緣度眾生、隨類應化、隨方示現。在人之中,可做國王也可做乞丐,可做億萬富翁也可做販夫走卒,可做紳士也可做淑女。沒有挑剔,不做安排,沒有一定要怎樣或不要怎樣。他要打破一般人的觀念,誰説高僧過世,一定會轉世再做高僧或往生佛國淨土?這是有我、有念、有相、有執着。所以當弟子問:“我也可以去做水牛嗎?”這就是執着。師父去做牛,弟子也要去做牛;已悟的師父做牛是隨類應化,未悟的弟子做牛是去隨業受報!

  多數人會為自己做生涯規畫,青年、中年、晚年各有藍圖。也可以問一問:每個階段所做的規畫,是否都能如期、如願的實現?畢竟人算不如天算,當初規畫得再完善,一個突然出現的因緣,就會把原先的生涯規畫改變了。所以,規畫縱然要有,如果固執而不知變通,就不免要痛苦終身了。以禪的觀點來看,人生應有立足點、應有大方向,但該如何往前走,就要視因緣而定了。若能懂得隨緣行事,隨遇而安的生活哲學,便會使你活得非常自在,而且左右逢源了。(摘自《公案100》)

責任編輯:DN010

熱聞

  • 圖片
<<>>
22

農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