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滿希望 喜讀經典|佛性無常

        充滿希望 喜讀經典 第二季第二十六期

  本期主講:《六祖壇經》

  主講人:文化學者韓望喜

  六祖壇經 頓漸第八

  僧志徹,江西人,本姓張,名行昌,少任俠。自南北分化,二宗主雖亡彼我,而徒侶競起愛憎。時北宗門人,自立秀師為第六祖,而忌祖師傳衣為天下聞,乃囑行昌來刺師。師心通,預知其事,即置金十兩于座間。時夜暮,行昌入祖室,將欲加害。師舒頸就之,行昌揮刃者三,悉無所損。師曰:“正劍不邪,邪劍不正。只負汝金,不負汝命。”行昌警僕,久而方蘇,求哀悔過,即願出家。師遂與金,言汝且去,恐徒眾翻害於汝,汝可他日易形而來,吾當攝受。行昌稟旨宵遁,後投僧出家,具戒精進。一日,憶師之言,遠來禮覲。師曰:“吾久念汝,汝來何晚?”曰:“昨蒙和尚舍罪,今雖出家苦行,終難報德,其惟傳法度生乎?弟子常覽《涅槃經》,未曉常無常義,乞和尚慈悲,略為解説。”師曰:“無常者,即佛性也。有常者,即一切善惡諸法分別心也。”曰:“和尚所説,大違經文。”師曰:“吾傳佛心印,安敢違于佛經?”曰:“經説佛性是常,和尚卻言無常。善惡諸法乃至菩提心,皆是無常,和尚卻言是常,此即相違,令學人轉加疑惑。”師曰:“《涅槃經》,吾昔聽尼無盡藏讀誦一遍,便為講説,無一字一義不合經文。乃至為汝,終無二説。”曰:“學人識量淺昧,願和尚委曲開示。”師曰:“汝知否?佛性若常,更説什麼善惡諸法?乃至窮劫,無有一人發菩提心者。故吾説無常,正是佛説真常之道也。又,一切諸法若無常者,即物物皆有自性,容受生死,而真常性有不遍之處。故吾説常者,是佛説真無常義。佛比為凡夫外道執于邪常,諸二乘人于常計無常,共成八倒,故於涅槃了義教中,破彼偏見,而顯説真常真樂真我真淨。汝今依言背義,以斷滅無常,及確定死常,而錯解佛之圓妙最後微言,縱覽千遍,有何所益?”行昌忽然大悟,説偈曰:“因守無常心,佛説有常性。不知方便者,猶春池拾礫。我今不施功,佛性而現前。非師相授與,我亦無所得。”師曰:“汝今徹也,宜名志徹。”徹禮謝而退。

  相關故事:一棺兩屍

\

  某僧問大梅法常禪師:“如何是西來意?”大梅雲:“西來無意。”鹽官齊安禪師聞之曰:“一個棺材,兩個死屍。”

  通常只有孕婦死亡,才會有一屍兩命及一棺兩屍這種事。禪語中出現了這句話,究竟是什麼意思?

  “西來意”是指由印度傳來的佛祖的心法,特別是指菩提達摩從南印度帶來中國的禪法。一般人都以為佛陀説法,祖師傳法,法是教典、是相傳的道統,達摩從西天來到東土,是帶着經典、方法和道統的心印而來,師徒之間以心傳心,必定有什麼授受。其實,祖師們從西方的印度來到中國,並沒有帶來任何稱為心法的東西,他們只是來傳達了一個訊息:不論東方西方,人人都有佛性,處處都是現成的。後來中國的禪師們為考驗禪修者,是否已有悟的經驗,每每會問:“如何是西來意?”如尚未悟,就讓禪修者把它當做話頭來參究,故它已變成一句常用禪語,方便大家用來省思心外無法可求也無道可得的禪法。外行人被這麼一問,多半會聯想到“西來意”是菩提達摩從印度帶來的什麼經、什麼法;但是禪師們用慣了,便知道是問的不可用語言文字表達的心法。

  此則公案,是説有一位僧人問大梅禪師“西來意”是什麼?僧人是明知故問,大梅禪師便明白地點出:“西來無意”,這是正確的答案,可是當齊安禪師聽到這段對話,卻冷冷地批評他們説:“這兩個人,好比同一口棺材,裝了兩具死屍。”意思是他們兩人的問答,乃是老僧常談的廢話,已經是死了的公案,不會激發出智慧的火花來,所以等於一口棺材裝了兩具死體,了無生機,不可能使人開悟。而且一個問有,一個答無,只是語言的遊戲,看來有問有答,其實沒有擊中要害,都跟“西來意”沒有通到消息。

  大梅法常與鹽官齊安,兩位都是馬祖門下的大匠,應該沒有誰高誰低之別,法常應機而以“西來無意”點醒弟子的問話,也沒有什麼不對,有可能因此而使問話者省悟。但在其他的人如果也是依樣畫葫蘆,照着問答一番,就毫無作用了,齊安為了警惕門人,不得做鸚鵡學語,搬弄已被用過的例子,所以要説那是一口棺材的兩具死屍。目的是令弟子們超越前人所遺的案例,才能發明自家心中的寶藏。

責任編輯:DN010

熱聞

  • 圖片
<<>>
22

農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