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滿希望 喜讀經典|莫着外法相

充滿希望 喜讀經典 第二季第二十二期

  本期主講:《六祖壇經》

  主講人:文化學者韓望喜

  六祖壇經 機緣第七 

  智常一日問師曰。佛説三乘法。又言最上乘。弟子未解。願為教授。師曰。汝觀自本心。莫着外法相。法無四乘。人心自有等差。見聞轉誦是小乘。悟法解義是中乘。依法修行是大乘。萬法盡通。萬法俱備。一切不染。離諸法相。一無所得。名最上乘。乘是行義。不在口爭。汝須自修。莫問吾也。一切時中。自性自如。常禮謝執侍。終師之世

  僧志道。廣州南海人也。請益曰。學人自出家。覽涅槃經十載有餘。未明大意。願和尚垂誨。師曰。汝何處未明。曰。諸行無常。是生滅法。生滅滅已。寂滅為樂。於此疑惑。師曰。汝作麼生疑。曰。一切眾生皆有二身。謂色身法身也。色身無常。有生有滅。法身有常。無知無覺。經雲。生滅滅已。寂滅為樂者。不審何身寂滅。何身受樂。若色身者。色身滅時。四大分散。全然是苦。苦不可言樂。若法身寂滅。即同草木瓦石。誰當受樂。又法性是生滅之體。五藴是生滅之用。一體五用。生滅是常。生。則從體起用。滅則攝用歸體。若聽更生。即有情之類。不斷不滅。若不聽更生。則永歸寂滅。同於無情之物。如是。則一切諸法被涅槃之所禁伏。尚不得生。何樂之有。師曰。汝是釋子。何習外道斷常邪見。而議最上乘法。據汝所説。即色身外別有法身。離生滅求于寂滅。又推涅槃常樂。言有身受用。斯乃執吝生死。耽着世樂。汝今當知。佛為一切迷人。認五藴和合為自體相。分別一切法為外塵相。好生惡死。念念遷流。不知夢幻虛假。枉受輪迴。以常樂涅槃。翻為苦相。終日馳求。佛愍此故。乃示涅槃真樂。剎那無有生相。剎那無有滅相。更無生滅可滅。是則寂滅現前。當現前時。亦無現前之量。乃謂常樂。此樂無有受者。亦無不受者。豈有一體五用之名。何況更言涅槃禁伏諸法。令永不生。斯乃謗佛毀法。

  相關故事

\

身緣在路 

  荷澤神會禪師往見六祖惠能大師,六祖問:“從何所來?”神會答:“無所從來。”六祖又問:“汝不歸去?”神會答:“一無所歸。”六祖歎説:“汝太茫茫。”神會答:“身緣在路。”  

  荷澤神會是六祖晚年最年輕的沙彌弟子,非常聰明優秀。這位十幾歲的小和尚去見六祖,六祖問他從哪裏來,神會説不從哪裏來;意思是這個問題太大、太複雜了,所以不必問他從哪兒來。  

  “從何所來”的範圍很廣。第一,可能是問他師父是誰,是從哪座寺院來的;第二,問他出生於何處,俗家在哪裏;第三,問他知不知道這一生是從哪個前生來的,可是前生之前還有前生,永遠問不盡,即使有宿命通,知道過去有無量生,但也説不完。因此神會索性回答無所從來。這個答覆很有學問,表示他的本性超越時空,既無所往亦無所來。  

  六祖又問:“你為什麼不回去?”這還是試探他。如果神會説:“我還不想回去。”那就答錯了。既然無所從,當然一無所歸。神會又闖關成功了。六祖繼續測驗他:“你既不知從何處來,又不知往何處去,你的人生好渺茫,太糊塗了。”可是神會答得很中肯:“身緣在路。”  

  從這句話看不出神會開悟了沒有。如果他真開悟,可能會答:“我無事可做。”但他答的是“身緣在路”,表示他還有事,還在路上走。可以據此説他尚未開悟,但也可以説他開悟了,因為無事可做,也無個人的目標,只是隨緣度眾生,所以正在路上走。走的什麼路呢?是慈悲和智慧的菩薩道,也是佛道。  

  “身緣在路”這句話,對所有的人都有啟示作用。我常説,禪的修行者重視過程,以過程為目標。過程之中有苦有樂,有晴有雨;有時窮山惡水,有時柳暗花明,種種情況都可能發生。人生的路也一如修行的路,既然這段路是自己應該走、必須走的,就要好好走下去。不要埋怨路況糟糕,也不要得意路面平坦,走路就走路!人在一生之中有順有逆,那是各種因緣促成的;路上的情況不論好壞,既然必須通過它,那就勇往直前吧。  

  神會正在走路,走的是禪修的路、成佛的路。至於不談從哪裏來,往哪裏去,是避免把近程目標當成了終極目標,也避免把階段性的起點當成了最初的起點。只要努力地走,維持大方向,那就好了。有時走路並不需要固定的終點,好比散步、健行是為了練腳力、練身體,身在路上走就是目的。  

  因此,人在生命的過程中,只要是在往前走,就是在努力、在學習、在進步,未必需要設定一個僵化的目標,也不要一直懸念着起步處對不對。能夠保持着“身緣在路”的態度,一定是一個豐富而有意義的人生了。

責任編輯:binbin

熱聞

  • 圖片
<<>>
22

農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