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滿希望 喜讀經典|十二因緣到底説的是什麼?

 《充滿希望 喜讀經典》第二十期

  主講人:文化學者韓望喜

  金剛經 第九品 一相無相分

  須菩提。于意云何。須陀洹能作是念。我得須陀洹果不。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須陀洹名為入流。而無所入。不入色聲香味觸法。是名須陀洹,須菩提。于意云何。斯陀含能作是念。我得斯陀含果不。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斯陀含名一往來。而實無往來。是名斯陀含。須菩提。于意云何。阿那含能作是念。我得阿那含果不。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阿那含名為不來,而實無不來。是名阿那含。須菩提。于意云何。阿羅漢能作是念。我得阿羅漢道不。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實無有法名阿羅漢。世尊。若阿羅漢作是念。我得阿羅漢道。即著我人眾生壽者。世尊。佛説我得無諍三昧。人中最為第一。是第一離欲阿羅漢。我不作是念。我是離欲阿羅漢。世尊。我若作是念。我得阿羅漢道。世尊則不説須菩提。是樂阿蘭那行者。以須菩提實無所行。而名須菩提。是樂阿蘭那行。

\
趙樸初陪同毛澤東會見宗教人士(圖片來源:資料圖)

  金剛經的故事:這個和尚懂得辯證法

  1958年6月,趙樸初陪同毛澤東準備會見胡達法師率領的柬埔寨佛教代表團。在等待客人期間,毛澤東興致勃勃地和趙樸初聊起了天。毛澤東與趙樸初其實早就認識,但單獨聊天還是第一次。

  談話間,毛澤東以幽默地口吻問趙樸初:“佛經裏有些語言很奇怪,佛説第一波羅蜜,即非第一波羅蜜,是名第一波羅蜜。佛説趙樸初,即非趙樸初,是名趙樸初。先肯定,再否定,再來一個否定的否定,是不是?”

  毛澤東一張口説佛,趙樸初就笑起來了。從這一番話可以看出,毛澤東熟悉《金剛經》。在全部佛經中,《金剛經》是經典。“佛説”“即非”“是名”就是《金剛經》反覆講述的主題。它解答了“降伏其心”的菩薩心行的關鍵,歷來為中國佛教徒所重視。

  但趙樸初並不完全同意毛澤東的話。他自己可不是“非”趙樸初和“名”趙樸初,自己可是實實在在的趙樸初。所以,他笑着説:“不是。是同時肯定又同時否定。”平常,趙樸初喜歡研究佛法般若,他發現其中有很多辯證哲理和辯證方法是“道可道,非常道”,與禪有一致性,但一旦用語言來表達,就不是原本的、永恆的真理了;趙樸初甚至認為黑格爾的辯證法與佛教存在某種關係。這回,見毛澤東説起辯證的否定,趙樸初就談了自己的見解。

  毛澤東很滿意趙樸初的回答,點頭説:“看來你們佛教還真有些辯證法的味道……”正談在興頭上,胡達法師就到了,對話只好中斷。

  其實,毛澤東一直在研究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的問題。1955年3月,毛澤東就曾明確告訴達賴喇嘛:“信佛教的人和我們共產黨人合作,在為眾生即為人民群眾解除壓迫的痛苦這一點上是共同的。”

  後來,在提到趙樸初時,毛澤東曾很感慨地説:“這個和尚懂得辯證法。”

責任編輯:DN010

熱聞

  • 圖片
<<>>
22

農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