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巢禪師和心經

  今天,八戒就跟着師父師兄出發了,第一站,就到達了烏巢禪師的浮屠山。

  今天,據説也是曹操的逝世日。貧道沒有查證,不過這個烏巢可不是官渡的那個烏巢,兩個差着十萬八千里。

  烏巢、鳥窠、烏窠、鳥巢

  網上流傳着一些説法,説豬八戒隱藏得很深,烏巢禪師也不是一般人,是如來或觀音,甚至太上老君的化身云云。是他教給了豬八戒本事云云。其實吧,只要我們一看標題為“大揭祕”“驚天祕密”之類的解讀西遊文章,裏面十有八九是在講這種東東。當然可以娛樂一下,關鍵是有個別朋友當真的聽,這就不好了。

  還有這位“烏巢禪師”的名字,有人解釋成烏就是黑,巢就是窩,所以烏巢禪師就是“黑窩老大”等等。這就是太不了解這位禪師的來歷了,因為他本來也不叫“烏巢禪師”,而是叫“鳥窠禪師”。

  這個故事出自《五燈會元》,故事是這樣的:

  杭州有位禪師,見秦望山有一棵很老的松樹,樹上邊盤曲着,就像個寶蓋似的;於是這位禪師就在松樹上邊搭了個窩。因為就像個鳥窩似的,所以人稱鳥窠禪師,又稱鵲巢和尚。白居易任杭州太守時曾去拜訪,説:“禪師住處甚危險。”禪師説:“太守更危險。”白居易不解,禪師説:“薪火相交,識性不停。”白居易又問:“什麼是佛法本意?”鳥窠禪師説:“諸惡莫作,眾善奉行。”白居易笑了,説:“這話三歲小孩都會説。”鳥窠禪師説:“雖然三歲小孩都會説,可就是到了八十老翁都未必做得到!”白居易大悟。

  為什麼《西遊記》變成了“烏巢禪師”呢,這也很簡單,就是“烏巢”和“鳥窠”兩個字太像了,而且他本來也叫“鵲巢禪師”(額……不是咖啡的廣告)。輾轉傳寫的時候發生了錯誤,所以,古書裏提到這位禪師,什麼“鳥巢禪師”(《陵陽集》)、“烏窠禪師”(《夢梁錄》)、“烏巢禪師”(《杭州府志》),各種組合都有。其實都指的一個人。何以看見《西遊記》裏“烏巢”兩個字就想到“黑窩”?這也太陰暗點了不是?不知道這些“黑窩”理論,心理陰影的面積得有多大?起碼咱們讀名著,心裏得越讀越透亮,總不能越讀越陰暗。貧道這些天寫的這些文章,肯定不能説都正確,但保證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寫良心文。

\

從左到右:烏巢禪師、烏窠禪師、鳥窠禪師

  貧道預測一下,一千年後,人們提到大帝都北四環這座體育場,保準有“鳥巢”、“烏巢”、“鳥窠”、“烏窠”四個名字。至於史書上定為哪個名字,還真不好説!如果定為“烏巢”,那這座體育場也是“黑窩”了!

  《心經》的地位,從翻譯過來之後,就一路飆升。現在無論車掛飾、鑰匙鏈、開光符都有它。據説現在文藝青年的三大做派,就是香道、茶道、抄心經。

\

英譯本《西遊記》中《心經》第一段

  這裏解釋一下,很多朋友不知道“色即是空”意思,這不是那個韓國電影。這個色指的也不是女色,而是一個佛教術語,專指可以感知的形質。所以這裏英語直接翻譯成matter,就是物質的意思。voidness是“失效”,這裏只能解作“空無”。所以,如果大家對“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無感的話,看它的英譯本“物質和無效(空無)是沒有區別的,無效(空無)和物質也是沒有區別的。物質就是無效(空無),無效(空無)就是物質”——有沒有一種量子力學的森森即視感!

  所以我們實在不應該用蔑視的眼光看待宗教,這裏面的聰明人,雖然未必懂得現代科學的路數,但他們確實在自己的道路上做着自己的事情。因為並沒有任何公理和法律規定:這個世界只能用科學實驗來感知和研究。也沒有任何證據顯示,投身宗教的人,就一定比投身科學的人愚蠢和邪惡。因為講西遊,勢必要講到宗教,所以有朋友説貧道宣揚宗教迷信,其實“宗教”和“迷信”是兩回事。貧道不是任何一個宗教的教徒,但貧道對各大宗教和信奉者們都懷有尊敬之心,而不是以現代科技和理性撐腰的傲慢無禮。

  另外這裏的Bodhisattva Avalokitesvara就是觀自在菩薩(觀世音菩薩),後面的一直説he怎麼樣,he怎麼樣,説明他就不是觀音姐姐而是觀音哥哥了。

  這裏需要解釋下:《西遊記》一直管這部經叫《多心經》,其實就是《摩訶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的省稱,但是正確的省稱是《心經》或者《般若心經》。因為“波羅蜜多”是梵語音譯,拆解成“波羅蜜”和“多心經”是不規範的,《多心經》是把“多”、“心”兩個字連讀了。但也不能就説這裏錯了。因為唐朝的懷仁和尚,把王羲之的字收集起來,排成了一篇唐太宗的《聖教序》,最後就附上了玄奘法師翻譯的這篇《心經》,懷仁也管這篇經叫《般若多心經》。這事離玄奘大師去世不過短短8年時間。可見這個叫法早就有了。所以啟功先生笑話懷仁,説他身為和尚,在佛學上反倒沒學問。

\

唐懷仁集王羲之字的“多心經”

  其實敦煌出土的唐代文書就有:某人某人出錢抄《多心經》一卷。唐鄭預,清石成金等學者都曾注《多心經》。可見這個名字早就叫成了習慣。這部經,屬於《大品般若經》的一節,概括了般若經類的提要,講授了佛教最基本的修行原理。所以《西遊記》説是“此乃修真之總經,作佛之會門也”。

  《心經》並不是由玄奘大師第一個傳到中國。南北朝時期的鳩摩羅什就已經翻譯過《心經》了。但玄奘的譯本出來之後,立即風行天下。鳩摩羅什翻譯的就漸漸退出大眾視野了。《西遊記》中記載的就是玄奘法師的譯文。

  既然《心經》在大眾中流傳這麼廣泛,玄奘大師又是這篇經的親筆譯者。民間很早流傳着關於這篇經的神奇故事。當然玄奘大師從天竺取回的那麼多經也都很重要,但是民間對這些經都不熟悉。所以只能把所有的神奇故事編到一部經身上。這時只有200多字的《心經》當然是最好的選擇。

  經典也會被編故事

  這裏多扯一句:我國民間,對經典有一種特別神祕的情感。比如《孝經》,按説這是一部儒家經典,沒什麼可編的故事。誰知漢代以後這部書竟被編出了故事。

  話説孔子寫完《孝經》之後,抬手將筆輕輕簪于髮際,慢慢步出庭院之外。七十二弟子不知何事,紛紛跟隨。孔子淵渟嶽峙,當門一站。七十二弟子便雁別翅排開。中間走出一人,正是曾子,左手《河圖》、右手《洛書》,高叫一聲:“時辰已到,師父請了!”只見孔子一襲紅衣飄飄,面向北極星拱手而立,長揖到地,一連三拜,只聽得一聲巨響,平地白霧四塞,滿天星斗湮沒無光。眾弟子正在驚駭之際,便聽得半空中傳來一陣陣利刃破空之聲,又好似龍吟虎嘯,一條赤虹自天而降,垂到孔子面前。眾弟子慌忙跪倒,只見孔子袍袖輕輕一揮,那赤虹便倏爾不見,地上只有一方三尺長的黃玉。

  這是《孝經援神契》裏的一段故事。和《心經》一樣,《孝經》也是儒家《十三經》裏最短的經典。要知道越短的經典,越言簡意賅,越容易被奉為一家學説的總綱,也就越容易被編故事。《左傳》、《禮記》這樣大部頭的書,雖然也有故事,但遠不如《孝經》這個這麼神。

  道經的祖宗,同時也是最短的經典《道德經》,也是被編出了故事,這個故事更有名。

  關尹喜自幼習得道術,他管轄函谷關時,登上關城一望,見東方有紫氣一道,直衝天空。尹喜大吃一驚,道:“紫氣東來,必有聖人出現,不可錯過。”掐指一算,原來如此,便下城召來第二天守關的兵卒説:“如果明天有一個老者,駕青牛,乘薄板車而來,切勿放他過去。”次日聽得關下喧譁,果然見守關兵丁攔下青牛板車一輛,上坐一老者,白袍白鬚,約有九十開外。尹喜撩袍跪倒,口稱:“李先生,小徒接駕來遲!”將老者扶上城樓。老者笑道:“貧道(看我們老李家是有自稱貧道的傳統滴)本欲西行流沙,再不返回中土,見你志誠,就留些文字與你罷!”尹喜連忙呈上筆墨。只見這老者刷刷點點,在兩張素帛一揮而就。一名《德經》,一名《道經》,洋洋灑灑,五千餘字,擲下筆墨,大笑而去。尹喜按經書修煉,終成正果。

  《孝經》、《道德經》都有這麼好聽的故事,佛家最短的經典《心經》又焉能無有?《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就説,玄奘法師在四川的時候,曾遇到一位骯髒病人,玄奘對他多加照顧。此人就傳授法師《心經》一卷。等到取經的路上,度過大沙漠,無數惡鬼圍繞,就是念觀音聖號,也不能全部驅除。但只要一念《心經》,惡鬼就全都退散。

  玄奘法師在四川某寺住持,忽然有一骯髒病人,惡臭不堪,倒在門口。寺里人人大驚,避之唯恐不及。玄奘道:“不妨,我自養他。”每日送衣送飯,從不間斷。如此日復一日,忽然病人説道:“法師你來,我非凡人,你養我這些時日,無以為報,只能傳你經書一卷。他日危急之時,必有妙用。”玄奘大喜,連忙拜謝。病人便口授《心經》一卷,從此不見。幾年後,玄奘法師啟程取經,出得大唐,便走入茫茫沙漠,只聽鬼哭神嚎,無數惡鬼圍繞身邊,興妖作怪。玄奘法師連忙口誦觀世音聖號,立時驅走大半,誰知仍有許多沙漠鬼怪極其悍惡,緊逼不放。玄奘大驚之下,忽然想起蜀中曾受一卷《心經》,連忙合掌唸誦。只見身邊惡鬼寂然無聲,潛形匿跡。此後每逢妖魔圍困之時,一念《心經》,妖魔便隨聲而散。

  等到《太平廣記》裏,這個故事就發生在取經路上了,情節差不多:

  話説玄奘法師往西域取經,正來到罽賓國(今卡菲里斯坦)地界。前方竄出無數虎豹,攔住去路。玄奘法師連忙躲入一間破房。忽然面前現出一位惡臭老僧,口授《多心經》一卷。玄奘連聲誦讀,一霎時門外萬籟俱靜,虎豹潛形,這才安心上路,到天竺取得真經而回。

  所以《心經》一直是玄奘法師的護身法寶。所以玄奘法師一定要親筆翻譯(此前有別人的譯本),甚至將這《心經》用金字寫了,裝在木盒子裏畢恭畢敬地呈給唐高宗。可見這部經在玄奘法師心中的地位了。

  這三部被神化的經典,正是儒道釋三教的最短的經典,也正是三教的核心教義所在。所以金元之際的全真教祖師王重陽,認為“儒門釋户道相通,三教從來一祖風”。用三部經典教授弟子,正是《道德經》、《心經》、《孝經》。

  在早期西遊故事裏,傳授心經也是一個必上的劇情。但把這個故事改到了取到真經之後。《大唐三藏取經詩話》説師徒取到真經,一查發現唯獨沒有《心經》。返程時雲中現出一位僧人,自稱是定光佛,以《多心經》授給法師,説:“授汝《心經》,切須護惜。此經上達天宮,下管地府,陰陽莫測,慎勿輕傳;薄福眾生,故難承受。”

  這一切都是圍繞《心經》編的故事。這麼重要的故事,明代的《西遊記》豈能不演?

  心經在《西遊記》的寓意

  有朋友問:為何把烏巢禪師授《心經》放在當不當正不正的這個位置?當然已不知作者用意為何,但可以這樣推測:《心經》的神奇作用第一次出現,就是在《大慈恩寺玄奘法師傳》中,第一次發生作用,也正是玄奘法師離開大唐國土,進入沙漠之時。《法師傳》提到心經,也正是在玄奘法師進入沙漠之前!注意,原文是“至沙河間,逢諸惡鬼,奇形異類,繞人前後。雖念觀音,不得全去。即誦此經,發聲皆散”。我們看今天的《西遊記》,也正是如此:從這時起,馬上要過的黃風山、流沙河,何嘗不是沙漠的文學化呈現!所以把《心經》放在這個位置傳授,是合乎《法師傳》玄奘的本來路線的,是合情合理的。

  唐僧(注意!稱呼換了,不是玄奘法師了)問烏巢禪師,“定要問個西去的路程端的”。於是禪師給他説了一段韻文,作為取經前途的預言。雖然這預言並沒有完全涵蓋未來的劫難,但總可看出,授《心經》是一個節點,真正的妖魔鬼怪,就要從這裏開始了!

  其實此前,唐僧並沒有真正碰到過妖怪。出城在雙叉嶺上遇到的那次,太特殊了,幾乎不能算。第一,貧道在第30講考證過,這幫妖怪很可能是最晚添進去的,風格怪異,連八十一難簿都沒顧得改通順。甚至那個難簿上“雙叉嶺上第七難”,原來是不是指的這件事都不好説!第二,它們既沒有把唐僧怎麼樣,也沒有受到懲罰,這事又發生在大唐境內。所以不必算在內,此後收孫悟空,收白龍馬,收黑熊精,收豬八戒,都不能算是遇到妖怪。黑熊精,貧道已在33講考證過,他本來就是孫悟空的“新疆軍區善後辦公室主任”,是完成“佛(仙)衣會”這個任務的。所以他也分到一個“禁箍咒”,當了守山大神了。所以明天貧道要講的黃風山、黃風怪,是真正意義上西天妖魔的頭陣。在踏入西方妖魔地域前,先學一篇《心經》是必要而必要的!

  烏巢禪師説“多年老石猴,那裏懷嗔怒。你問那相識,他知西去路”。這句話,含義也是很深刻的。

  第一,作為孫悟空原型之一的猴行者,他在早期西遊故事裏,更多的是嚮導而不是護法。從《大唐三藏取經詩話》就可以看出來。法師每到一處,猴行者都要講解一番這裏的情況。但並不是每個地方都有妖怪。

  第二,貧道昨天説了,今天的《西遊記》是用取經隊伍來比擬一個人的修煉。孫悟空代表的是心智,豬八戒代表的是本能,唐僧代表的是修煉的人(姑且這樣説,貧道續後還會討論)。所以孫悟空一個筋斗十萬八千里,一瞬間就能到靈山。但他不能揹着唐僧飛過去。

  這就是説:我們要做什麼事情,雖然心能到,但身體不能到。想得到和做得到是完完全全的兩回事!所以我們也可以推測,為什麼《西遊記》要選烏巢禪師來講《心經》,因為正是這位鳥窠禪師道出了修行的本義:“三歲孩兒道得,八十老翁行不得!”

  所以這一路上,孫悟空不斷提醒唐僧:

  唐僧道:“徒弟們仔細,前遇山高,恐有虎狼阻擋。”行者道:“師父,出家人莫説在家話。你記得那烏巢和尚的《心經》雲‘心無掛礙;無掛礙,方無恐怖,遠離顛倒夢想’之言?你莫生憂慮,但有老孫,就是塌下天來,可保無事。怕甚麼虎狼!”

  忽聽得水聲振耳,三藏大驚道:“徒弟啞,又是那裏水聲?”行者笑道:“你這老師父,忒也多疑,你把那《多心經》又忘了也?”唐僧道:“我至今常念,你知我忘了那句兒?”行者道:“老師父,你忘了‘無眼耳鼻舌身意’。”

  ……

  這樣的對話,我們只要翻一翻原著,就會發現一路上有好多。這暗示非常明顯:就是,當我們遇到困難的時候,該選擇和自己心中的誰去對話。

  要是天天和本能對話,肯定就是:“師父咱不走了,師父咱歇歇吧,師父咱散夥吧。”

  所以,肯定是和心智去對話,而不是和本能去對話。正是心智在不斷地提醒自己:不要害怕!不要憂愁!不要退縮!你一定能到的,一定能堅持的!要相信心念的力量!時不時還踩那個本能幾腳,去你孃的,別瞎搗亂!修行的人,正是在這樣的不斷提醒、鼓勵下,才終於修成正果。

\

  心智在指引着自己的修行

  所以這就是今天《西遊記》又一處彈指神通的精妙武功!原始史料《三藏法師傳》裏,有這麼一個上佳的《心經》的故事材料。但怎麼用好,這就看各家講故事的本事了!剛才貧道説了,《取經詩話》裏説,《心經》是去了西天,沒取到,回來路上被定光佛傳授了。然而就這麼輕飄飄地一傳授,根本沒顯示出它的地位。《西遊記雜劇》裏,《心經》是放在各種經裏一起傳授的:

  教弟子們搬經裝在龍馬身上。【行者雲】 領法旨,我遞,豬八戒、沙和尚接。《金剛經》、《心經》、《蓮花經》、《楞伽經》、《饅頭粉湯經》。

  這裏也就插科打諢地把這個好資源浪費掉了。而在今天的《西遊記》裏,《心經》作為一個象徵,一個師徒之間對話的話題,一個修行人和心智對話的共識,不斷地提起。它把猴行者對玄奘法師實際路程上的嚮導,精微內力輕輕一彈,就變成了心靈對修行者的嚮導。因為這畢竟是寫小説,如果孫悟空和唐僧每次對話,都要講一番精神分析或鼓吹一番革命意志,那就是弗洛伊德或入團申請書了!

責任編輯:DN019

熱聞

  • 圖片
<<>>
22

農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