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難過後的感動不走心?別讓祈禱變了味兒

\
天津爆炸現場圖(圖片來源:資料圖)

  文/王冠

  “一方有難,八方支援”使我們度過災難的力量,也是我們面對災難時閃耀的人性光輝。特別是在2008年汶川地震之時,“中國人”成為了感動和堅強的代名詞。此後的天災人禍中,我們總能看到那次“中國人”的影子。

  2015年8月12日,天津塘沽發生爆炸,筆者撥通了天津朋友的電話,確認他的安全後和往常一樣在網路上看看新的動態,準確來説,社交網路比媒體帶來的資訊更多一些。這一次,“愛心”和“蠟燭”依舊來得很快,對“感動”的質疑與嘲諷來得比往常更早一些。

  災難過後,當我們關注着密集的傷亡和救援資訊之時,不免為一個個枯萎的生命和無私的靈魂生起強烈的惻隱之心,按下一個代表着關注和感動的表情並轉發微博,幾秒鐘,傳遞了我們此刻的心情。

  這原本是人心中最值得呵護的善念,卻在資訊爆炸的今天變味了,我們身邊的人,看看他的社交網路,以為他已經哭暈在了牀上,可是沒想到他竟然轉過身該吃喝玩樂就吃喝玩樂。誠然,網路人格與現實人格存在着差異,這些都是我們那一刻的心念所造就的,並沒有實質上的區別,而“變臉”如此之快,卻招來了另一些朋友的質疑。一邊氾濫廉價的感動,一邊是對真實的質疑,我們被網路世界再度撕裂。

  説起故作矯情的網路表達,“空間體”、“校內體”、“微博體”、“朋友圈體”不一而足,災難過後廉價的感動也只是其中“心碎”的一支。社會感染爆發性強,傳播極為迅速,在災難發生後有着強大生命力,作為“正能量”存在的感動情緒,大大支持了我們脆弱的世界。

  看似有愛的自我感動其實許多時候並不走心,急於表態、展示良善的立場誠然讓我們在“價值正確”的原始興奮中刷了一把存在感,可是過於短暫甚至是虛偽的情緒,卻把我們困在了“表達”的牢籠裏。實話説,再微小的善念也是走向光明的種子,相信點蠟轉發的朋友們確實觸動了心底的柔軟,只不過這種愛心被一貫的散亂和龐雜的資訊迅速沖走,祈禱和幫助不免流於空洞。

  但畢竟並非毫無意義,《俱舍論》雲“世別由業生”,外在世界的優劣取決於眾生的業行,而我們業行的善惡取決與我們的意識。外在世界與我們的內心世界互相影響,所以扭轉染污的心念為淨善的心念,是改變世界環境的第一步。災難的發生是眾生貪嗔痴共業所感召的不幸果報,而一點一滴的善念積累,就可以慢慢淨化我們的內在心靈和外在環境。願我們珍視每一分善的種子,給它們澆水,當清淨良善的花草逐漸成長起來,雜草自然就缺少了生長的土壤。

  讓我們的感動和祈禱更有力些吧!我們的祈願,可以少一些“雜毒”,多一分“力量”,在世界上不同的宗教裏,有不同祈願的法門,如佛教的誦經、唸佛……這些具體的行動就是將我們的願望化為力量的一種實踐。或許現在的人很多都難以去相信這樣的宗教力量,但我們也可以選擇自己的方式。如果願意並且條件允許的話,可以留心捐贈的渠道並奉獻一份愛心,選擇吃素幾天來為消防員和受災羣眾祈福……

  如果我們能持續善心善念,拔出善行中摻雜的種種“雜毒”,世界一定會慢慢受到這種力量的影響,正如那首歌裏所唱的“如果人人都獻出一點愛,世界將會變成美好的人間”,如果每個人把“一點愛”點亮,不就變成了“一股愛的暖流”嗎?

責任編輯:胡月冉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