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泉大和尚:佛教 並不站在科學的對立面

\
在某種程度上,佛教能夠融攝科學 (圖片來源:資料圖)

  近日,筆者受邀為浙江蕭山潮峯鋼構集團的員工進行了以“佛教的科學觀”為主題的佛教文化開示。這一動態發在靈隱寺的官方微博後,引起網友較大的反響和評論。其中,質疑佛教科學性的聲音並不少見,主要是將包含佛教在內的宗教與科學分離甚至對立起來:在科學佔據強勢話語權的現代社會,科學常常被視為追求理性進步的方式,佛教則被置於科學的對立面,被視為愚昧落後。事實上,關於宗教與科學關係問題的爭論也已有百年,至今仍是熱議的話題。

  在筆者看來,簡單地將佛教視為不科學而加以拒斥,其本身也是不科學的。但若將佛教劃入科學的範疇,並進一步認為佛教就是科學,似乎又有些彆扭。也就是説,佛教與科學的關係不能用二元判斷進行定論。在迴應這個問題時,必須要對佛教與科學二者作出區別。什麼是科學?科學是用實驗觀察的實證主義方法,探究客觀世界的變化規律,併力求對此作出合理解釋的知識體系。科學顯著的特點就在於其方法的實證性、可檢驗性。而佛教在其關注的領域上與科學有很大不同。像所有宗教一樣,佛教給予人類終極關切,導向超脱世俗的精神生活,並指明瞭通往解決煩惱等問題的解脱道路。佛教在認識方法上注重體證,因此也就無法做到科學實證那樣,讓人類採取更簡便且易理解的方式來解釋這個世界。顯然,佛教與科學是對同一世界作出的兩種不同取向的解釋體系,只不過科學研究側重於客觀的物質世界,而佛教則將重心轉向“心”的領域。

  對佛教與科學的區分,讓我們完全有理由相信,佛教不是科學。但這並不意味着,佛教就站在了科學的對立面,成為科學之敵。在某種程度上,佛教能夠融攝科學。毫不誇張地説,佛教的科學性在現代社會中正在不斷彰顯,不斷積極尋求佛教與科學,尤其是現代心理學、認知腦神經科學等學科的發展,更為佛教的科學性提供了有利證明。

  應該澄明的是,佛教作為一種“純理智”的宗教,是智信而非迷信,它的很多觀點與理念都非常科學,甚至具有創見性。比如佛教的世界觀,佛教主張要認識世界的真實,認為地、水、火、風是構成世界的四種基本元素,具有一定的科學內涵;佛教關於三千大千世界的理念,表明世界的無限性,是科學的重要觀點;佛教關於十方世界的理念,用來説明宇宙的層次,也是其科學性的體現。再如佛教的生命觀,認為“一碗水有八萬四千蟲”,水中有無數生命。因此,僧人們取水前需使用濾水囊,不僅衞生安全,還包含尊重生命的旨趣。這是隻有在現代高倍顯微鏡下才能觀察到的微生物形態的生命,佛教卻早在2000多年就已洞見。

  筆者前面提到了佛教是對人的終極關切,事實上,佛教在人生觀和認識論等方面有着非常精細入微、鞭辟入裏的詮釋。如四諦對人生本質的認知,五位七十五法對世界構成的闡釋,包括關於精神現象和心理調適的看法,非常容易扣動人的心絃。所以,在進行佛教與心理學交叉學科的應用研究方面可謂走在科學的前沿。

  此外,佛教的因明學提出了系統的推理論證的方法,因明中的現量和比量就類似於科學的歸納和推理,這些範疇和方法對科學研究有着重要的啟示。

  佛教竭力證明自身的科學性,主要是面對科學挑戰時所作出的迴應,也是佛教尋求自身發展作出的適時調整。在現代社會中,科學是推動社會進步的主要力量,因此人們普遍反感站在科學的對立面。佛教曾一度被認為是迷信,被視為應逐漸破除的對象,這種觀點至今猶存。但將佛教完全與科學對立起來,似乎又缺乏事實的依據。筆者一再表明,佛教具有科學性,事實上,佛教在融攝科學的同時,還是科學的重要補充。佛教在人生領域、心靈領域的建樹更是科學無法企及的。那麼,如若佛教在表達對眾生關懷的過程中,能夠採取一種科學理性的方式,這無論是對佛教的自身發展,還是心靈的安寧、社會的和諧,都是大有裨益的。

責任編輯:胡月冉

熱聞

  • 圖片
<<>>
22

農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