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小文:有感於台灣高僧“有話要説”

\
《貧僧有話説》(圖片來源:資料圖)  

  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總能生生不息,薪火相傳,因其含着“基因”和眾多“傳人”。無論社會變遷、滄海桑田,“基因”總在那裏延續、發展、創新,“傳人”總在那裏孜孜以求,或著書立説載入史冊,或口口相傳“有話要説”。海內海外,僧俗各界,盡皆如是。

  近讀台灣高僧星雲大師新著《“貧僧”有話要説》,就可以看到這位“傳人”一生都在上下求索,尋尋覓覓,不能不對他肅然起敬。

  中華傳統文化的優秀基因,其實是“眾裏尋她千百度”,“就在燈火闌珊處”。她是中華民族在修齊治平、尊時守位、知常達變、開物成務、建功立業過程中逐漸形成、代代相傳的獨特精神標識,植根於文化沃土,融入了民族血脈,滲透到方方面面。驀然回首,她就在日常起居勞作之中,在你我的交往之中。

  我曾任國家宗教事務局局長,職責所繫,常致力於促進兩岸佛教交流,便與星雲大師交往甚深。記得他對我説過,佛教講,世有“八苦”,其一是“愛別離苦”。愛得越深,思得越切,別得越久,苦得越重。中華民族本是一家,大陸人、台灣人,都是中國人。兩岸骨肉同胞長期不能團聚,乃國之大殤、鄉之深愁。數年前海峽兩岸還未“三通”,我率團訪日,星雲大師聞訊專程從台灣趕來,同宿富士山下由佛光山建的本棲寺,並同遊富士山。那日至“五合目”飲茶敍舊,我們默默對坐良久,百感交集,卻又相視無言。這是怎樣的“愛別離苦”的鄉愁!我寫了首小詩回憶當時的情景:“男兒有淚不輕彈,英雄一怒噴火山。無情未必真豪傑,尚留淚痕掛山巒。五合目外春尚寒,一飲君茶暖心間。異國更有思鄉苦,萬語千言卻無言”。

  星雲大師積一生萬語千言,現在“有話要説”了。他不顧年邁體衰,奔走於兩岸,“存好心,説好話,做好事,寫好字”。

  前年,他87歲時見到我,欣然送我“有情有義”墨寶,“兩岸一家親”的深情大義皆在其中;去年,他88歲時見到我,再送一幅“有你真好”,殷殷思念之情躍然紙上;今年他89歲,我去拜望他,大師揮筆寫下4字再相送:“我有歡喜”。

  為何是“我有歡喜”?他説,世界上有金錢、有名位、有富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有歡喜”才可貴。如果擁有了世界上的一切而不歡喜,人生有何意義?當然,這個“我”是“大我”,歡喜也不是個人單獨的歡喜,而是與人共享、共有,用佛教的話説,就是“法喜充滿”的“大歡喜”。

  這使我想起習近平主席呼籲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地球只有一個,人類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休慼與共、命運相連,面對同樣的挑戰和危機,也享受同樣的發展和繁榮,共商、共享、共建、共贏,也就是共同歡喜。

  中華文化包含着“崇仁”的基因。仁,是自我對他人的關懷和愛護,或對他人施以恩惠。仁的實踐就是忠恕之道,“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充分尊重對方而不會把自己的各種想法、主張強加於他人。當今時代,這已經成為全球倫理的普遍原則。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基因”何其了得?只要經過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就可以成為支撐當代“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普遍原則,促進世間“皆大歡喜”。

  不僅是一位台灣高僧“有話要説”,我們中國對於世界,也是“有話要説”。

  (作者為本報特約評論員,中華文化學院副院長)

責任編輯:yanglan

熱聞

  • 圖片
<<>>
22

農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