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濤法師:佛教徒的責任就是讓世人了知佛法

\
海濤法師 (圖片來源:資料圖)

  解脱生死的確是身為佛教徒,無論出家在家都應慎重面對的根本大事。此語並非表示佛教徒是出世的、是逃避社會責任的;相反的,身為一個佛教徒,更應該作為表率,盡心盡力去盡一般公民所應承擔的種種責任義務。但是,既然要從佛教立場來談宗教所能發揮的功能性及價值自與一般人的“責任義務”有所不同。

  筆者以為,弘揚佛法、實踐佛法的慈悲精神就是佛教的社會責任。以佛法來教導民眾解除煩惱、淨化心靈、協助醫療所不及之處;讓民眾實際瞭解宗教的價值;宗教提升心靈層次後所能發揮的周邊效應、佛法教育對社會產生哪些良善的作用,這是佛教徒在一般公民責任之外.更進一步所能做到的。

  讓佛法的真意廣為社會羣眾所認識,這是佛教的社會責任;讓世人知道佛教徒並不是一羣逃避世間的邊緣羣眾,這也是佛教的社會責任。佛教徒的行為深深影響社會人眾對佛教的認識,因此身為佛教徒都應該有這樣的認知--將佛法從內而外地表現在自身的言行上,就是一種社會責任!

  每一個佛教徒,首先從教化自己做起,依佛法修學,持戒修行,表現出佛法利人助人的慈悲精神,身體力行佛陀所教導的法義,自然而然就會感動你身邊的人,帶動身邊的人更進一步認識佛法。佛教徒的終極責任,並不單單只是遵守法紀、服務社會、扶弱濟貧、興辦慈善機構以及賑災救難等慈善活動,心靈層面、生命層次的整體提升更是不可或缺的一環。

  在這忙碌的社會中,佛教所能扮演的“心靈導師”的角色更顯重要。然而,光是淺顯的信眾教育還是不夠,必須更進一步加強僧伽教育與佛弟子的社會教育。因此,筆者以為,對僧眾,應落實僧伽教育;對廣大的社會羣眾,應開放佛學教育,讓佛學成為一門通識課程。唯有持續攝化信眾、使人接近佛教。讓佛法真正興盛起來,而每個佛弟子更以淨化人心、建設祥和社會為己任,佛陀的正法才能久住世間。

  自利才能利他,大乘佛法講求菩薩道,“無緣大慈、同體大悲”乃是佛教徒最基本的情懷。從經證上來説,大乘佛法教導佛弟子應學菩薩道、應報四重恩--父母恩、眾生恩、國家恩、三寶恩。這四重恩中就廣攝父母、師長、國家、社會乃至全人類。知恩報恩是佛弟子不容推諉的社會責任。菩薩道六度四攝的具體行為,是在深入眾生、利樂眾生中淨化自他,祥和社會中展現。

  佛教的上報四重恩、下濟三途苦,恆順眾生、利樂有情,以及五戒、十善等教義,既與現代社會的法律道德規範相通,又與人們了生死的終極關懷相吻合。如果能以佛法教義協助世間法律,以最徹底的感恩報恩之心來面對每一個人,潛移默化地淨化社會大眾的心靈,祥和社會,其責任之重,又豈止是單單承擔社會的個人義務所能比擬的!

  人間佛教的定義,太虛大師説得很透徹,“人間佛教,是表明並非教人離開人類社會去做神做鬼,或皆出家到寺院山林裏去做和尚的佛教,乃是以佛教的道理來改良補會,使人類進步,把世界改善的佛教。”

  簡而言之,現今佛教徒的社會責任就是努力以種種方便弘揚佛法,使世人廣泛了知佛法的智慧,這是佛教對人類社會義不容辭的責任。身為佛弟子,無論出家在家,在這混亂的五濁惡世,更肩負着淨化社會大眾心靈的偉大使命。期待佛教徒能如法修行,不離佛法本意。能適應時代變化,多研究佛法,能引導信眾走向正當的生活,使眾生得到佛法的利益,這就是佛教的社會責任。

  中國將成為影響世界發展的國家,冀望藉由佛教的教育讓國人更具有堅忍、包容以及謙讓等人格特質,讓世界更趨向真善美的境地。

責任編輯:胡月冉

熱聞

  • 圖片
<<>>
22

農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