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因法師:中國佛教的青雲之路

\
淨因法師 (圖片來源:資料圖)

  很多人知道中國佛教的恢復與發展是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的,在這20多年中間,中國佛教走過了一段很不平常的歷史。目前,很多寺院都還在恢復建設過程中,我們年輕的出家人也在成長過程中,在國際佛教的舞台上,我們正慢慢地增加自己的聲音。十年以後,中國佛教能否像中國的經濟一樣發展壯大起來,甚至在全球經濟蕭條的時候,中國佛教能否像中國的經濟一樣一支獨秀呢?這取決於國際環境、世界社會對中國佛教的需求。下面我跟大家談談中國佛教的位置,從國際環境看看中國佛教發展的空間。

  (一)、西方佛教的產生與現狀

  首先,我從學術方面來談談這個問題。大家可能都知道佛教在公元前六世紀產生於印度,到了公元前三、四世紀,傳入斯里蘭卡,這便是南傳佛教,也即上座部佛教的開端。到了公元八世紀,佛教傳入西藏,這便是西藏佛教的開端。佛教最大的一個支派,既梵文這一派,於公元一世紀左右傳入中國,這便是我們的大乘佛教。不幸的是,到了公元十三世紀,佛教在它的故鄉印度已經徹底消失了,後來在印度再發展起來的各種形態的佛教,在中國都能找到它的模型。這就是説,儘管佛教在印度曾經消亡過,但所有不同時期的各種形態的佛教在中國都得到了保存,這是十分可貴的資源。西方社會從十九世紀開始研究佛教。學過歷史的人會知道,1840年爆發了鴉片戰爭,西方人想佔領東方。當時他們發現要想摧毀一個民族,靠槍炮武力征服是很困難的,要使一個民族徹底消亡、解體,最有效的辦法是徹底摧毀它的文化。因為文化是一羣人的標誌,如果一羣人沒有共同的語言、共同的理念、共同的價值觀、共同的民俗等等,這樣一羣人在一起就會是一盤散沙,很容易被人欺負。從這層意義上,西方人對此是很瞭解的,所以當時就出現了一個特殊的現象,西方國家派遣了一大批傳教士,目的就是要來在中國傳播他們的文化,使我們把東方文化遺忘掉。但由於中國有着幾千年的文明,西方人的傳教很難一下介入到我們民族裏面,於是西方人又採取了另一個辦法,讓大量的傳教士來學習東方的文化,特別是佛教。他們研究中國文化的目的,是想找準我們民族的弱點進行攻擊,然後打擊我們的自尊心。結果很多西方傳教士都學習了佛教,因為佛教是很多亞洲國家的信仰。但事與願違,不少傳教士學了之後就把頭剃光作了和尚,從那時開始,西方人認為佛教對他們自己的民族有很大的幫助。在這種前提之下,他們開始在19世紀初翻譯佛教經典,成立的第一家翻譯館是巴利語聖譯學會,這個翻譯館現在還在,他們對佛教在西方的傳播做了大量的工作。第一批研究佛教的西方人,不是普通的民眾,而是一批知識分子。他們最初接觸的是南傳佛教,這是由於斯里蘭卡、印度等國家已成了英殖民地,英語在這些國家很流行,西方人較容易直接跟會講英語的人學習佛教,南傳佛教在西方傳播發展已有一百來年。到了20世紀60年代,西方人開始對藏傳佛教感興趣,這有政治的因素,也有人才的因素。因為當時有不少喇嘛跑到西方去,他們的英文很好,西方國家也給了他們很寬鬆的環境,藏傳佛教的研究慢慢地成了一個熱潮。

  我們知道要想出成果,僅在一個系統裏研究,要有突破的機會一般是很少的。現在都是跨學科的比較學習,這樣容易發現很多新的思想,並碰出火花。其實,東方文明和西方文明的碰撞,在歷史上曾帶來過空前的飛躍,大家可回顧一下,佛教文化傳入中國與中國文化發生碰撞,把中國文化向前推進了一大步,有很多的思想、理念產生了新的思維。最明顯的是程朱理學,就是在儒家思想的基礎上,融入禪宗理念而產生出的一種獨特形態。在大唐時期,由於國傢俱有開放的心胸,使大量的不同文化傳到了中國,與中國原有的文化進行碰撞,進一步促進了大唐的興盛。在中國歷史上,我認為哪方面都是以大唐為頂峯,佛教在大唐也是黃金時期,這其中有內部的原因,同時也是與各種各樣外來文化的碰撞而產生出新的文化分不開。一個國家在比較落後、薄弱的時候,對老百姓會非常防範,比如在清朝、明朝就很明顯,整個國家採用的是一種鎖國政策。

  現在我們國家的形勢真是很好,大家可以好好思考一下,前幾年出現的亞洲金融風暴,所有國家都沒有逃得了,為什麼中國卻沒怎麼受影響?世界經濟都在衰退,為什麼中國大陸卻能十幾年地在持續發展?這不是偶然的,我認為就是由於我們有一個開放的心胸,我們的國力在不斷地強盛。古代每隔一段時間社會就有暴亂、動盪,而我們現在已有五十年不打仗,當然是太平盛世。從另一個角度,我們還可以回顧一下,在中國古代的各個時期,國家有多興盛,就是看當時建造的佛像有多大。比如唐朝時有龍門石窟,北魏時有云崗石窟,因為那時國家相對穩定,有雄厚的經濟實力來建佛像。我們現在有天壇大佛,還有無錫的靈山大佛等等,這也説明了當今我們國家經濟實力所在。試想,在一個不穩定的社會裏,人的生命都無法保證,誰還有功夫去做善事?只有在一個相對比較安定的社會裏,老百姓和社會人士才會想到文化、精神這個層次。所以無論在任何情況下,經濟都是基礎。

  西方社會從19世紀到現在以南傳佛教為主,上世紀60年代開始藏傳佛教很興盛,通過這些碰撞對比學習,已產生了大量的佛教文化、佛教文獻。從60年代至今已經40多年了,該比較的已比較了,該學習都學習了,所以西方學者現在感到很頭痛,要想找到一篇新的博士論文都很困難,而不象我們東方人那麼容易。西方人非常看重中文這一塊,《大藏經》是佛教經、律、論的集結,大約7千多卷,讀一遍需要3至5年的時間,在裏面保存的文獻是相當多的。外國人都知道東方文化的主體是佛教文化,而佛教文化中沒有開發的是中文經典。西方人100多年以前從我們敦煌拉去的各種文書、抄經,以佛教為最多。現在英國建了一幢很漂亮的大樓,我曾參觀過,他們把搶去的一卷卷東西整齊地擺放着,我問他們有沒有人作研究,他們講只有2%的資料得到利用,而98%的資料原封未動。這裏面的主要原因是中文太難學,一位普通西方人要學會讀佛經需要有15年的中文基礎。從這裏,我想得出的結論是:第一,西方人對東方文明十分渴求;第二,大量的東方文化、智慧保存在漢語的佛經裏;第三,西方人對這塊資料一般做不了。所以把中國佛教智慧介紹到西方,只有依靠我們自己。在這種理念之下,最近香港大學成立了一個佛教研究中心,以英文為主,已招收了幾十名碩士研究生與博士生,對本科生提供一些課程給他們選學,大概有二、三百名本科生選了這些課程。短短一年時間,有這麼多回應,這也證明了在香港對佛教感興趣的程度。

  (二)、西方對佛教的看法

  西方人研究佛教很認真,名牌大學一般都必須有東方學研究,特別是佛教的研究,像劍橋大學、牛津大學都有這方面的研究。現在西方經濟不景氣,很多學校在裁員、減工資,但卻在招佛學老師,特別是合格的中國佛學老師,也就是説在西方大學裏現在把中國佛學的研究放在很重要的位置。由於大學裏的研究,帶動了社會人士對佛教的興趣,僅在英國就有400多座寺院,整個英國對佛教的認知已經是相當的不錯了。在英國這個最古老、最強大的基督教碉堡裏,大主教、教育部長及國務議員們出面召開會議,要求對中小學校學生進行道德教育,道德教育的主要課程就是宗教課程,共列了五大宗教,佛教是其中之一。除了基督教是必修的,選的最多的是佛教,我也編了一套英國佛教教材,共四冊。由於英國、美國是民主國家,政府不能強迫哪個學校用哪本教材,學校有權利選擇,事實上有很多學校選擇了佛教。我曾就為什麼鼓勵小孩去學習佛教進行過採訪,發現原因很多,有幾點比較一致,就是在所有宗教裏,佛教最講包容與容忍。其他宗教因某件事情發生過戰爭,唯獨佛教史上沒有由於佛教而發生的衝突,或用佛教教義去征服其他民族。佛教所講的慈悲為懷、包容天下的氣概,為西方人提供了一個新的思維模式。也就是用佛教的大智慧,對原有的知識結構、思維模式進行補充,而不是取代。我問他們,小孩去學習佛教,不怕變成了佛教徒嗎?他們説不怕,任何一個人都有過去、現在與未來,但有一點很重要,就像一棵樹一樣,如果沒有根,就會枯掉;一個人沒有根,就會迷茫的,就會失去依靠的。基督文化是西方人的根,沒有必要把它拔掉而重新換一個根,只能在原有根的基礎上加固與補充,這樣才能茁壯成長。佛法博大精深、法無定法,對不同文化、不同民族、不同的人,可能只是在某一方面能發揮作用,而不需要把所有的東西都搬出來。佛教的形態儘管是多種多樣的,但根本精神則是不變的,最重要的是充滿着大智慧,學佛是要把佛教的智慧吸收過來,以點綴、武裝自己。

  一個人最漂亮的不是他的外表,而是他的心靈,心靈之美才能給人真正的美感,內心的層次才決定其真正的魅力,內心的素質與層次需要通過不斷吸收各種不同文化養分來提高。現在很多人是單一的思維模式,比如固執地認為你喜歡吃桃子就不如我喜歡吃蘋果。我們的生命是需要A.B.C.D各種維生素的,但有人以為自己吃維他命C就行了,這都是很可笑的。從這層意義上講,我們大家應該有一個開放的心,去吸收有益健康的精神食糧,使自己更有內涵、層次。中國的傳統文化是儒、釋、道,中國人的稱號有着幾千年積累起的內涵,但現在很多中國人已不像中國人,不瞭解傳統文化、禮儀之邦,只知道麥當勞、可口可樂。據傳,美國十大策劃之一就是用可口可樂文化、麥當勞文化等來表達西方人的思想,打擊中國年輕人的自尊心,使中國青年人接受美國的價值觀。對我們原有文化的打擊,就是對我們自身的否定,結果是永遠跟着美國人後面走。所以,我希望在座的真正做一個名副其實的中國人,要有自己的內涵和根,不要只是外表是黑頭髮,而重要的是內心。

  西方人能接受佛教的很重要原因,是他們認為佛教有高層次的內容。基督教最特殊的教義是博愛,佛教的慈悲為懷則更為深廣;基督教等其他宗教也都在修行時打坐、反思、冥想,而惟獨佛教的靜坐修行一層層是非常清晰的。佛教靜坐幫助西方人和上帝交流溝通,無形之中起到了很好的補充作用,可以説基督教的冥想並不成系統,現在很多牧師吸收佛教的打坐方法,重新改造他們的冥想,形成新的方法,這在西方已經很流行。在中國也是一樣,中國人最早信奉祖先,但對祖先是什麼、死後又怎樣也是一筆糊塗賬。佛教傳入後,其輪迴轉世的思想豐富了崇拜祖先的思想,充實了原有的中國文化。西方人讓小孩接觸、學習佛教,不是讓他們成為百分之百的佛教徒,成為佛教徒的意義不大,重要的是要把人改造好,把自己的毛病除掉。現在很多年輕人既自負、狂燥,又在遇到困難時非常恐懼、沮喪,這種交叉的心態往往產生出較大的麻煩。所以我們要認識自己的毛病,敢於承認錯誤習氣。西方有句話就説“犯錯誤的才是人”,佛教也認為我們這個娑婆世界就是五濁惡世,這就是説有錯誤可愛,知錯能改更可愛。所謂修行就是修正自己的錯誤,修行就是對治自己的毛病與習氣,對自己的偏差進行糾正,糾正的過程是最有效的修行。

  西方人對佛教人生智慧的價值非常認同,而我們自己有時還很難認同,這或許是“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比如,中國人發明的火藥,中國人用來做煙火、爆竹,西方人則拿去做彈藥來轟炸我們;中國人發明的造紙術,中國人用來給祖先燒紙錢,西方人則拿去生產非常好的紙張,反過來向中國傾銷;日本人穿的和服、飲的茶道,都源於中國,現在國外沒有人承認是中國的。我們有很多寶貝自己不用,卻都成了別國的精粹,這不能不引起我們的深思。佛教也是一樣,對一個人踏上青雲之路是極有幫助的,可以説是鎮山之寶,已越來越引起西方人的重視。

  佛教的故鄉印度已經沒有佛教了,雖然上世紀50年代又有一些形態的佛教回到印度但已經不很純了,世界佛教的中心毫無疑問在中國。大家去旅行時,有很多景點都能看到佛教的寺院,所謂“天下名山僧佔多”,名山不止是風景美麗,而更有其精神的存在。金碧輝煌的寺廟本身只是一種莊嚴,重要的是寺院內部要有內涵,如果沒有一種文化的沉澱,則僅僅是個軀殼而已。中國很多名山大寺是我們的祖師曾駐錫過的,不止是一代,而是有很多的祖師。柏林寺就是有趙州禪師和其他祖師在此駐錫過,所以它很有名氣,連我們國家的領導人都到這裏來,這是與祖師的加持,和我們大和尚個人的魅力分不開的。學習佛教的人都要去參學、實習,像追溯玄奘大師就會到西安大雁塔;追溯禪宗就會到古佛道場柏林寺及祖庭少林寺;知道六祖的人就可能找到南華寺。到了這些地方自然會感到親切,有一種皈依處的感覺。從這個意義講,日本佛教興盛過,現在也很強大,但日本也是要到中國來尋祖尋根的。韓國、港台等地的佛教,他們的根都在大陸,這是一種得天獨厚的資源,如果不把它充分利用,就非常可惜。中國佛教將來一定會是中心,隨着世界人民對佛教文化、佛教思想的認同,尋根追源一定會到中國來,中國是唯一保存大乘佛教的國度,而且是大乘佛教的發祥地,這是我們非常有利的。

  (三)、現實生活需要佛教

  現代人普遍感到一個字“累”,有錢的人叫累,沒錢的人叫累;有工作的人累,沒工作的人也累;當學生時累,畢業了要找工作也累,找不到工作更累。現代人勞動強度越來越大,拿的工資越多,責任也越大;責任越大,壓力越大。在大陸“減壓”這個詞可能還不太流行,在港台、國外這個詞是非常時髦的。隨着經濟的轉型,人們自己要經商作生意,就要承擔更多的風險,有風險心理就難以平衡,心理不平衡就不能安心工作,輕則影響一個家庭,重則影響一個羣體。佛教就是積極地把人們這種壓力慢慢地減輕,使心靈得到舒暢,把不平衡的心情縮減,以此有更多的時間去工作和學習,創造更多的財富。隨着經濟的轉型,人們的價值觀非常紊亂,人和人之間的關係比較冷漠。在香港,住對門但不知對方姓什麼的現象很普遍。隨着科技的發展,遠隔千里發生的事情不到五分鐘就會通過電話、網路傳播開來,按理説人與人的隔閡要變得小些,但事實是這種隔閡越來越大。年輕人與父母有代溝,聽到父母講話就煩;同學之間要好的還能多説幾句,多數都是保持距離。由於自我保護、自我為中心的意識都很強,人與人之間真誠的溝通就越來越少,結果是自己辛苦,別人辛苦,還很容易引起誤會。我們多數人80%的時間是和家人、同學、同事在一起的,如果關係處理得不好,有了問題不能溝通,那是很痛苦的,所以交流與溝通是一門學問。

  大家都知道觀世音菩薩的最大特點是尋聲救苦,尋聲就是耐心傾聽別人講。這很有意思,你要想救別人的苦,首先要聽到人家的聲音。一般人有痛苦時喜歡把自己的痛苦告訴好朋友,即使好朋友一句話都不説,他講完了也會覺得好受些;相反,有痛苦的人找不到人講話則會更加痛苦。現在很多人連聽別人講話的心情都沒有了,特別是在家聽父母講話,常抱怨父母羅嗦、嘮叨。有些人對妻子、丈夫也喜歡講你少羅嗦,兩人不溝通,心會越來越遠,時間一久就會出問題。所以觀音菩薩救苦救難的法寶就是溝通,學會了傾聽別人的意見,就是在救苦。大家不妨去試一試,既要傾聽別人的講話,又善於和別人溝通,這本身就是在修學觀音菩薩修行法門。我有時開玩笑講,將來寺廟都是社會熱線,出家人都是心理醫生,人們有問題應該互相交流與溝通,解決不了的到廟裏來諮詢,出家人都有這種能力化解別人的憂愁與痛苦。可見,現實生活非常需要佛教的人生智慧來縮短我們迷茫、彷徨、焦躁、不安的週期,讓我們很快地恢復正常的工作,為家庭、社會、自己創造更多的機會和財富。

  佛教的歷史已有兩千多年,它一直頑強地生存着,而且生存得很好,其中一定有它生存的價值。佛教只有及時為社會、為需要的人提供健康的精神食糧,提供好的思維模式,化解人們的心理壓力,使社會慢慢產生一種淨化機制,才會起到它應有的作用。佛教與社會其他領域還有一個不同的地方,就是法律等方面是一種強制性的,犯了錯誤以後才找你的毛病,而佛教等傳統文化是自發性的約束,能起到防微杜漸的作用。因此,從世界佛教的發展,從西方人對中國佛教的需求,從中國佛教所處的位置,及現實生活對佛教的需要,只要我們好好地努力,中國的佛教在不久的將來一定會踏上青雲之路。

  

責任編輯:胡月冉

熱聞

  • 圖片
<<>>
22

農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