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總理為何訪華後訪問蒙古?或跟佛教有關

\

  在莫迪過去一年的訪問中,表現出他已經把共同宗教遺產作為區域外交的中心,蒙古為莫迪的文化外交提供了許多可能性。 澎湃新聞記者 高徵 圖

  “夾在俄羅斯和中國之間、僅300萬人口的內陸小國蒙古竟然成為了本週印度總理莫迪的出訪目的地之一。”

  5月12日,《印度快報》發表文章稱,由於莫迪正試圖使中印關係跳出固有模式,中國在其此次三國之旅中自然處於重要地位;選擇韓國,是由於莫迪旨在大力發展“印度製造”、吸引外國直接投資,因而想要結束對世界領先經濟體韓國的長期政治忽視;但是莫迪為什麼會選擇出訪蒙古?

  “有人指出,蒙古是印度天然鈾和其他貴重礦物的潛在來源,但是印度已經與許多更易運輸的國家簽署了鈾供應協議。還有人認為,與中國的競爭是驅動莫迪出訪蒙古的背後因素。如果中國花費了那麼多政治精力來培養與南亞次大陸和印度洋上印度鄰國的關係,那麼印度也應該在中國周邊做同樣的事情。”

  “蒙古確實是中國一個很敏感的鄰居,因此莫迪投資在蒙古的時間似乎是值得的。可以肯定的是,印度對於蒙古有一定的地緣政治考量。過去幾年裏,印度和蒙古不斷擴大防務交流和安全合作。”

  “但是印度在蒙古的活動也受到一定限制。蒙古過去與兩個鄰國關係不好,現在無意招惹俄羅斯和中國。像所有與大國為鄰的小國一樣,蒙古希望保持自己的‘戰略自主’。然而,蒙古也在小心調整自己與其他大國的夥伴關係。”

  上世紀90年代,蒙古提出“第三鄰國”外交理念。冷戰結束後,蒙古起初將美國看做“第三鄰國”,後來積極尋求與德國、日本和韓國展開合作。蒙古還奉行多邊主義、地區主義和國際主義。此外,蒙古每年在其領土上舉行“可汗探索”多邊軍事演習,並多次參加聯合國維和行動,這些活動給予了蒙古有趣的國際形象。

  文章稱,對於蒙古來説,印度不僅是一個“第三鄰國”,更是一個“精神鄰國”。佛教在不同時期從印度和西藏傳入蒙古,兩千年來成為蒙古的主要宗教信仰。蒙古曾成為蘇聯勢力範圍的一部分,然而其佛教經受住了斯大林時代的“壓迫”。

  印度在1955年成為社會主義陣營以外第一個與蒙古建立外交關係的國家。20世紀90年代以後,蒙古主要致力於振興宗教傳統和推動民主化進程,而印度在這兩個領域的成就都很突出。如果蒙古特別強調重申民族的文化認同感,那麼莫迪可能就是那個正確的人。

  文章稱,在莫迪過去一年的訪問中,無論是出訪尼泊爾時朝拜加德滿都帕斯帕提那神廟,出訪日本時在京都佛教寺廟中冥想,還是出訪斯里蘭卡時到古城阿努拉德普勒參拜大菩提樹,都表現出他已經把共同宗教遺產作為區域外交的中心。那麼,蒙古為莫迪的文化外交提供了許多可能性。

  當莫迪擔任古吉拉特邦首席部長的時候,他就經常表達自己對佛教的興趣。現在,莫迪賦予了佛教一個塑造次大陸和亞洲未來的特殊使命。本月初莫迪在德里慶祝衞塞節時説:“如果沒有佛陀,21世紀不會是亞洲的世紀。”

  莫迪曾提過修復南亞次大陸佛教古蹟,通過現代化交通設施將他們跨越國界整合起來,從而促進旅遊業的可能性。如果對莫迪來説,精神至上主義和經濟發展是一枚硬幣的兩面,他此次的三國之行會將佛教作為重要元素。

  (編譯 李佳蒙 上海外國語大學iChina媒體工作室為報道提供幫助)

責任編輯:胡月冉

熱聞

  • 圖片
<<>>
22

農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