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達吉堪布:沒有信仰為之護航的科技是危險的

\
索達吉堪布 (圖片來源:資料圖)
 

  只有科技,是危險的

  長期以來,人們對科技與宗教的看法不一:有人認為它們完全抵觸,信仰宗教不科學,是迷信;也有人認為二者有相合之處,也有抵觸的地方;還有一部分人認為它們不僅不矛盾,而且密不可分。大概有這麼三類看法。

  那我怎麼看呢?我認為,那種“只要科技就夠了,宗教或信仰應該完全拋棄”的説法,是不合理的。

  你們也知道,科技的發展不過幾百年時間,而很多宗教已在世間傳播了一兩千年,甚至幾千年之久。對於這些有着漫長曆史、曾經啟迪過無數心靈的智慧,到了今天,科技稍一發達就全部當作迷信,恐怕是不妥當的。看看現實,人們對信仰的淡漠帶來了什麼?對社會和個人有利還是無利?

  所以,推崇科技可以,但視其為獨一無二,所有人一心一意追逐它的腳步,不理會道德滑坡,那社會就會失衡。甚至有人認為,只有科技並任其發展,我們的前途是危險的。

  前兩天,據英國媒體報道説,牛津大學的人類未來研究所指出:“能給人類帶來滅頂之災的最大危險並非瘟疫、饑荒、地震,也不是核戰爭,而是高度發達的科技。”他們認為,科技發展速度太快,已經超出了人類的控制能力,“它就像孩童手裏的致命武器,”將會發生什麼,你無法預計。

  他們最擔心的是,當電腦的威力一代勝過一代,最終會出現“智能爆炸”現象,它所造成的傷害,可能會影響到地球上的每一個人,絕非一戰二戰可比。現在大家都擔心核武器,擔心它被希特勒、本•拉登那樣的人使用,傷害所有的生命。但人類未來研究所所長堅持説,相比而言,還是高科技可怕,如果國際決策層不重視這些,一旦決策失誤,“那21世紀可能就是人類在地球上存在的最後一個世紀。”

  由此可見,一味推崇科學,沒有宗教信仰為之護航,可能誰都無法保證它會在一種正確的軌道上行進。

  只有法律,是缺乏温情的

  下面看看法律。美國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信仰宗教,但這種信仰和藏族不太一樣,他們在管理上完全依據法律,定得很死,打孩子都可以報警。這次我在紐約遇到一對藏族夫婦,他們就是因為打孩子,被拘留了十五天。

  是不是有點不近人情?在中國,藏地漢地一樣,孩子不聽話,有必要時父母就打一打,算是教育。但在美國不行,老師會告訴學生:“不管是你的父母還是親戚,誰打你都可以報警,撥911。”那對父母就是被自己的孩子報的警。

  當然,也不都是這樣,傳統還是有力量的。有個藏族小女孩也被父母打了,在外面哭,一個美國孩子過來問她:“你為什麼哭啊?”

  “父母打我。”

  “快去報警!”

  “為什麼要報警啊?他們是我的父母。”

  美國孩子愣在那兒,不説話了。

  孝順父母,知道感恩和恭敬,這是我們傳統文化中的基本美德,可是到了美國,在那種法制健全的管理中,只要違反法律,即使是父母和子女間的問題、夫妻間的問題,都可以用強制方式處理,稍微有點什麼,就可以報警。這似乎很有秩序,但仔細想想,只有法律,也是缺乏温情的。

  這畢竟是人的羣體。在人類社會中,完全依賴法制,約束不良行為的同時,是否也桎梏了人性?利多弊多,值得觀察。

  我們需要法律,也需要自律

  我到學校交流都是學術性的,以探討理論的方式讓老師和同學們瞭解宗教,當然,有時也會介紹信仰的意義。

  在交流中我經常感到,交流是要有時代性的,所以到了其他場合,我也會建議宗教人士們多瞭解現代的法律和科技等各類知識,以適應當前正在發生的改變。

  人類已經走到今天,已經生活在和前人不同的模式裏,用着不同的表達方式,此時一味守成不變,恐怕就很難建立起有效溝通了。有效溝通不是要把宗教完全世俗化,這會破壞理論的完整和嚴密,但形式上不隨順時代,也會被淘汰。

  我一直認為,宗教是古老的,但不落伍,在某種意義上,它就是很好的法律。法律的目的是以強制手段規範人們的行為,而宗教的意義在於,它教導以信仰方式達成一個人的自我約束。比如,你所信仰的教義不允許偷盜,當它在你的心裏從小形成自律,長大了就不會貪污,以致泥足深陷。

  所以,我們需要法律,也需要自律。

  我在哈佛和一位老師聊天時,聊到了選舉,我故意問他:“你們會選一位沒有任何信仰的總統嗎?”我知道美國人基本都有宗教信仰,“你們的法律允許嗎?”

  “法律是允許的。”他説,“但是,一般民眾不會投票給這個人,因為沒有信仰,就沒有道德底線,不可靠。人是需要自律的,尤其是掌權者,沒有信仰,很可能無惡不作。”

  信仰也要跟上

  在今天,伴隨科技越來越發達,我們對自己的行為是否越來越有了控制能力?並沒有。事實上,即便法律越來越健全,但由於道德跟不上的原因,犯罪率已越來越高了。

  中國政法大學犯罪學教授魏平雄在他的研究中説:“我們正在目睹建國以來的第五次犯罪高峰。這次高峰自1989年出現以來一直沒有降下去,更糟糕的是惡性程度逐年上升。最近幾年每年發案150多萬起……換言之,全國每20秒鐘就發生一起刑事案件,每分鐘發生一起重大刑事案件。”

  除了案件的數目和大小以外,他特別提到,“還有4個值得關注的新特點:年輕化、組織化、流動化、智能化。”

  這個智能化是比較可怕的。前幾天我在波士頓,那起爆炸案就發生在我們賓館旁邊,我差點化成空氣了。(眾笑)調查發現,兩個爆炸都是在遠處遙控引爆的,算是比較智能了。記得小時候看的電影裏,都是人工點燃導火索,然後爆炸,不像現在這麼先進。現在的犯罪都有很多智慧成分。

  所以,有時我也思索,對於科技,有沒有一個規定——什麼樣的人才可以研發?如果他們對人類、對所有生命真的有慈悲心,有責任感,他們願意用科技幫助我們消除那些不健康、不文明的東西,引領我們走入健康、高尚的光明之道,那不用説,誰都希望他們下些功夫。否則,如果讓那些毫無道德感的人來做這些,那怎麼能不令人擔憂呢?

  我對科技很感興趣,雖然不懂,但我確實看到了它的簡單有效,也感受到了它在眾多有意義、有利益的事情上為我們帶來的便利。不過,與此同時,這柄“雙刃劍”另一面所散發的寒氣——那種無法預知的傷害,就如人類未來研究所所警告的各種不祥後果,卻讓人想想都膽戰心驚。

  科技是先進,但它確實有一個用得好、用不好的問題,用得好,就利益全世界,用不好,也可能會傷害甚至摧毀無數生命,包括我們自己。我們認為的先進,或許是一種進步,但不是純粹有益,要避免危害面,還需要道德的約束。

  所以,科技要進步,法律要健全,但信仰也要跟上。

責任編輯:胡月冉

熱聞

  • 圖片
<<>>
22

農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