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佛教頻道 > 菩提路上 > 佛教時評 > 正文

熱聞

  • 圖片

從宗教鴉片論到宗教文化論的南北之爭

2013-06-27 10:07:59  來源: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

  近三十年來我國宗教哲學的兀然崛起和高歌猛進與我國宗教哲學界寬鬆、自由的學術爭鳴密切相關,特別是與上個世紀70年代末開始的關於「宗教鴉片論」的「南北戰爭」密切相關。本文在對這一爭論的過程作出曆史追溯的基礎上,強調和論述了這一爭論對我國宗教哲學研究的巨大解放作用和重要的學術貢獻。

  1978年在我國發展史上是一個極其重要的年份,一塊聳立的界碑。對於我國的政治、經濟、文化和哲學其他二級學科是如此,對於作為哲學一分支學科的宗教哲學尤其如此。可以毫不誇張地說,1978年以來的三十年是我國宗教哲學兀然崛起和高歌猛進的三十年。現代意義上的宗教哲學的出現,在我國雖然是一件相對晚近的事情,但是,倘若從戊戌變法時期算起,也已經有了一百一十多年的曆史。一個明顯不過的事實是:在1978年前的八十多年間,從比較嚴格的意義上講,現代意義上的宗教哲學專著僅僅出版了一本,這就是1928年由青年協會書局刊行的謝扶雅的《宗教哲學》。然而,1978年以來的這三十年間,局勢卻發生了驚人的變化。據筆者不完全的統計,各種類型的宗教哲學專著竟然出版了二十多部,而且,其中也不乏能夠與國際宗教哲學大體接軌、具有當代宗教哲學視野、對我國哲學界產生了比較廣泛影響的力作。毫無疑問,我國宗教哲學近三十年來的兀然崛起和高歌猛進與我國學術環境的改善密切相關,不僅與我國改革開放的社會大環境密切相關,而且也與我國宗教哲學學術圈子內的學術小環境密切相關,與我國宗教哲學界寬鬆、自由的學術爭鳴密切相關,特別是與上個世紀70年代末開始的關於「宗教鴉片論」的「南北戰爭」密切相關。

  關於「宗教鴉片論」的「南北戰爭」是我國自1978年改革開放以來宗教哲學領域爆發的第一場影響深廣的宗教哲學爭論。其所以被稱作「南北戰爭」,乃是因為這場爭論雖然吸引了許多學者參加,但是,至少在其初期,爭論主要是在上海社會科學院宗教研究所和上海宗教學會的羅竹風等人與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的張繼安和呂大吉之間展開的。這場爭論又被人戲稱作「第三次鴉片戰爭」。其意思是說,1840-1842年的鴉片戰爭是第一次鴉片戰爭,1856-1860年的鴉片戰爭是第二次鴉片戰爭,而20世紀70年代和80年代在我國宗教哲學學者之間展開的這場關於馬克思的「宗教是人民的鴉片」這條語錄的爭論則是第三次鴉片戰爭。[1]第424頁當然,倘若從政治層面看,所謂「第三次鴉片戰爭」與前面兩次鴉片戰爭的性質有根本性的區別,絕對不能混為一談,但是,倘若我們就其對我國宗教哲學發展事態的直接影響看,從其對當代中國宗教哲學學者思想解放的推動作用看,把後者稱作「第三次鴉片戰爭」一點也不過分。

  爭論的直接造因或導火索可以一直上溯到1979年春。1979年2月,全國首次宗教學研究規劃會議在昆明召開。當時擔任全國宗教學科規劃小組副組長的羅竹風和時任中華聖公會主教的鄭建業會後深感在宗教研究或宗教哲學中有反對本本主義和教條主義,重新理解和解釋馬克思關於「宗教是人民的鴉片」這句語錄的必要。1980年4月,鄭建業(1919-1991年)主教在《宗教》雜志上發表了《從宗教與鴉片談起》一文。[①]上海宗教哲學界和宗教學界對馬克思關於「宗教是人民的鴉片」這句名言展開了比較廣泛的研究和爭鳴。

  1981年,時為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馬克思主義宗教學原理研究室副主任的張繼安和時任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馬克思主義宗教學原理研究室主任的呂大吉在《世界宗教研究》上發表文章予以回應。張繼安文章的題目為《對「宗教是人民的鴉片」這個論斷的初步理解》(載《世界宗教研究》1981年第2期)。張文的基本觀點在於;馬克思於1844年在《<黑格爾法哲學批判>導言》中提出來的「宗教是人民的鴉片」這個論斷「揭示了宗教的最根本的屬性,科學地闡明了宗教的本質和社會作用」;列寧在《論工人政黨對宗教的態度》一文中明確指出:「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鴉片――馬克思的這一句名言是馬克思主義在宗教問題上的全部世界觀的基石。」[2](第375頁)這就意味着馬克思的這句「名言」是「馬克思主義在宗教問題上的理論基礎、理論核心,是我們研究宗教問題的根本立場和指導原則」。[3](第1、8-9頁)張文針對「有人或者認為宗教不但反動統治階級利用過,而且上升時期的資產階級以及農民戰爭都利用過,宗教似乎成了某種中性的東西,不具有階級性」的「不合適」立場,強調指出,這種立場的「不合適」,「從理論上講」主要在於「混淆」了問題的「內容」和「形式」,馬克思和恩格斯把「新興資產階級和農民所利用的宗教」「稱之為『宗教的外衣」,即是一個明證。[3](第9頁)文章最後還提醒人們注意,「馬列主義在宗教問題上也進行過兩條路線的鬥爭,不但反對左的傾向,而且也反對右的傾向。」[3](第11頁)呂大吉在《世界宗教研究》1981年第3期上發表署名文章《正確認識宗教問題的科學指南:重讀馬克思<<黑格爾法哲學批判>導言>》。該文「認為在當前宗教研究中必須繼續堅持馬克思主義的理論指導,並且具體指出:馬克思的《<黑格爾法哲學批判>導言》奠定了馬克思主義宗教觀的理論基礎,是我們正確認識宗教問題的科學指南」;「馬克思關於『宗教批判是其他一切批判的前提』的論斷」「有普遍的意義」;「對馬克思關於『宗教是人民的鴉片』的原理應作全面的理解,它至今仍是馬克思主義在宗教問題上全部世界觀的基石。」[4](第1頁)

責任編輯: 崔容菠
<<>>
22

農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

大公資訊 香港在線 中國 國際 軍事 社會 言論 教育 圖片 訪談 財經 產經 宏觀 食品 金融 科技 娛樂 體育 明星 健康 女人 汽車 藝術 佛教 副刊 曆史 電視 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