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佛教頻道 > 菩提路上 > 佛教公益 > 正文

熱聞

  • 圖片

東林慈護訪癌症村:為何被救助者的胃口越來越大

2014-09-02 10:11:59  來源:《慈護》雜志

\
東林寺慈護團隊訪問癌症村 (圖片來源:東林寺)

  有個北京的從事公益的朋友,跟我憤憤地談過這樣一件事。

  在西北的一個偏遠鄉村,很多村民患有怪病,他就組織募集一些資金,為他們治病,扶貧,過年過節送溫暖,如此幾年。過了幾年,他發現村民對他越來越不友好了。村民的胃口越來越大,他去送糧油的時候,家境富裕的村民竟然也向他索取。那些貧窮的村民呢,經過他的幫助治好了病,還要求他繼續提供資金扶貧,經過扶貧,家境已經改善的呢,還要求他繼續支援。他感到不勝煩惱,並且感歎:刁民難纏!國人醜陋!

  我聽了,默然無語。

  在我們走訪慈善救助項目目標村莊的時候,不會通知任何人接待,也不會讓任何人陪同。我們直接按照地圖指示的位置,先去周圍兩三個村莊走訪。因為不涉及到自己家的事情,也不涉及關係自己切身利益的村幹部,村民就比較願意放開說話。

  比如走訪河南半截樓艾滋病重點村,我們先到附近的潘莊、楊莊兩個村莊遊蕩。當地村莊貧窮,很多沒有院牆,走在巷子裏,就能看見村民在幹啥。如果我們看見慈眉善目的人,感覺容易溝通,就會站在門口說:大媽大爺(或者大哥大嫂),我是過路的,口渴得緊,喝碗水行不?當然,在極少數情況下,也有人找借口不理,但大多數情況下,都會端碗水出來,或者邀請我們進門說話。如果不邀請我們,我會直接腆着臉提出來:大媽,我走路挺累的,給我個小凳子,讓我歇個腳唄。

  只要能進人家的門兒,就要做人家的人兒!所以話題自然要從人家家裏的情況說起,比如家裏的狗啊,貓啊,小孩子啊,兒媳婦孝順啊,吃面食還是吃大米啊,越瑣碎越好,越能拉近彼此的距離。我們一般情況下,介紹自己是到鄰近村莊走親戚的,到處玩玩,如果對方足夠友善,願意深入交談,就可以表明自己的真實身份,我是慈護雜志的編輯,來走訪的。

  通過這種方式,在真正進入半截樓村之前,我們已經在潘莊和楊莊進行了足夠的調查,了解了關於半截樓這個艾滋病村大多數詳細真實情況。等我們真正進入半截樓之後,我們也會繼續這種方式。我會到村民家裏找吃找喝,或者坐在小板凳上跟街頭村民閑聊,私下打聽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那就是:這個村裏的村支部書記是個啥樣的人兒?村委裏有幾個人?他們都是什麼性格脾氣?有沒有燒香念佛的?通過這種走訪,我們會私下裏對村委會有個透徹的了解,基本上,依靠誰來開展工作,也就基本上有數了。

  和村民打交道,之所以會有難度,其中有一些情況我們應該要知道而我們未能深解。第一,他們雖然窮,但絕對不傻。他們和所有人一樣,懂得察言觀色,十分敏感,十分堅韌。你真心對他們,他們能知道,也會真心對你。你拿他當傻子,當弱者,當白癡,他也知道。當他知道之後,就會裝傻子,裝白癡,向你提各種要求,滿足他的願望。第二,他們的根底是厚道的,那些被救助對象,比我們這些從事慈善行動的人,要厚道得多,我們這些人的內心,未必有他們幹淨。我們要恭敬他們,親近他們,理解他們。

  這種恭敬、親近、理解的最突出的表現,就是要善於真誠地參與他們的生活,而不是貿然地對別人的生活現實視而不見,以佛法的掌握者自居,三句話沒完,就要「教別人如何過正確的生活」!試問君何德何能?能教別人過日子,似乎在你來之前,別人幾十年的日子都是白過的。這是佛教慈善之所深戒的。

  我們跟艾滋病患者之間,從來不討論艾滋病的問題。艾滋病的問題,百度都教給我們了。它是不治之症,終身服藥控制,或許多活幾年,如此而已!還能說什麼呢?我們跟癌症患者之間,從來不討論癌症的問題。癌症我們也充分了解過了,通過電療化療,藥物控制,能多活幾年就是幸運,如此而已!還能說什麼呢?

  我們會跟這些患者討論「他們家的玉米今年長勢好不好」,討論他們家的狗「長得好醜啊」,然後告訴他,我也曾經有一條狗,比這個更醜。我們會誇病人有福氣,因為他有個好家屬,我會翻出爹媽的照片給他們看,告訴他們我爹媽發生的笑話,比如我爹把飯燒糊,引起火災等等。當有個一貧如洗的癌症患者跟我講,他兒子快五十了,因為自己患了癌症,家境極度貧寒,兒子至今也娶不上老婆。我就跟他講:「你看我,不缺胳膊不缺腿,四十的人了,為啥也單着呢?我們家以前也窮啊,要啥啥沒有,所以就耽誤了嘛。」八十多歲的老人家一把拉住我的手,點頭說:「是啊,這可憐的娃兒!」

  通過這種親熱的、像一家人一樣的走訪,聊天,我們能夠深切地了解他們的需求究竟在哪裏,就能夠給予最低成本的救助,而不會導致慈善資金的濫用和浪費,也不會助長別人的貪念。當他們拿你當自己人的時候,他們會敞開心扉,向你傾訴真正的苦惱,而不會無休止地提出無理的要求。有時候,這種微笑的聆聽,就是十分好的慈善;相反,當你以「撒錢者、救助者、愛心人士」自居,並且要他們列出一個需求名單來的話,你放心,他們會列出一個讓你瞠目結舌的漫長的名單。

  我們送交慰問現金和救助物質的時候,會杜絕說「以後有什麼困難就打電話給我們」這樣的告別語。我們會說:「我們東林寺也不寬裕,這點東西是寺院讓我們送來的一點心意,您別嫌少!」

  對於非佛教信眾,傳播佛教的方式方法要十分慎重,要區別對待,甄別情形。對於已經受洗而且信仰虔誠的基督教徒或者回民,應該十分尊重別人的信仰,並且在交談中不牽涉宗教話題,如果牽涉,也要隨喜讚歎別人的好處。對於有基礎的皈依佛弟子,應該堅決給予信仰支持,彼此分享念佛感應,以阿彌陀佛的慈悲願力鼓舞彼此的信仰。對於沒有信仰基礎的,應該引導其認識因果,當下行善,多做好事,孝順父母,撫育子女,種好因必結好果。

  類似於這樣的話,比如「要好好念佛,念佛了,你的癌症(艾滋病)就會好了!」要十分慎重。作為一個凡夫俗子,怎能莽撞地替佛打包票?如果他癌症(艾滋病)最終不治,死了,家屬心生口說謗佛之意,豈不是害人害己?出家師父可以說這話,因為出家師父,尤其是當世高僧大德,他們的加持力十分強大,有我們所不知道的修行,出家師父給病人帶來的利益,難以揣度。但作為在家居士,德行淺薄,懵懂無知,進行佛教慈善的過程中,尤其是涉及到信仰問題,言行應當十分謹慎。

  最後我們來深思,為什麼被救助對象會對救助者無休止地提出要求?甚至是一些無理的要求?也就是我們要正式地回答,本文剛開始的時候,那個從事公益的朋友提出來的疑問。

  答案十分簡單,那就是你沒有得到別人的尊重!

  你為別人送去了金錢、大米、面粉、食用油、衣服,不錯,別人按說應該既尊重你,也愛你——但是,你並沒有送去溫暖和友善。相反,你送去了一顆傲慢的心。你不是他們的貼心人,你只是一個滿足自己虛榮心的自大鬼而已。當你這樣做的時候,別人都看在眼裏,盤算在心裏。那些被救助者,他們並沒有尊重你,相反,他們內心在嘲笑你。

  河南省西華縣艾崗鎮半截樓村的村民,看到慈護志工堅持逐戶走訪,感覺和其他慈善機構不一樣,就告訴了我們一個事情:曾經有個香港來的愛心人士,十分有錢。一下汽車,就沿街發放現金,見人就發,每人五百。於是村民們一哄而上,接過錢來,然後繞個胡同,又去跟這個愛心人士碰面。等這個愛心人士走後,村民們很久都將這個事情作為茶余飯後的笑談。

  因此我們慈護雜志不會遇到那種所謂無理的要求,我們的國民並不醜陋,我們的救助對象也不刁鑽。真正醜陋和刁鑽的,是傲慢、虛榮和高高在上的妄想。我們恭敬地將救助對象作為親人看待,不搞隆重儀式,不將他們安置於弱者地位,小心而親熱地愛惜他們的自尊心,我們為什麼會遭遇到無理的要求呢?

  我們願意再次重申慈護雜志的理想,那就是:自我今生,窮未來際。盡我所願、所知、所有、所能,敬護道友,如奉如來;供養眾生,如事菩薩。善思勤修,身體力行,慈悲普度,甘為馬牛。效法普賢,成十願王。

關鍵字: 東林寺 佛教 公益 慈善
責任編輯: 胡月冉
<<>>
22

農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

大公資訊 香港在線 中國 國際 軍事 社會 言論 教育 圖片 訪談 財經 產經 宏觀 食品 金融 科技 娛樂 體育 明星 健康 女人 汽車 藝術 佛教 副刊 歷史 電視 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