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慈濟 這裏有全台灣最美麗的心靈

2013-06-05 08:56:01  來源:雅虎資訊

\
慈濟基金會

  「釋迦牟尼的慈悲普及一切生命,確實偉大,而上帝的博愛雖只為人類,但我們在社會上辦養老院、醫院、學校,即使遠在深山、海邊、離島,也有教士、修女去救助貧困的人們,提供面粉和衣物,而你們佛教有嗎?」

  45年前,有三位修女對一位台灣尼姑發出了如此的詰問。

  這位女尼姑由此陷入深思,佛教真的就只能在深山廟堂吃齋念佛,遠離人群自性自度,遁入空門,不問世事?佛教在人間的作為,難道只能求個香火旺盛,念經超度逝者進入西方極樂世界?這位後來被台灣人尊稱為「人間菩薩」的女尼—證嚴法師反複思索:釋迦牟尼並非神,就是在人間修行悟道成佛的一位王子,從何時起,他變成了在廟堂上供人滿足世俗私欲的超人類的泥塑神明?

  「救災現場就是道場」「做就對了」「走出空談和冥想」「以出世之心做入世之事,前腳走,後腳放」……當這些新鮮的修行理念,經由證嚴法師、透過慈濟功德會的具體行動傳播開來,台灣人因此而生出驚喜,加入慈濟不僅可以拯救自己的心靈,同時還能拯救他人,信眾迅速從30人到幾百萬人。而讓人稱奇的是,加入慈濟的志工和義工的很多人是基督徒和回教徒。

  台灣著名攝影師阮義忠也是慈濟志工,他這樣形容慈濟帶給他的感受:「我原來是對台灣失望了。因為我拍的台灣的好慢慢消失了。政黨活動過於頻繁,階級的對立加深,很多事實都被扭曲,社會不明,善惡不分。我皈依她是因為我從她身上看到的宗教是真正『走入人間』的宗教。」

  而我們在來台灣之前,就有耳聞:在台灣,有一門事業叫志業,有一門慈善叫「慈濟」。也正因為有太多的好奇,花蓮成為了我們此次台灣之行的首站。而6月13日,當我完成最後對台北慈濟人文志業中心的走訪時,領悟到其組織精深之道,對於法布施有更深的體認。驀然回首,正巧它為我的台灣之行畫上了一個圓滿的句點。

  如果說首站花蓮是「人間佛教」慈濟國際功德會的發軔地和慈濟人的精神家園。那麼台北的人文志業中心,則更像是一個組織在都市的辦公機關,將其運作的肌理很清晰地展示在你的面前,供人參觀、學習、思索其成功的理由。

  在慈濟的每一個基地,我都能看到慈悲歡喜的志工、義工忙碌的身影,清一色的藍色白領POLO衫,都是慈濟回收塑料瓶,打磨成沙粒織成化纖布而做的環保衣,慈濟人稱他們的衣服為「柔和忍辱衣」。在禮佛大堂,隨處可見佛陀壁畫、慈濟40年各類圖片,尤其是證嚴法師異常清亮的眼神投射讓人肅穆。而在慈濟的每一個中心,無論大學、醫院、電視台,都設有「靜思書軒」,售賣各類通俗佛教讀本,並銷售各種慈濟產品,包括證嚴法師以及弟子們耕種收獲的農產品和香燭等佛教產品。與眾多高僧不同的是,證嚴法師信奉「一日不作,一日不食」,據說至今法師在靜思精舍仍然會和弟子們一起動手勞作,早年,做嬰兒鞋、撿野菜、自制鹹豆腐,晚年則會做一些修補的針線活。40年來,更是堅持每天只用一桶水。

  如所有的得道高僧一樣,證嚴法師也常住在台灣的高山深處花蓮市。奔往花蓮的140多公裏蘇花公路,被很多台灣人畏為「險途」,盤山公路,一路蜿蜒,穿越崇山峻嶺,腳下便是汪洋大海。如果你乘坐的小車不幸跟在一輛集裝大貨車後面,司機就只能大叫「慘了」,基本上你就只能跟隨其後默默爬行。相比大陸更加複雜的路況,蘇花公路除了超車不便,一路上也算並不危險,風光旖旎,海風習習,倒也一路清閑自得。因為山地和原住民聚集地的山穀加海岸的風光變幻,也更因為慈濟和證嚴法師的緣故,花蓮被譽為「台灣最後的淨土」,台灣人的「後花園」和「心靈故鄉」。

  慈濟人阿貴

  6月5日下午5點,抵達花蓮慈濟總部。慈濟全球總部坐落在慈濟醫學院和技工學院內,鳥語花香,滿眼入綠,建築物的設計既有飛簷走壁的廟宇質感,也因是灰白色的大理石而頗具幾分現代派的氣勢。一群身着藍色「柔和忍辱衣」的慈濟志工在我面前排隊走過,每個人都微微彎腰,或行走或致問候,皆是滿面笑容,目光祥和。我不知道是否所有的慈濟會所都要脫鞋或赤足或履襪行走,至少在我到訪的花蓮和台北的慈濟中心,人人都是如此,步履匆匆卻又輕盈,讓人很容易想起證嚴法師說過的一句話:「走路要輕,怕地會痛」。

  慈濟功德會宗教處主任謝景貴接待了我們。謝現身說法,講了很多他在慈濟的體悟。謝今年48歲,加入慈濟11年。此前的他台灣大學法律係畢業,是知名銀行的高級客戶經理,每年傭金收入百萬人民幣,曾經花天酒地,內心卻很不開心,在證嚴法師身上,感悟到了生命喜樂的真相。然而他最終加入慈濟,頗受一番波折,原本他以為像他這樣的傑出人士,慈濟應該第一時間歡迎接納並予以重用,可是慈濟卻連續拒絕了他兩次,原因是他心不定,氣太躁,很多的慈濟委員,都是大字不識一籮筐的家庭婦女,對證嚴法師而言,她們最接近「做就好了」的忘我和舍我。而且,證嚴法師總是教導慈濟人,要求他們首要是要照顧好家庭,視家人為佛陀,家人都不能愛,何況愛他人?最終謝景貴在取得了老父親的理解之後,加入了慈濟會,成為慈濟國際捐助的志工。

  謝景貴還給我們講了一個他加入慈濟之前的一個小故事。28歲時的謝景貴年輕氣盛,和當時很多台灣人一樣,不能理解慈濟的國際救援事業,「台灣都救不及,為何要拿台灣的善款跑到國際上去?」他形容他當時設計了一個問題陷阱給慈濟委員,「打算來一個甕中捉鱉」,他特意找來一個頭發斑白、小學也沒有畢業的慈濟委員來提問。「我是學法律,當時我那個問題叫雙刀論法,我設一個矛盾命題一個陷阱給他,他一跳進來,我就把袋口一收就可以開始打了。」於是,謝景貴就問:「假設台灣的山上或者海邊一定有一個慈濟還沒有救到的人,你們怎麼辦?我想她絕對不敢否認是吧,所以她如果一回答對,好,我的袋口就收起來,質問你為什麼不先救他們,這個問題你要怎麼回答?很難答吧,我滿懷信心地去問,你死定了,那個老太太慈濟委員的反應啊,我一直到現在都還深刻記得,這個小學沒有畢業,頭發斑白,做了20多年志工的慈濟委員,她一聽到我的問題,就馬上抓着我的手急切地說,阿貴啊,真的嗎?趕快帶我去,在哪裏?我們去救他」。謝景貴形容「當時我一下子就呆住了,完全被打敗了」 。

關鍵字: 慈濟 台灣
責任編輯: 崔容菠
<<>>
22

農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

大公資訊 中國 軍事 言論 圖片 財經 產經 金融 汽車 娛樂 明星 生活 科技 書畫 报纸 香港在線 國際 社會 教育 副刊 食品 會展 宏觀 體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歷史 專題